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七百一十五章 第一次见面

第七百一十五章 第一次见面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90  |  更新时间:

第七百一十五章 第一次见面

陆斯安和陶霖他们几乎是前后脚到的,不过先到的是陶霖。

秦聿没有邀请很多人,除了陆斯安,就一直跟着他的陶霖,因为是私人party,陶霖便带了家属来,另外还有一个人就是赵思雨。

赵思雨是第一次来秦聿家,从进别墅区就感觉来到了公园似的,从车窗外吹进来的风也跟外面不一样,这里的空气格外清爽宜人。

“不知道我有生之年能不能有这么一套别墅……”乔律师感慨道。

“住不难,买比较难。”陶霖直言不讳。

乔律师啧了声,“那看来是没机会了。”

“不过陆老板那种江景大平层可以想想。”陶霖安慰她。

乔律师笑了笑没说下去。

姜芮书和秦聿一块在门口迎接他们,“欢迎。”

两人有很明显的身高差,但两人站在一起,气场相合,郎才女貌,说不出的般配。

陶霖跟姜芮书不算特别熟,但也不陌生,先走了上去打招呼:“姜法官。”

“陶助理。”姜芮书微笑颔首,随后看向他身边的乔律师,“乔律师又见面,欢迎。”

乔律师递上礼物,微笑道:“姜法官,没想到能这样见面,不穿法袍,真看不出你是个法官,年轻又漂亮。”

“谢谢,你也是。”这也是姜芮书第一次看到乔律师穿便装,不同于职业装的严肃,乔律师穿着白色连体裤,气质温婉,笑容恬淡,一点也不像会玩弄人心的心机律师。

赵思雨对姜芮书也不陌生了,“姜法官,秦律师。”

姜芮书笑道:“小赵律师,听说你已经领证了?恭喜。”

陶霖忍不住笑出声,“小赵你结婚了?”

“是执业证。”赵思雨知道姜芮书说的是执业证,他故意歪曲姜芮书的意思,回嘴道:“我领证的对象都没有,哪来的结婚证?倒是你和乔律师什么时候领证?”

陶霖噎住,下意识看向乔律师。

乔律师在旁边笑而不语,半点没有帮他说话的意思。

陶霖马上怂了,迅速转移话题:“你这年纪也该恋爱了。”

“什么叫该?那你这年纪是不是也该结婚了?”

陶霖:“……”

乔律师朝秦聿看了眼:“小赵这是真出师了。”

刚来那会儿还是个小白花,现在变成小辣椒了。

“我没教这些。”秦聿道。

“那是近朱者赤。”

“我当是夸奖。”秦聿觉得她一语双关,毕竟后头还有一句近墨者黑,不过他们平时打机锋习惯了,并不在意。

乔律师笑:“当着秦律师的面,我可不敢指桑骂槐。”

见他们一直站在门口说话,姜芮书适时说道:“大家先别站在这里了,这边桌上有吃的,你们先坐坐,一会儿陆老板应该也到了。”

进屋就是个挑高的大客厅,大面积的落地窗能看到天边大片的火烧云,景观十分瑰丽,外面正对着草坪,草坪外围是高大繁茂的树木,形成天然的围墙,视野开阔又很好地保护了隐私。落地窗前是又长又软的沙发,坐在这里,一年四季在这里都能看到不同的景色。

“哟,这么热闹。”陆斯安的声音突然响起。

姜芮书回头一看,见陆斯安一身骚包的深V衬衫,露出些许结实的胸膛,单手抱着一个长长的礼盒,一双大长腿笔直修长,跨步如风,端的是风流潇洒的气度。

“欢迎陆老板。”她笑道,“今天很精致啊。”

“那是当然。”陆斯安递上礼物,笑着说道:“芮书你知道吗?这是秦聿来S市这么久第一次在家里请客,想吃他的大户可不容易。”

姜芮书不由笑了,“我倒是想请你们来玩,就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时间。”

“只要你请,必须有时间。”

“好啊,下次一定再请。”有时间的话,姜芮书不介意偶尔邀请朋友到家里玩,“先进来吧。”

陆斯安跟着进去一看,哎哟,都是自己人,回头问姜芮书:“就我们几个?芮书,你没叫朋友来玩?”

姜芮书心说还真巧了,“我有个朋友,她比你们先到。”

“人呢,叫来一起认识认识。”陆斯安说道。

话音刚落,一个高挑飒爽的人影从外面走进来,此时天光已有些黯淡,背着光叫人看不大清楚她的五官,一眼只能看到她干练霸气的身姿,高跟鞋的鞋跟敲击着地板,发出有节奏的声音,一下一下,仿佛敲在人心头上。

刹那间,陆斯安感觉心脏被击中,整个世界安静了,周围的背景也都虚化了,全世界只有那个越来越近的人影是清晰的。

扑通……扑通……

他腐朽枯萎的心脏开始复苏,一下又一下,他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是心动的声音!

“雅婷,过来,给你介绍一下。”姜芮书招手。

张雅婷漫步而来,见屋里多了几个人,便知这是秦聿的朋友。

“这是陆斯安,陆老板,大安创始人。”姜芮书跟她介绍。

没等张雅婷说话,陆斯安伸出手:“请问芳名。”

姜芮书道:“这是我朋友张雅婷,她也是律师。”

“原来是你。”陆斯安眸光一动,更加深邃。

张雅婷眉毛轻挑,“陆老板知道我?”

陆斯安笑得温文尔雅:“这阵子全社会关注的冻卵案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张律师为女性发声,勇敢争取权利,感动了无数人——包括我。”

张雅婷垂眸看了看他伸出的手,礼貌地轻轻搭上去,“陆老板过誉。”

“不,这是我肺腑之言,张律师。”陆斯安一下子握住了她的手,目不转睛看着她,眼中温柔似深潭之水,“你是芮书的朋友,那也是我的朋友,叫张律师似乎太生疏。”

张雅婷笑得无懈可击,“陆老板可以叫我名字,或者Vincy。”

陆斯安脸上的迷之笑容顿时凝固,“什么?”

张雅婷以为他没听楚,“可以叫我名字,或者Vincy,我的英文名。”律所偶尔有些涉外业务,有个英文名比较方便。

哗——

一盆冰水从头浇下,陆斯安心中刚刚燃起的小火苗滋啦一声,灭了。

他迅速把手缩回来,冷漠道:“哦,张律师。”

张雅婷:“……”

张雅婷完全搞不懂他前后两个态度什么意思,难道让他叫名字会让他感觉被冒犯?但是说生疏的不是也他吗?

什么毛病?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