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七百一十七章 绿茶

第七百一十七章 绿茶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13  |  更新时间:

第七百一十七章 绿茶

这话听着谦虚,实则傲慢。

秦聿这么顶尖的律师还是招牌之一,那岂不是说他们律所还有很多跟秦聿一样厉害的律师?那么作为大安创始人,他手底下这么多牛人,那岂不是更牛?

张雅婷一下子延展了好几层意思,心里对陆斯安有了初步认知:虚伪油腻的自大狂。

这种男人她见多了,一下子没了兴趣,脸上挂着营业微笑:“佩服佩服。”

陆斯安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话,觉得很没意思,顿时没了说话的欲望,气氛一下子冷了。

赵思雨几个莫名其妙,这怎么回事?

好在这时候,姜芮书过来叫他们,外头已经准备好,可以开始嗨皮了。

夕阳已经完全落下,天边残留着一缕微弱的光,整个穹顶透着近乎黑的幽蓝,S市的秋夜凉而不冷,晚风迎面拂在脸上,让人感觉心灵都被涤荡一清。

如果不是旁边飘来肉味的话。

几人过来的时候,秦聿正坐在烧烤台前摆弄烤串,他穿的极有质感的白色衬衫,袖子挽起来,露出半截结实有力的手臂,腕表也摘了下来,眉眼微垂,明明特别接地气的事儿,他做起来就特别矜持仙气。

姜芮书走过去坐在他身边,顺手给他拿了调料瓶,孜然一撒上去,经过碳火的炙烤,肥瘦相间的羊肉马上散发出诱人的香气,叫人控制不住分泌唾液。

“这是夫妻大排档呀。”张雅婷笑道。

姜芮书闻言抬头看了她一眼,笑着说:“想等着白吃可不行,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这有何难?烤肉我在行啊。”她走过去就赶人,“秦师兄你到边上坐着吧,这种接地气的事儿不适合你这么仙儿的人做。”

秦聿抬头看她,见她锁定了自己的位置,拒绝道:“不用,你坐着吧。”

“秦师兄你会啊?”

“没什么难的。”秦聿淡淡道。

张雅婷惊讶,“我以为你这样的人十指不沾阳春水呢。”

“烧烤这么简单的事谁不会?实际上真正的大厨还是男人比较多。”陆斯安觉得她瞧不起男人。

“陆老板也会厨艺?”

“不敢说多会,至少自己动手肯定没问题。”

张雅婷马上笑了,“这样的话,不如陆老板帮芮书吧,女人的肌肤经不起油烟熏烤,陆老板这么绅士,一定会为女士们考虑吧?”

秦聿:“……”

陆斯安:“……”

这是要叫他今晚做厨子的意思?

“我——”他想反悔。

“嗯?”张雅婷打断他,“陆老板不行吗?”

是男人就不能说不行!陆斯安觉得这女人嘴巴特毒,心机也重,但话已经放出去,总不能说男人的肌肤也经不起油烟熏烤吧?

他拉着脸:“当然没有,芮书去边上坐着吧,别让油烟熏到了。”

姜芮书怎会看不出他们之间的机锋,但没等她说什么,就被张雅婷欢欢喜喜拉起来,“走吧走吧,作为善解人意的女士,我们要给男士们一些表现的机会,是吧,陆老板?”

陆斯安假笑:“是啊!”

姜芮书无奈,只好看着秦聿,“那我先去旁边坐坐?”

“去吧,想吃什么跟我说。”秦聿想到坐在这里熏油烟,不如熏陆斯安。

张雅婷把她拉到旁边的沙发坐下,一手拿果汁,一手拿红酒,殷勤问道:“亲爱的,你想喝哪个?”

姜芮书凑到她耳边:“你干嘛呢?”先是针对秦聿,又针对陆斯安,虽然不明显,但她们认识这么久,她岂会感觉不出来?

张雅婷一脸纯洁无邪,“我怎么啦?”

姜芮书一看她这么装腔作势,心里有了底,这货故意的。

张雅婷知道她已经看穿自己,但没有揭穿,不愧是自己的亲亲好闺蜜。

她脸上的笑更浓了,“Juice or red wine?”

“你适可而止。”姜芮书瞪了她一眼,“红酒。”

“这么美丽的夜晚,是比较适合喝酒。”张雅婷给她倒酒,随后也给自己倒了小半杯,轻轻碰了碰姜芮书的高脚杯,“cheers。”

秦聿默默看了眼,低头摆弄烤串。

陆斯安总觉得自己被算计了,看看张雅婷,又看看秦聿,慢慢回过味来,“她故意的?”

秦聿瞥了瞥他,总算反应过来了。

陆斯安啧了声:“抢你女朋友,你能忍?”

秦聿理也不理他,抬手就往羊肉串上撒了一把辣椒面。

“咳咳咳!!”陆斯安被呛得眼泪都出来了,“我去!你撒辣椒面先说一声啊,我这儿下风向呢!”

秦聿把烤好的羊肉串装盘,端到矮桌上。

姜芮书拿起一串烤羊肉吹了吹,递到他嘴边,“秦大厨辛苦了。”

陆斯安顿时酸了,“公然秀恩爱啊!”

秦聿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就着她的手咬了一口。

“哦~~”起哄声顿起。

姜芮书一脸淡定把羊肉串塞给他,“我想吃烤猪蹄。”

“我试试。”

“秦师兄我也想要一个烤猪蹄。”张雅婷道。

陆斯安现在特想张雅婷问他一句行不行,然后他就顺势找台阶下,但是张雅婷往这边看了眼,“吃到秦师兄烤的肉串,要是还能吃到陆老板烤的肉,今晚就圆满了。”

真当他是厨子了!

陆斯安磨牙,姓张这女人绝逼故意的!

谁知陶霖他们也跟着起哄,“老板,是时候大显身手了!”

陆斯安气不打一处来,这群憨憨!

等秦聿坐回来,她凑过来悄声道:“你看她那语气,妥妥的绿茶啊!芮书被她吃得死死的,都没觉察她的险恶用心,不过也难怪,她是芮书的好朋友,这有点难搞啊,人家也没做什么,就是跟芮书关系好,你也不能说人家不可以这样,说不定人家还会说关系好就是这样,到头来还会伤了芮书的颜面。”

秦聿面无表情看着他。

陆斯安一副很有经验的语气道:“对付绿茶,你不能亲自上阵,因为你去说,芮书会觉得你无理取闹,这时候需要第三方去点醒她。”

“所以?”

“我帮你对付绿茶,不过你这个季度的业绩……”他捻了捻手指,疯狂暗示。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