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七百一十八章 聊聊

第七百一十八章 聊聊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54  |  更新时间:

第七百一十八章 聊聊

“你说他们在说什么?”张雅婷靠在姜芮书身边,高脚杯遮住半边脸,目光却是看着烧烤台那边。

姜芮书抬眸正好看到两个大男人在说悄悄话,“你觉得他们在说什么?”

张雅婷晃了晃高脚杯,“肯定在说我的坏话。”

“秦聿不是这种人。”

“你们家秦聿不会,但那个陆老板可不一定,你看他时不时往我们这边看,肯定在怂恿你男朋友,说不定在商量怎么对付我。”

听她言之凿凿,姜芮书不由笑了,“对付你干嘛?”

“看我不顺眼呗。”

“我没记得错的话,他第一眼看到你是很惊艳的。”陆斯安当时眼睛都直了,显然第一面张雅婷是很合他的审美的。

“第二眼就横眉冷对了。”张雅婷真从没见过这么奇葩的男人。

姜芮书忍不住笑,转折来得太快,也难怪张雅婷郁闷。

她拿起一串羊肉递给张雅婷:“吃烤串吧。”

张雅婷造作起来:“我要最大的那串。”

姜芮书好脾气地重新挑了一串,“喏,最大的。”

张雅婷这回满意了,见赵思雨他们还凑在一起说话,便把餐盘递过去:“秦律师亲手烤的羊肉串,各位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这个噱头很吸引人,他们也顾不上聊天,纷纷品尝起来。

“秦律师烤的羊肉串味道果然不一样。”张雅婷发表评价。

“能有什么不一样?”姜芮书就觉得手艺不错。

“有一种寻常人没有的仙气儿。”张雅婷吃个羊肉串跟品尝绝世珍馐似的,“我以前以为他这么仙儿的人别说下厨,平时也不吃饭,是餐花饮露的。”

姜芮书呛了下,“这也太夸张了吧?餐花饮露那还是人吗?”

“你以前觉得他会烤串吗?”

姜芮书还真没法斩钉截铁否认,因为真正认识秦聿之前,她也觉得秦聿是那种高高在上的大仙儿,真正认识尤其是在一起之后,其实他是有温度的,他珍贵的地方不在于高不可攀。

“说真的也挺出乎我意料的,我以前也觉得秦律师是那种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人。”赵思雨边吃边说道,“这大概是我这辈子为数不多可以吃到秦律师亲手烤串的机会,味道还真不错。”

“秦律师学过厨艺?”乔律师问。

陶霖道:“以前是没学过,在京城的时候不是在外面吃,就是回家吃,没见他下过厨,但是现在嘛……我就不知道了。”他看了看姜芮书,“自从前几个月,我就不怎么来这里了。”

姜芮书意有所指:“是你自己不方便来吧?”

陶霖轻咳了声:“是这里我方便来这儿。”

“哦,我还以为有人管得严呢。”

所有人看向乔律师,大概懂了。

“难怪以前的夜店小王子后来都不见传说了。”赵思雨恍然。

“夜店小王子?”乔律师似乎很感兴趣。

陶霖顿时急了,“什么夜店小王子?我从来不去夜店的好吗?”

“哦~”乔律师意味深长。

陶霖脖子一凉,脱口而出:“我就是偶尔下班之后去酒吧喝一杯,都是正规酒吧,很安静的那种,没有乱七八糟的人。”

“哦~~”几人恍然大悟,刻意拉长语调,这不打自招怂得也太快了。

陶霖也意识到自己怂得太明显,立即祸水东引,“不信你们可以问陆老板,他知道我去什么酒吧。”

姜芮书摸下巴,“这么说陆老板也是夜店小王子?”

乔律师笑吟吟道:“陆老板是挺喜欢夜蒲轰趴的。”

陶霖:“……”完了,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说什么呢,这么热闹?”陆斯安端着一盘烤猪蹄过来,顺势就坐下了,随后跟姜芮书说道:“你家秦律师亲手为你烤的猪蹄。”

张雅婷问道:“这么大一盘都是秦律师烤的?”

陆斯安唇边挂着矜持的微笑,微微压低了嗓音,带了点性感的鼻音:“嗯。”

“陆老板也辛苦了,陪了秦律师那么久。”

陆斯安唇边的笑僵了一瞬,很快又扬起来,“这不是芮书跟自己男朋友点的菜嘛,我一个外人怎么好插手?”

姜芮书看秦聿一个人坐烧烤台那儿,一个人孤零零的,起身就想去帮忙,张雅婷跟着起身,“我跟你一块吧,正好把秦师兄换过来休息一会儿。”

陆斯安拦住张雅婷,“你是客人,坐这儿聊聊天,让他们两口子待一会儿。”

张雅婷斜睨着他笑道:“陆老板你想偷懒直说,我可以替你。”

陆斯安仿佛被识破,脸上挂上无奈的神情:“好吧,其实我就是想跟你聊聊天。”

“是吗?”

“我有不少话题想跟张律师聊聊,赏个脸?”

姜芮书和张雅婷相视一眼,姜芮书猜到点什么,笑道:“陆老板盛情邀请,你们就聊聊吧。”

“好啊~”张雅婷笑得意味深长。

陆斯安回头朝秦聿飞了个眼神:搞定。

他没注意张雅婷的笑,但秦聿注意到了,预感这货会踢到铁板,但并不想提醒他。

其他人也注意到了两人之间怪异的气氛,乔律师按了按胸口,柔柔弱弱道:“我有点闷,去透透气,失陪一下。”

“我陪你。”陶霖马上道。

赵思雨看看陆斯安,又看看张雅婷,心中警报直响,感觉这两个大佬自己谁也惹不起,跟着连忙道:“哎呀,饮料喝太多,我去一下洗手间。”

很快就只剩下陆斯安和张雅婷两人。

陆斯安哪里不知道这三个家伙是找借口跑路,其实他不是很想跟张雅婷独处,但要是他也走了,张雅婷肯定又会去找姜芮书,那就会功亏一篑。

见陆斯安脸色阴晴不定,张雅婷端着高脚杯轻轻晃动,漫不经心道:“陆老板想聊什么?”

陆斯安一脸假笑,“聊聊冻卵案吧。”

张雅婷眉毛轻挑,“我还以为陆老板想聊些个人话题呢。”

“我们都是律师,共同话题当然是工作啦。”

“陆老板请说。”

“张律师当初……”

张雅婷打断:“陆老板叫我Vincy吧,叫张律师太生疏了,大家是朋友,不是吗?”

“……”陆斯安敢肯定这女人绝对故意的!她肯定知道点什么!

他脸上笑意不减,“好啊,Vincy。”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