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七百二十章 玩点别的

第七百二十章 玩点别的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08  |  更新时间:

第七百二十章 玩点别的

没一会儿,乔律师和陶霖回来了,赵思雨刚好跟他们一起,三人见还是姜芮书和秦聿在干活,纷纷围着烧烤台坐下,也不用他们再忙活,自己动起手来。

乔律师往后面看了眼,“什么情况?”

姜芮书抬头看了看那边装腔作势的两人,笑道:“热心的陆老板帮我招待朋友。”

“热心?”乔律师深表怀疑,“陆老板身上有这种优秀品质?”

“小乔,我听到你说我坏话了。”陆斯安突然叫道。

乔律师淡定微笑:“我可什么都没说,不信你问其他人。”

陆斯安放下高脚杯走过来,“我都听到了,没想到咱们共事这么多年,你还是不大了解我。”说着叹了口气,颇为伤感。

乔律师笑吟吟道:“如果说男人是一本书,陆老板你就是一座图书馆,我这人不爱读书,要读也是读些浅显的书,陆老板这样的图书馆还是让喜欢读书的人去了解吧。”

陆斯安顺势坐下,“我怎么觉得这不是个好话?”

“没有吧?”乔律师看向其他人,“应该没有吧?”

姜芮书帮腔道:“夸你学富图书馆。”

赵思雨感觉不是姜芮书说的意思,但是见大家一起坑陆老板,自己不能跟群众为敌,连连点头。

陆斯安将目光转向陶霖,陶霖当然给自己女朋友捧场,跟着点头。

他还是不信,看向秦聿,“你说是不是?”

“不是。”秦聿嘴里吐出两个字。

陆斯安顿时激动,“果然!还是秦聿懂我!你们这些居心叵测的家伙!”

秦聿看着冒油花的鸡翅,“非要找骂。”

“噗……”其他人忍不住笑出声。

陆斯安顿时僵住,“我哪儿找骂了?”

“别人说不是骂你,你非要说别人骂你,还要别人变着花样骂你一遍,不是找骂是什么?”

陆斯安:“……”

姜芮书他们低头忍笑,被秦聿这么一说,还真是这么回事。

陆斯安终于意识到自己最不该问的就是秦聿这混蛋,这丫的经常不做人,尤其是女朋友在场,狗得突破底线。

这时,张雅婷过来打破尴尬,“怎么都不说话?”

姜芮书示意她坐自己身边,“坐下聊天。”

“聊什么?”

“刚才看你跟陆老板聊得挺好?”

张雅婷看了看陆斯安,正巧跟他对视了一眼,淡淡笑道:“还好,陆老板很幽默。”

“张律师也十分风趣。”陆斯安笑得礼貌。

看来没少打机锋。姜芮书好笑,不再问下去,换了个话题。

几人围着烧烤台,边吃边聊。这次秦聿不但准备了各种新鲜肉类,还有生猛海鲜,张雅婷看清楚有什么食材后顿时控制不住了,撸起袖子就夺走了主厨的位子,等她上手,其他人才发现她说自己在行真不是夸口,生蚝鲍鱼海螺龙虾鲜的能吞掉舌头,所有人吃得满嘴流油,大呼痛快。

乔律师由衷夸赞,“上得法庭下得厨房,张律师果然厉害。”

张雅婷微微一笑,“爱好而已。”

姜芮书道:“大学期间我们宿舍被宿管收走的锅是最多的,因为雅婷做的东西太香,香飘宿舍楼,特别被发现。”

“十六个。”张雅婷记得很清楚,“光是突击检查宿管是搜不到我的锅的,因为我把锅藏在了隔壁宿舍,锅都是吃的时候被收走的。”

赵思雨咋舌,“姜法官,张律师,你们好敢哦。”

张雅婷道:“当律师就要胆大包天。”

“姜法官当了法官。”

“她本来是要当律师的。”

赵思雨好奇看向姜芮书,“那为什么当了法官?”

姜芮书微笑道:“因为一些个人原因,当法官也专业对口嘛,其实我觉得小赵律师你挺适合当检察官的。”

“为什么?”

“你很有正义感。”虽然只接触过几次,不过姜芮书大概能了解她的性格,又一直跟秦聿有很多分歧,说不上谁对谁错,“检察官追求的只有正义,不需要纠结太多别的立场。”

“律师和法官也需要正义感。”

“是这样没错,不论律师还是法官都应当有正义感,但是入行以来你应该接触过不少案子,律师有时候会碰到一些不好的人,但是法律依旧保护他们的合法权益,律师不能以自己的喜好去剥夺他们的合法权益。法官也是,法庭上不是谁弱势就去帮助谁,我们要维护法律的公正,但法律对人性抱着十二万分的警惕,用程序约束着我们司法机关的权力,所以有些案子哪怕知道是那么回事,可是没有充分的证据,法官也不能去惩罚某些人,虽然法官有自由量裁权,但还要以事实为依据,法律为准绳。”

姜芮书无奈的笑了笑,“有时候会很纠结。”

赵思雨摇摇头,“我还是想做律师,司法机关太多规定,但是做律师只要我想我就可以去帮助想要帮助的人,或许我人轻言微,但是帮一个是一个,而且我们现在的社会对律师的需要越来越强烈,需要好的律师,我不敢说自己会有多优秀,但是我会成为律师群体中正面的一份子。”

说罢,她发现大家都看着自己不说话。

“干嘛都看着我?”她感觉自己不该说这番话,“我的想法是不是很可笑?”

姜芮书轻轻笑了笑,“没有,你的想法很好。”

“真的?”

“真的。”

“虽然但是,不过有理想总是好的。”乔律师道。

“有志气。”张雅婷道。

“那当然,毕竟是秦聿带的第一个学生。”陆斯安给予高度肯定。

秦聿斜眼看他,也不知道这个学生谁硬塞给他的。

陆斯安知道他烦,马上道:“行了行了,以后不叫你带新人了,免得耽误你挣钱。”

赵思雨:“……”

这是说她耽误秦聿挣钱吗?刚刚还夸她来着……

见气氛有些尴尬,陶霖提议道:“不如玩点别的吧。”

“玩什么?”陆斯安问。

“打牌?”

赵思雨弱弱举手:“那个,我不会打牌。”

“扑克牌也不会?”

“不会。”赵思雨木着脸,“扑克牌麻将这些我都不会。”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