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七百二十二章 妇唱夫随

第七百二十二章 妇唱夫随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39  |  更新时间:

第七百二十二章 妇唱夫随

“那到我了。”张雅婷说着随便抽了张牌,突然眼中浮出笑意,随后揭开了牌面,黑桃2。

她先看了看秦聿,接着看了看陶霖,最后目光落在陆斯安脸上,显然属意让男士喝酒。

所有人同时看向了陆斯安。

张雅婷轻轻一笑,拿起酒瓶给陆斯安倒满,“陆老板能者多劳,再喝一杯吧。”

陆斯安呵呵笑:“这么看得起我?”

张雅婷撩了撩头发,“刚才陆老板可亲口说了千杯不醉,怎么的我也得给陆老板这个面子。”

陆斯安意味深长看了她一眼,举杯慢条斯理喝掉杯中酒。

“这轮女士们运气很好啊。”陶霖一边洗牌一边说道,“陆老板运气有点差,要不要洗个手再来玩?”

“上轮运气好的,这轮运气可不一定。”陆斯安不信玄学。

“那这轮就从陆老板开始吧。”陶霖熟稔地将扑克牌围着大酒杯摊成一圈,做了个请的手势。

“看着吧,这轮我要转运了!”陆斯安随手抽了张扑克牌,拿起一看,突然眉目舒展,气定神闲翻开牌面,所有人一看,红桃2,真转运了。

陆斯安瞬间感觉空气都清新了,拿起酒瓶给张雅婷倒满杯,笑容无比真挚:“看来我俩真有缘分,上次你给我酒喝,这次我回敬你。”

张雅婷端起酒杯,朝他举了举,“cheers。”

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他俩之间的硝烟,也不知道他俩到底是怎么对上的,夹在中间的赵思雨缩了缩自己的身体,尽量让自己不要招这两个大佬的眼,随后悄摸摸抽了张牌,抽中一张King,倒了一杯啤酒进大酒杯,接着张雅婷很巧也抽中一张King,将一杯威士忌倒进大酒杯,这意味再有人抽中King,必须喝掉大酒杯中的酒。

“芮书你酒量怎么样?扛得住这一杯吗?”陆斯安似乎认定姜芮书会成为第一个幸运儿。

“想知道我酒量啊?得让我喝酒才行。”意思是她喝不到酒,测不出酒量。

这话对目前喝酒最多的陆斯安说太扎心了,陆斯安果然闹了,“芮书,咱要还是好朋友,你就再抽一个King,这杯巨无霸归你。”

“那咱们这朋友可能做不成了,我运气一向不错。”

姜芮书一边笑着说一边抽了张牌,翻开一看就将牌面摊开,“真做不成了。”

大家伸头一看,黑桃10。代表的指令是她选定一个范畴,其他人说出属于这个范畴的东西,说不出来的人喝酒。

姜芮书想了想,最后看着陆斯安。

陆斯安以为她想把刚才的话圆过去,呵呵笑道:“没抽中也不要紧,下次继续。”

姜芮书一笑,“我想好,范畴就是——陆斯安。”

“我属于范畴之内?”陆斯安心里有点不好的预感。

“当然,所有跟你有关的东西都可以说,比如大安创始人、F大校友、京城人……”她掰着手指举例,但还没说几个,陶霖就叫出声,“姜法官你别说了,再说就说完啦!”

姜芮书笑,“行,那我重说一个,不过刚才说过的不能再说了。”她想了想,看着陆斯安,嘴里吐出一句话,“S市律界的钻石王老五,英俊又潇洒。”

陆斯安一下子眼睛亮了,“芮书上道啊~”

但是下一刻,就听秦聿接着说道:“单身狗。”

嗖,一把小刀正中红心。

陆斯安捂住胸口,龇着牙,手指着秦聿,准备控诉他的恶毒,但还没等话说出口,陶霖就接着说道:“S市律所中最会挣钱的老板。”

这话陆斯安爱听,却不知陶霖暗暗补了句:陆世仁。

乔律师跟着道:“甜食爱好者。”

赵思雨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来。

陆斯安啧了声,“小赵,我们认识也一年多了吧?虽然你不是我带的,但不至于什么都说不出来吧?”

赵思雨本来想好的被乔律师说了,虽然在律所经常见到陆斯安,但是她跟陆斯安真正的接触不多,了解的信息都被前面的人说了,一时半会儿想不出来能说什么。

她丧气地垂下脑袋,“我认输。”

张雅婷抿唇一笑,给她倒酒,安慰道:“不要紧,就一杯酒而已。”

赵思雨不敢看旁边陆斯安,这不是一杯酒的问题,她怕陆老板给自己好颜色看……

陆斯安十分生气,“我那么多优点,你竟然一个都说不出来,岂有此理!”

听了这话,赵思雨反而不担心了,心道她还真不知道陆老板有哪些优点,不可描述的特点倒是挺多……

“你是不是对自己有些误解?”秦聿一边抽牌一边淡淡说道。

“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你能不知道?不过我理解你,女朋友在场嘛,嗯?”陆斯安一副“你不用多说,好哥们理解你”的表情。

秦聿抬头看着他。

陆斯安挑眉,“怎么?被感动了?”

秦聿修长的手指捏着扑克牌,按到桌上慢条斯理翻开:红桃10。

陆斯安哟了声:“你们真不愧是两口子,抽牌都抽一样的。”说罢他突然预感不妙。

这时,秦聿说出了自己的选择:“范畴:陆斯安。”

“……秦聿,妇唱夫随不要过分了!”

“规则不允许?”

“不是,不就是芮书刚夸了我一句,你不至于吧?”

秦聿淡然道:“刚才一轮都没轮完,有难度才好玩。”

陆斯安想想也是,“玩就玩,我倒要看你们能说出个什么东西来。”他深深看着赵思雨,赵思雨沐浴在他满怀期待的目光中,只觉得压力山大。

秦聿道:“怕鬼的唯物主义者。”

“怕鬼?”姜芮书好奇,这两个词有矛盾吧?

陆斯安没想到他会说这个,急道:“我不是怕鬼,是对某些场景过敏!就像有些人会食物过敏一样!”

秦聿垂眸看着自己抽中的红桃10,“那是谁露营的时候听到风啸声以为自己碰到鬼,念了一晚上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所有人不敢置信地看着陆斯安,陆老板竟然怕鬼?!

陆斯安怒道:“看什么看什么?你们不怕黑啊?”

“不是很怕……”陶霖胆肥道,“至少不会怕到念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