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七百二十五章 父凭子贵

第七百二十五章 父凭子贵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237  |  更新时间:

第七百二十五章 父凭子贵

这一切发生得太突然,岸上的几人吓得扔掉烤串,哗啦一下冲过来,不过赶过来的时候陆斯安已经把人捞起来,拖着死猪一样的张雅婷爬上岸。

陆斯安一屁股坐到地上,这女人可真重!

秦聿第一个跑过来,见他没事,蹲下来看了看张雅婷。

“怎么样?”陆斯安缓过气来,抹了把脸,将脸上的水珠甩掉,终于有功夫关注罪魁祸首。

“还好,应该就是呛了几口水。”

这时,赵思雨他们也过来了,赵思雨闻言把张雅婷扶起来拍了几下,张雅婷吐了几口水似乎清醒了点,“我……我在哪……”

破案了,看来是喝醉了。

陆斯安没好气,“你上天了!”

几人忍不住笑,陆老板算是这回搬石头砸自己的脚,换个惩罚估计不会这样。

陆斯安简直要暴走,这时,秦聿跟他说道:“你先去换身衣服吧。”

“这个?”陆斯安指着瘫在地上的某人。

“我叫芮书家的阿姨过来照顾。”

“芮书呢?”陆斯安张望,这才发现姜芮书已经靠着沙发睡着了,得了,看来又是一个喝醉的。

陆斯安换了身干净的衣服下楼,范阿姨也赶了过来,见张雅婷浑身湿漉漉的,不由吃惊:“这是怎么了?”

“喝多了掉泳池里。”

闻到他们身上的酒气,范阿姨心中便明白了,这是喝大了闹的。

“今晚麻烦您照顾她,芮书也喝多了,今晚就在我这边。”

张雅婷醉成这样肯定离不了人照顾,但是姜芮书也喝醉了,只能范阿姨照顾了。

至于姜芮书这边,有秦聿照顾,范阿姨没什么不放心的。

范阿姨点点头,立即把张雅婷送回姜家,免得她着凉受寒。

时间不早,陶霖他们也准备走了,他们都喝了不少酒,自己开车是不行的,不过姜芮书先前叫了司机过来代驾,回去的时候分成了两波,乔律师和陶霖一块走,赵思雨坐陆斯安的车回家。

很快送走了所有人,家里安静下来,秦聿回头,就见姜芮书窝在沙发里,小脸嫣红,胸口轻微起伏,睡得香甜。

秦聿蹲在沙发旁,抬手摸了摸她额头,温度有点高,不过脸红成这样也正常。

“芮书。”他轻声叫道。

姜芮书嘴里含糊的嗯哼了声。

看来醉得不轻。

也是,两杯威士忌混一杯啤酒,威力可不小,后来又喝了几轮酒,就她那点酒量不醉才怪。

秦聿小心翼翼将人打横抱起,坐电梯直上三楼,将她轻轻放到床上。随后他去浴室放了洗澡水,找了套干净的衣服,回到卧室准备把人抱进浴室的时候,突然发现船上的人睁开了眼睛。

秦聿原以为她酒醒了,坐到床边靠近一看,眼神不大对,“感觉怎样?”

“我怎么在这里?”她有点茫然。

秦聿抬手拂开她脸颊上的发丝,“你在我这里不是很正常?”

她眉头紧皱,冥思苦想起来。

秦聿被她的表情可爱到,问道:“想什么?”

“我、我是不是晕倒了?”

秦聿跟不上她的思维,“为什么这么想?”

“不然、不然我为什么一睁眼在这里?”

逻辑思维还挺强。秦聿唇边溢出淡淡的笑意,“现在是晚上,你晚上在这里过夜,一睁眼当然在这里。”

姜芮书似乎不大相信他,“你,嗝,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嗯?”

“我是不是有问题?”

秦聿又跟不上她的思维了,她的想法是怎么跳到这点上的?“你能有什么问题?”

“你怎么总是不正面、正面回答我的问题?”

秦聿突然明白了她的思路,这是拿了有变故的剧本,她怀疑自己有什么毛病,而他为了她好故意隐瞒。

想明白这一点,他哭笑不得,“你年中的时候才做了体检,身体好好的,什么问题都没有,别乱想。”

“真的?”姜芮书还有点怀疑。

看她居然还怀疑自己,秦聿突然想逗逗她,“真的,你晕倒不是因为生病,是因为……”

“因为什么?”

“因为你有了。”

“有了?有什么?”姜芮书先是茫然,又往自己身上看了看,突然想到了什么,嗖一下瞪大眼睛,“不不不、不是那个吧?”震惊得更结巴了。

秦聿的目光落到她肚子上,意味深长道:“就是你想的那个。”

姜芮书张大嘴,却没有说出话来,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的肚子,小心翼翼把手放在肚子上,随后摸了摸,“好像是比平时要鼓一点……”

喝那么多酒又吃那么多,肚子不鼓才怪。

说着她似乎想到了什么,皱起眉头,“……不对,平时你不都戴套的?怎么就有了?你是不是偷偷扎了洞?难道——你想父凭子贵?”

秦聿:“……”她把他当什么人了?还父凭子贵,难道她就没打算过结婚这事?

他按住突突直跳的眉心,“我怎么可能做那种事?”

“那怎么突然有了?”她语气委屈。

“用套也不能保证百分百避孕。”

姜芮书的嘴张了张,“这么倒霉?”

虽然是假的,但秦聿不爱听这话,“你觉得孩子的到来是不幸?”

“没有!”虽然醉了,但她的求生欲仍然十分强烈,“只是我没做好准备,我原本想结婚后,先计划,学习学习,再生……”

她叹着气摸了摸肚子,“这个孩子,不过来就来吧,反正家里养得起,不过,我们都得、报个育儿班、学习学习,免得等孩子生了什么都不懂。”

刚刚还很抗拒,转眼就毫不违和带入妈妈身份,秦聿都不知道她的思想转变怎么那么快。

“我审案子,见过很多人,不会做父母,特别伤害孩子,他们好可怜,我不要自己那样,孩子也那样,要学习,我学,你也学。”

秦聿不知道这是她早已就想过,还是突然间有的想法,他的心控制不住柔软,微笑道:“好,我们都学。”

“要是、要是做父母,能考证就好了,先考证,考完才生孩子,我就能知道怎么做妈妈,考证我在行,一定满分……哎,我还是担心,我们这么忙,怎么办……”

说着说着,她眼皮打架,声音越来越小,渐渐地没了声。

看着她恬静的睡颜,想着她说的这些话,秦聿无声笑了笑,考父母证,她可真会想。

不过,如果真的有了孩子,她应该会很期待,也会很努力去做个好妈妈。

秦聿抬手摸了摸她脸颊,“一起努力。”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