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七百二十七章 跟谁姓

第七百二十七章 跟谁姓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241  |  更新时间:

第七百二十七章 跟谁姓

回到家里,张雅婷果然还没起床,姜芮书去敲门,等了一会儿,门吱呀一声,张雅婷打着呵欠,“早啊。”

看她脸色苍白,眼睛浮肿,姜芮书忍不住道:“你这模样怎么跟纵欲过度似的?”

“宿醉伤身啊……”张雅婷说着打了个喷嚏,揉揉发酸的鼻子,声音翁翁的:“我好像有点感冒。”

“你昨晚那样不感冒才怪。”

张雅婷抽了张纸巾擦鼻子,擦得鼻子红彤彤的,一边问道:“我昨晚干什么了?”

姜芮书倚着门框,“你都不记得了?”

张雅婷一听这语气不对,顿时抬头看她,“到底怎么了?”

“你跟陆老板表白,说着‘You jump I jump’,一脚把陆老板踢泳池里,然后自己也跟着跳下去。”

“What?”张雅婷不敢置信。

姜芮书点头。

张雅婷张大嘴,因为醉酒而凌乱的画面渐渐浮出脑海,记忆越发清晰。

“啊……”她倒在床上痛不欲生,“我死了!”

姜芮书喷笑,“你昨晚还深情款款牵着陆老板的手,两人共赴清风明月。”

“别说了!”张雅婷简直想掐死昨晚的自己,听她说自己还牵了手,用左手打自己右手,“叫你手贱!怎么那么手贱呢!”

打着打着,她突然顿了一下,“不对啊,你酒量比我差,昨晚你早喝醉了吧?怎么知道这么清楚?没骗我吧?”姜小书这个小混蛋也不是没骗过人,看着纯良小白兔,心里可黑了。

“不信你去问小赵律师他们。”

话说到这份,估计是真的了。

“都怪陆斯安!要不是他要我表白,我怎么可能干出这种事来?”妥妥的黑历史啊!!张雅婷一想起来就恨不得时光倒流,再次把陆斯安揣进水里,但是她绝对不会再说“You jump I jump”这种话。

“你干嘛不跟小赵律师或乔律师表白,非要跟陆老板表白?”陆斯安昨晚提出的惩罚不算为难人,为了避免尴尬还没有限制性别,只是排除了她,张雅婷选其他两位女士都不算难。

“我从来没女人表白过,假的也不行。”实际上她当时就是脑子一热,知道所有人都猜到自己会选谁,她偏不,陆斯安提出这么个惩罚,那就拉他一块下水好了。

只是没想到她最后把陆斯安拉下了真的水里……

“你个芳心纵火犯。”

张雅婷咸鱼似的瘫在床上,有点生无可恋,不过闹笑话不是自己一个人,她长叹了一口气,就接受良好了。

肚子咕噜噜响起来。

“起来吃点东西吧。”

张雅婷抬起一只手:“扶朕起来。”

姜芮书好笑地拉她起来。

难得周末,姜芮书陪张雅婷去逛街,两个女人扫荡了S市最繁华的商业街,最后满载而归。

张雅婷买得最多,姜家人手一份礼物,连姜大橘的礼物都买了,虽然姜大橘还是不怎么领她的情,因为这个两脚兽太喜欢撸它了,撸得它毛都快秃了。

因为玩得太嗨,第二天一早,张雅婷爬不起来,最后是姜芮书自己开车去上班的,不过她嘴硬地预定了傍晚一定接姜芮书下班。

上午是个离婚纠纷调解,双方当事人刚结婚一年,闹离婚的起因很简单,小夫妻俩刚生了个孩子,这本来是件高兴事,但是因为小两口都是独生子女,都想让孩子跟自己姓,双方父母也都这么想,两家互不相让,社区调解无效,最后变成了离婚官司,争夺孩子抚养权。

了解了情况,姜芮书心里对这起纠纷有了大概预判,跟双方当事人说道:“基本情况我已经了解,你们之间最大的分歧是孩子跟谁姓,没必要闹到离婚。”

“我想让孩子跟我姓,他想让孩子跟他姓,孩子只有一个,我以后不打算生二胎,所以这个问题解决不了,只能把这婚离了,孩子小肯定得跟我这个妈妈。”女方态度很强硬,她父母听到这话也纷纷点头。

“孩子跟爸爸姓天经地义!”男方不赞同。

“孩子是我辛辛苦苦怀胎十个月生下来的,我有权利让孩子跟我姓。”女方说道。

“那也是我的孩子!”

“你的孩子该跟你姓,我生的为什么不能跟我姓?”

“谁家的孩子不是跟爸爸姓的?你要是实在想,咱们可以把两个人的姓氏加到孩子的名字里。”男方是不想离婚的,孩子长在单亲家庭哪有父母双全好?

“也行啊,那孩子跟我姓,你的姓加到孩子名字里。”

“你怎么就说不通?”

“你才说不通,孩子跟我姓,但还是叫你爸妈爷爷奶奶,叫我爸妈外公外婆,这不是很公平?”

“以后孩子的朋友都跟爸爸姓,就她跟妈妈姓,你让孩子怎么想?”

“这根本就不算事,她跟妈妈姓还是她。”

“那她跟爸爸姓也是她啊!”

“那还是离了吧,反正离了也还是叫你爸爸,没区别。”

“怎么就没区别?单亲家庭能比双亲家庭好?”

“反正孩子跟我姓,其他随意。”女方寸步不让。

“你——”

姜芮书敲了敲桌面,两人安静下来。

姜芮书看着他俩,“如果有一个公平的办法来决定孩子跟谁姓,你们认同吗?”

“当然。”

“从我了解的情况来看,你们双方各自经济独立,双方父母家庭也都差不多,在婚姻中双方都各自有付出。”

“对。”这也是女方的底气,她能挺直腰杆说话,而且她也是独生女,所以才执着孩子跟自己姓。

“按照公平的原则,谁为这个家庭付出更多,另一方就应该多体谅一些,你们认为呢?”姜芮书又问。

“当然。”

“既然如此——”姜芮书道,“如果谁为这个家付出更多,孩子跟谁姓,你们认同吗?”

“什么意思?”双方当事人疑惑地看着彼此。

男女双方父母却突然眼睛一亮,看着对方。

男方父亲脱口而出:“二十万!孩子跟我们家姓!”

“三十万!”女方父亲不甘示弱,“跟我家姓!”

“三十五万!”

“四十万!”

“五十万!”

“六十五万!”

“七十万!”

“八十万!”

双方父母的叫价越叫越高。

小两口茫然地看着彼此,这怎么回事?

突然被歪楼的姜芮书:“……”其实她不是这个意思,是想让小两口扪心自问一下,多想想彼此的好,多点感情少点计较,心平气和把这事谈好。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