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七百二十八章 夜生活

第七百二十八章 夜生活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16  |  更新时间:

第七百二十八章 夜生活

“这也能闹到离婚?社区没有调解吗?”中午食堂吃饭,吴佳声听说这个案子,随口说了句。

姜芮书道:“调解不成才闹到法院来的,两口子都是独生子女,女方虽然不上班,但是她陪嫁了两个铺子,收租就跟男方收入差不多,所以双方经济独立,腰杆都特别直,谁也不肯让。”

这是个问题。吴佳声凝眉道:“不过孩子一般跟爸爸姓吧?他俩也没啥大矛盾,干嘛要闹成这样。”

“为什么一定要跟爸爸姓?孩子是妈妈生的。”旁边埋头吃饭的刘一丹听到这话立即表示不认同。

“可是大家不分男女都跟爸爸姓,你不跟你爸姓?”

“我跟我爸,跟我孩子跟谁姓没有直接关系,我是我爸的女儿,他有我的冠名权,我孩子是我的,我有我孩子的冠名权。”

“你孩子也是你丈夫的,也应该有冠名权。”吴佳声拉上身边的男同胞,“朱法官,你觉得呢?”

“既然孩子是两个人的,为什么一定要跟爸爸姓呢?这不公平。”刘一丹拉上姜芮书,“姜法官,你觉得呢?”

朱玮霖慢吞吞道:“我还没考虑过这个问题。”

好嘛,单身狗确实不需要考虑这个问题。

姜芮书随意道:“孩子是两个人的,跟谁姓都行,看双方商量吧。”

得到支持的刘一丹立马气势高涨,“就是嘛!女性也有冠名权!凭什么自己生的孩子不能跟自己姓?”

吴佳声啧了声,“没看出来,小刘你还是女权主义者。”

“女权主义者怎么啦?我怎么觉得吴法官你对女权有偏见?”

“不敢不敢。”吴佳声不敢踩雷,迅速转移话题,“姜法官,后来孩子到底跟谁姓?”

“女方。”

“啊?”

姜芮书把碗里的饭扒光,慢条斯理道:“女方爸爸财大气粗出了九十万,男方竞不过价,就这么定了。”

所有人:“……”

吴佳声又问:“那这钱给男方还是男方父母?”

姜芮书道:“这个他们没说,不过我听女方跟男方说想换套大点的房子,这样以后双方父母来家里都有房间,大概要拿来换房子吧。”

所有人:“……”

那这钱不是从自家的口袋进另一个口袋吗?

下午有一个开庭,开完庭的时候张雅婷打电话过来,姜芮书看看时间,快下班了,以为她过来接自己了,谁知张雅婷说一会儿没空接她下班,“我给你预约了大安律所的秦司机接送。”

姜芮书:“……你干嘛去?”

“成年人有点自己的夜生活。”张雅婷淡然道。

姜芮书翻白眼,敢情是找到了好玩的去处,就把她这个朋友丢一边了。“你在这边有朋友?”

张雅婷嗯哼了声,没具体说。

行吧,成年人谁没点不方便说的小秘密。姜芮书没再继续问,只问道:“你晚上回来吗?”

“当然。”

“那我让范阿姨给你留门。”姜芮书说着叮嘱了句,“注意安全,以及,如果要那什么,做好安全措施。”

张雅婷嗤了声,“我不是去艳遇的,放心吧。”

“嗯,虽然我觉得个人决定自己身体的权利,但我还是觉得固定伴侣比较好。”

“知道知道,姜妈妈你不用担心。”

这就嫌她啰嗦。姜芮书懒得再说她:“行行行,你去吧,早点回来。”

过了十多分钟,姜芮书接到秦聿的电话,到法院外就看到一辆熟悉的宾利停在路边。

“秦司机,你怎么来了?”姜芮书打了声招呼,坐到副驾驶上。

秦聿想到下班前跟自己邀功的某人,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索性不说了,“晚上有没有想去的地方?”

这是想约会的意思?姜芮书想想最近确实没有约会,既然男朋友想,当然要满足他啦。

“想吃大餐,最近好像有一部不错的电影。”

秦聿嗯了声,等她系上安全带,脚轻踩油门,很快离开法院。

另一边,张雅婷开车到了著名的酒吧街。

停好车,她照着地址,很快找到了一家低调的酒吧。

这是一家比较年轻化的酒吧,来这里的多是都市白领,下班后跟同事朋友来喝一杯,消费不高,座位也比较拥挤,有点吵闹。

她在吧台随便找了个空座,听到熟悉的音乐,应景的点了一杯Mojito。

调酒师双手翻飞,很快把一杯酒推到她面前,“女士,您的Mojito。”

“谢谢。”

“张雅婷。”突然有人叫她,她回头一看,却没看到人,随后便感觉身边坐了一个人,转头一看,陆斯安一身挺括的白衬衫,俊雅的侧颜,有灯光加持,一看就是精英男。

别说,在这酒吧里,他挺惹眼的。

感觉她看自己,陆斯安转过脸来,微微一笑,“久等了吧?”

笑容真诚,仿佛两人之间毫无芥蒂。

张雅婷同样回以微笑:“没有,刚到几分钟,倒是你这个时间点能赶过来不容易,你可别仗着自己是老板就迟到早退。”

陆斯安轻笑了声,“那是不可能的,我的时间每一秒都有价值,绝不会为了无足轻重的人事耽误工作。”

张雅婷还是微笑,“喝点什么?”

“你喝了什么?”

“Mojito。”

“那我也要一杯Mojito。”

张雅婷招来调酒师,“再来一杯。”

“好的,女士。”

两人突然安静下来,但目光在不动声色打量对方。

陆斯安先开了口,“你今晚比前晚的打扮要漂亮,妆容更精致。”

张雅婷撩了撩头发,“女为悦自己容。”

“难道不是女为悦己者容?”陆斯安意味深长。

“那是你们男人过于自信的想法,女人打扮自己图的是老娘漂亮心情好。”张雅婷今晚的妆容更加艳丽,所谓灯下看美人,她虽然不算美人,但是有这份加持,成熟女人的魅力如她身上的香水味无孔不入地散发,长发轻轻一撩,吸引来不少异性的目光。

“你这样会让很多男人望而却步。”

张雅婷盈盈笑道:“对我望而却步的男人估计也没什么本事,不值得我分一点眼神。”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