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七百二十九章 相见恨晚

第七百二十九章 相见恨晚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11  |  更新时间:

第七百二十九章 相见恨晚

“眼光很高啊。”陆斯安调侃。

张雅婷谦虚,“一般般,我并不强求男人一定要比我强,但一定要顺眼。”

“你喜欢什么样的男人?”

张雅婷稍稍倾身,轻声道:“我这人喜欢嫩一点的,像老黄瓜、老菜帮子这种虽然有些小姑娘觉得有嚼劲儿,但我觉得塞牙。”

陆斯安维持微笑,“老牛吃嫩草。”

“彼此彼此,难道你们男人不喜欢嫩的?”

陆斯安侧头靠过来,轻声道:“对于男人来说,年龄不是特别大的问题,关键是够不够劲儿,虽说环肥燕瘦各有千秋,但我个人喜欢丰满一点的,瘦的太柴,磕牙。”

暖黄的灯光下,张雅婷穿了件小深V,露出精致的锁骨,再往下却毫无波澜。

张雅婷轻轻一笑,举杯相邀,“我们还真英雄所见略同。”

陆斯安端起酒杯轻轻一碰,“实在相恨见晚。”

两人亲昵耳语,唇边含笑,神态暧昧,但是彼此眼底分明没有一丝笑意。

“这位姐姐。”一个二十出头的男孩端着一杯酒走突然在她身边坐下,见她转脸看自己,微笑道:“我能不能跟你交换一样东西?”

话说得挺潇洒,微笑也完美,是个青葱鲜嫩,很容易让人有好感的年轻人。

张雅婷往他身后一看,就看到一桌子等着看好戏的年轻人,便知道这是他们的游戏。

张雅婷好整以暇,“交换什么?”

“用这杯酒跟你交换一个吻可以吗?”说完,他端着风度跟陆斯安说道:“这位先生,我没有别的意思,希望您不要介意。”

这是把他当成陆斯安的女伴了。张雅婷道:“跟他没关系,不过我不喝陌生人的东西。”

男孩以为她拒绝了自己,顿感失望,谁知接下来就听她说道:“不过我可以帮你。”

“啊?”男孩不明所以。

他穿的是一件白衬衫,纤尘不染。张雅婷抬起十指丹蔻,一把揪住他的衣领,把他吓了一跳。

“你……”

“别动。”张雅婷凑上来低声呓语,翻开他的衣领,红唇贴上去轻轻一吻。她温热的呼吸喷洒在他脖颈上,男孩整个人都僵住了,动也不敢动。

后面他的朋友也都呆住了。

“看你可爱的份上,一个吻送你了。”张雅婷松开他,一个鲜红的口红印落在他雪白的衣领上。

他整个人仿佛下了沸水的虾,脑子轰一声,从脖子到整张脸都红得滴血。

张雅婷勾唇一笑,帮他抚平衣领,“回去吧,小弟弟,下次不要随便撩比你年纪大的女人,很危险的。”

她明明在笑,男孩却感觉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差点打了个冷战。

“噢~~”

后面一群损友嗷嗷叫。

男孩脸红得像猴子屁股,落荒而逃。

他几乎是一头扎进朋友的怀抱,却被朋友们掀起衣领看那个唇印,随后被朋友们大声嘲笑,他却连看也不敢再看这边,被一片欢声笑语淹没。

张雅婷轻笑一声,收回视线,端起酒杯,发觉陆斯安在看自己,对上他的视线,笑道:“年轻人很有趣,不是吗?”

“你也挺有趣。”陆斯安端起酒杯喝了口,一口冰凉的酒液顺着咽喉而下,让心脏也冷了下来。

张雅婷举杯喝酒,酒杯遮住她小半张脸,露出一双含笑的眼睛,“看他们玩游戏挺好玩的,我们也玩玩吧?”

陆斯安挑眉,这女人要作妖。

不过他并不畏惧,放下酒杯,温文尔雅问道:“怎么玩?”

“你去跟墙边那个男人要我们今晚的酒钱。”

陆斯安顺着她的目光望去,昏暗的墙角坐着一个独酌的男人,瞧着心情不大好的样子,他一个大男人去无缘无故去打扰人家还要跟人家要酒钱,碰到脾气暴躁的挨打都可能。

这是存心为难他,“如果我要到了呢?”

“我自罚一杯,罚什么酒你挑,反之亦然。”

“你现在可以点一杯Gibson等着了。”陆斯安说着起身朝那个独酌的男人走去。

张雅婷打了个响指,找来调酒师,“要一杯Gibson。”

这时,陆斯安已经在那个男人对面坐下,周围太嘈杂,听不到他跟男人说了什么,只见他说了几句就跟男人聊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两人拿出手机互扫了一下,陆斯安就回来了。

“今晚的酒钱。”陆斯安将支付页面递给她看。

“你怎么跟他说的?”

“给他做了个小小的咨询,这是咨询费。”

“那他可赚了。”两杯酒钱付陆斯安这种级别的律师咨询费,不要太划算了。

张雅婷端起刚点的鸡尾酒,“不过我也赚了一杯酒。”

陆斯安:“……”

“谢谢陆老板的酒。”张雅婷举杯。

陆斯安很快平下心来,微笑道:“有来有往,我也给你出个题。”

张雅婷喝着酒,打了个手势示意他说。

“那边那个女人,你去要她男朋友的电话。”

张雅婷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正好是刚才他要酒钱那个男人隔壁桌,一男一女依偎在一起,男的看起来十分宠溺他女朋友,但他女朋友似乎不怎么理他。

她眉毛一挑,“有什么特别之处?”

“女强男弱。”陆斯安友情提示。

噢,就是说那男的是软饭男?这种男人敢招蜂引蝶绝对没好果子吃,要他的电话号码可不容易,要他的号码得先把他女朋友搞定,但是你会把自己男朋友的联系方式给一个前来搭讪的陌生女人吗?

“如果我要到了呢?”

“我自罚一杯。”

“你答应我一件事,反之亦然。”张雅婷道。

陆斯安心知她肯定有所图,不过有所图才好,看她能耍什么花招,有来有往才好玩,不是吗?

“OK。”

张雅婷又喝了口酒,辛辣刺激的酒劲直冲天灵盖,让她差点战栗起来,随后有点熏熏然。

咚一声,酒杯被重重放到桌上,透明的酒液不安分摇晃着,在昏暗的灯光下折射出晶莹的光。

再抬头时,张雅婷已经走到那对情侣面前,一屁股坐在女人身边,“这位小姐姐,我能不能跟你说说话?”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