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七百三十章 占领男厕

第七百三十章 占领男厕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379  |  更新时间:

第七百三十章 占领男厕

陆斯安坐在吧台这边,只见张雅婷跟目标女朋友说了一会儿话,便施施然回来了。

“喏。”张雅婷把手机递给他看。

“你怎么搞定他女朋友的?”虽然听不到张雅婷跟对方说了什么,不过很明显她先搞定了人家的女朋友。

“我告诉她我是张雅婷,冻卵案的原告。”

“这也行?”陆斯安倒是没想到。

“当然。”张雅婷端起喝到一半的酒,“毕竟我最近知名度挺高的,确认我是本人就好说话了。”

这种办法也真的只有她刚刚经历高曝光才行得通,换成他说破天都不定能成。陆斯安笑着摇摇头,“OK,愿赌服输,你想让我做什么?”

张雅婷喝得眼尾有些发红,“这可得好好想想……”

……

夜色浓郁,四周越来越安静。

宾利打着车灯,缓缓停在了一栋亮着灯的别墅前。

姜芮书往里面看了看,范阿姨应该还没睡,就不知道雅婷回来了没有。一边向一边解开安全带,下车前她回头来了个突袭,给某人一个告别吻。秦聿被她突如其来的吻定住,想回应她,但是安全带限制了他的行动,等他想解开安全带的时候,姜芮书已经笑着分开,“我回了。”

秦聿嗯了声。

姜芮书看着他,“要不你今晚在我家?”

秦聿给她刚才漏拿的巧克力甜甜圈,“晚上别吃太多。”

好吧,他爱避嫌就避吧。姜芮书没强求,转身下车,“晚安,亲爱的秦先生。”

“芮书回来了。”范阿姨果然还没睡。

“范阿姨,雅婷回来了吗?”

“刚回来一会儿。”

姜芮书有点意外,这么早回来了?

她跟范阿姨说了声,直接上二楼敲门,在客卧里看到了瘫在床上跟咸鱼似的张雅婷。走过去一看,只见她脸颊通红,身上还有酒味,忍不住道:“我还以为你要后半夜才回来,你去喝酒了?”

“说了不是去艳遇,就是去喝酒玩耍。”她喝酒是喝酒,但绝对不会在外面捡尸或是被捡尸,外面碰到的人谁知道干不干净,她可没兴趣做垃圾分类。

姜芮书安心了,“玩得开心吗?”

“还行,没吃亏,还占了点小便宜。”

听她略带得意的语气,姜芮书不由好奇,“你跟谁喝酒呢?”

想起今晚的种种,张雅婷笑了声,“一个蠢男人。”

姜芮书眉毛一挑,“男人?”

“嗯哼。”

姜芮书怎么感觉有点熟悉,“这么快就有新目标了?”

“如果你说的是冤大头的话。”

那看来不是男友预备役。姜芮书想想她眼光高,应该也没这么快有新恋情,单身一段时间,先调整一下心情也好。

“这个给你,不吃的话放冰箱。”姜芮书给她拿了个巧克力甜甜圈,“我排了十几分钟队才买到的,你最爱吃的那家。”

“你去哪儿?”

姜芮书回头笑道:“找我男朋友。”

“……”张雅婷躺回去,“赶紧走。”

快关上门的时候,姜芮书听到她说了句,“明天我不送你了,还是让你的亲亲男朋友当司机吧。”

姜芮书知道她喝了酒估计爬不起来,关门前道:“知道了,你好好休息。”

第二天,张雅婷果然起不来,姜芮书叮嘱范阿姨给她备着早餐,晚点上楼看看她,便自己开车上班去了。

路上有点堵,好不容易赶到法院,谁知法院外人和车都不少,看着排着长队等安检的人群,她不免奇怪,今天他们法院有什么大案子吗?

在电梯碰到同事,她问了句外面怎么回事,便听刘一丹说道:“占领男厕那个故意伤害案开庭。”

听她这么一说,姜芮书就知道怎么回事了,上个月S市掀起了一股占领男厕的活动,活动的组织者多次策划在各大公共厕所通过举牌和劝说等多种方式,暂时征用男厕先给排队的女性使用,以缓解女厕的繁忙,旨在引起民众对于女性厕所数量比较少,为女性争取更多厕所。

一开始活动虽然不大被人理解,但还是颇为顺利,但是后来碰到一名不理解的男士,双方发生冲突,最终打了起来,那名男士受伤后,将活动组织者告上了法庭。

姜芮书心说,难怪这么受关注。

不过她没有太多心思关注这个案子,因为她今天要开两个庭,还有一个调解,要忙得飞起。

……

“现在开庭。”

5号法庭,任法官目光扫过法庭,落下法槌。

被告人席位上,一个三十出头的女人默然端坐,背脊挺得笔直,穿着优雅体面,脸上化着淡妆,却遮不住眉宇间的憔悴。

后面的旁听席投来几道焦急的目光,望着她的背影恨不得望眼欲穿,但她恍若未知,只安静地听着辨控双方争论,自己却仿佛置身事外。

……

姜芮书开完庭,回办公室的路上看人群从旁边的法庭涌出来,这么多人,应该是早上说的那个故意伤害案吧。

“结束了。”午饭的时候,C区法院小灵通刘一丹同学已经掌握第一消息,“最终认定正当防卫。”

“听说孟燃家里条件很好,给她请了一个很厉害的刑辩律师。”吴佳声端着餐盘过来的时候刚好听到这句,一边坐下一边说道。

这话刘一丹就不赞同了,“她本来就不是故意伤害,是那个男的先找茬,也是他先动手,孟燃为了保护同伴才不得不还手。”

“你这话就不专业了,伤人是事实,有罪无罪得经过庭审才能确定,再说我只说她家里条件好,请好律师也是事实。”吴佳声觉得她误会自己,“律师在庭审中也有至关重要的作用。”

刘一丹点头,“那倒是,也幸好她家能请到好律师,不然被判故意伤害多冤啊,而且外面好多人跟风黑她霸权主义,她要是被判有罪,那些黑她的人不得狂欢。”

伤者的伤情鉴定刚好到了轻伤标准,他还坚持坚决不谅解,故意伤害致轻伤三年以下,虽然情况不严重,但判处有罪的话怎么也要一年半载。

“这个吧,主要是她们霸占男厕……”

“是占领,不是霸占!”刘一丹重审,“没有强行霸占,她们有耐心地跟每个人解释,没有直接冲进男厕赶人,更没有不允许男士进厕所。”

“好好好,是占领,主要是不一定每个人都能理解她们的行动,很容易发生冲突。”

“就是因为不理解所以才要呼吁啊。”

吴佳声啧了声,“小刘你现在真像个女卫士。”

“我怎么觉得你这话听着不像好话?”

“对。”姜芮书冷不丁声援了一下自家书记员。

有了姜芮书的支持,刘一丹更理直气壮,“听到没,我们女同胞可不是好糊弄的。”

“听到听到,我以后一定注意。”吴佳声敢惹刘一丹,可不敢惹姜芮书,这位平时温温和和,嘴巴毒起来却能羞煞人也。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