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七百三十一章 招桃花了?

第七百三十一章 招桃花了?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213  |  更新时间:

第七百三十一章 招桃花了?

“亲爱的,我为你呼叫了你的亲亲男朋友爱心接送,我今天也不能接你下班了。”

接到张雅婷的电话,姜芮书一阵无语,“你今晚又出去浪?”

“嗯哼。”

“你就不能陪陪我?”

“我陪你的话,你男人就看我不顺眼了。”张雅婷悠悠道,“我爱好男,不爱好做灯泡。”

姜芮书失笑,“行吧,那你注意安全,早点回来。”

“放心吧,鸡妈妈。”

她都没说几句,居然就嫌她啰嗦。姜芮书对着挂断的电话嘁了声,接着给秦聿打电话。

另一头,张雅婷也重新拿起了手机,拨了陆斯安的号码,“喂,陆大律师。”

-

“先这样,按今天开会说的重点重新拟一个方案给我,这个case要是能拿下来,今年各位都能过个好年。”陆斯安说罢不废话,啪一声合上电脑,“散会吧。”

听到这话,其他人暗暗白眼,离过年还三四个月呢,只怕拿下这个case,他又有新的目标,下次该说“拿下这个case,大家新的一年就不愁了。”等到新年后,他就会说“拿下这个case,大家上半年就轻松了。”

套路!

都是套路!

陆斯安当然知道他们怎么想,不过这种压迫手下人一起赚钱的快乐叫人乐此不疲,相反要是哪天没得事做了,他们才要不高兴呢!

“滴滴滴滴……”电话突来。

“喂,陆大律师。”电话里传来张雅婷悠闲的声音,陆斯安脚步一顿,没有马上说话,回到办公室,这才出声,“这么早有何贵干?”

“我没事嘛。”张雅婷看着繁忙的电梯上上下下,一拨又一拨的人涌出来,“你还没下班?”

陆斯安以为她想让自己早点到地方,“放心,我从来不迟到。”

“这么说你还在律所没走咯?”

“有事?”

“久仰大安大名,不知道我能不能参观参观?”

陆斯安一顿,“你在哪?”

“我在你们楼下的停车场。”

“你这是早有打算,就等着我答应呢?”

“可以吗?”

参观当然没什么不可以的,但他下意识不是想答应,随后不知想到什么,他很快改了主意,“这有什么不可以?”

正值下班时间,办公室里人来人往,不过律师们都还在忙,真正下班的人不多。

这时,玻璃门被推开,一个身材高挑,带着墨镜的女人从外面走进来,她站在门口,下巴微抬,不紧不慢打量整个律所。

“陆斯安的办公室在哪?”

律所的人不清楚她是什么人,看着像来催债的,不过陆老板应该没欠债吧?呃,欠钱可能不会,但是情债的话就不一定了……

想到这一点,他们面面相觑,这、这要不要陆老板先通风报信?

“小赵律师。”这时,女人看到里面一个匆匆而过的身影,不由叫了声。

赵思雨闻声回头,看着对方那熟悉的西装打扮,但怎么也没想到对方会出现在这里,一时不大确定:“张律师?”

“是我。”张雅婷取下墨镜,“还没下班呢?”

“差不多了,张律师你会怎么在这里?”赵思雨十分惊讶。

“我来找你们陆老板,他办公室在哪?”

“啊?”赵思雨心想她跟陆老板不是有点不对付吗?陆老板好像很讨厌她的样子……

不过她是姜法官的朋友,跟秦律师也很熟,跟陆老板应该也是熟人,赵思雨没多想,抬手指了指,“里面走就能看到。”

“陆老板是不是招桃花了?”萧然端着一杯咖啡从茶水间冒出来,听说是来找陆斯安的,看着不像是客户,便敏锐地嗅到了八卦的气息。

“啊,不是,这是……”赵思雨找了个合适的词形容,“姜法官的朋友。”

“我怎么看着有点眼熟?”

“张律师是冻卵案的原告。”

“是她啊。”萧然顿时知道是谁了,“不过她应该是京城那边的律师吧?怎么会来我们大安?难道陆老板准备挖人?”

不怪她这么想,陆斯安见到厉害的律师就想撬墙角,秦聿就是他不懈努力挖墙脚挖到自家地里的瓜。

“这我也不知道。”赵思雨摇头,张律师不应该去找姜法官吗?再不然来大安也应该找秦律师吧?找陆老板干什么?

其实陆斯安在办公室里见到一身飒爽的张雅婷,还真动了挖墙脚的心思,想想张雅婷业务没话说,培养培养,过两年说不定能做成合伙人。

有了这个心思,他对张雅婷的态度端正了许多,笑容也多了两分真诚,“蓬荜生辉。”

张雅婷打量着他的办公室,第一印象就是大,特别宽敞,书架旁边还有个门,估计是休息室,这个办公室远比看到的要大。第二印象是豪,不过豪不在表面,整个办公室以冷色系为主,风格端庄大气,她正好有点鉴赏的能力,那墙上的画和摆件都不是便宜货。

“你这办公室可比人家两个办公室还大,还是在这种中心地段,果真财大气粗。”

“京城的同行不敢比,不过在南边尤其是S市,我们大安的条件的确排得上数的,大家那么努力为律所打拼,律所当然也要给大家提供更好的条件。”陆斯安暗搓搓彰显实力。

张雅婷也不知道听没听懂他的意思,淡淡笑了笑,摸了摸他的办公桌,突然问道:“有没有女人来过你的办公室?”

“我们大安有将近一半的女律师,可不是和尚庙。”大安可是男女平等的哦!不存在职场性别歧视哦!

张雅婷又笑了,“我说的不是那个意思。”

陆斯安一愣,回味过来,不是女同事,也不是女委托人,是女人。

气氛一下子变得古怪。

陆斯安看着她,“你问这个干什么?”

“就问问。”她神情平淡,语气稀松。

“没有。”他素来公私分明,才不会带女人来办公室谈情说爱。

张雅婷有点惊讶,“这么说来我是第一个咯?”

“你是?”陆斯安反问。

张雅婷也反问,“我为什么不是?”

陆斯安想了想,来过他办公室女性不是同事和客户就是朋友,但是张雅婷……说朋友也算不上,更不是客户和同事,当然,也绝对不是女伴。

可她这话,不免叫人浮想联翩。

陆斯安深深看着她,“你什么意思?”

张雅婷却嫣然一笑,发出邀请:“该下班了吧?喝酒去?”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