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七百三十二章 愿赌服输

第七百三十二章 愿赌服输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90  |  更新时间:

第七百三十二章 愿赌服输

“老地方?”

“我有个新去处。”

陆斯安预感她要作妖,不动声色问道:“什么新去处?”

“你家。”张雅婷眉眼含笑凝视着他,“听说你家有不少好酒。”

去他家喝酒?陆斯安突然菊花一紧,这女人该不会想睡他吧?

张雅婷却好似看穿了他的想法,有些挑衅意味的笑笑:“不敢让我去你家?”

陆斯安迅速收敛心思,且看她能耍什么花招,于是笑道:“你敢去我家,我又为什么不敢让你去?”

半小时后。

电梯叮一声打开,陆斯安做了个请的手势,张雅婷抬起长腿一脚跨出电梯。

入目的是一个暗色系入户通道,走到里面看到一扇高大的木色入户门,推开入户门,眼前突然变得明亮,下一刻,张雅婷就看到了设立在玄关处的酒窖。

不过她没进去看,依着玄关往里走,在视线尽头,视野豁然开朗。

窗帘没有拉下,长达二十米的落地窗让视线一直向前延伸,张雅婷走到客厅中央,站在毫无遮拦的落地窗前,只见苍茫夜色的笼罩下,江流穿城而过,跨江大桥横跨江面,半个城市收入眼底。

“景色不错。”张雅婷由衷夸了句。

陆斯安走过来,往外面看了眼,“还行。”

张雅婷微微笑了笑,四周打量了一下,各区域没有隔断,仅用家具隔开,这让整套房子显得格外空旷,空气都比外面冷清,是一个单身男人居住的气质。

这时,陆斯安走到客厅另一头,弯腰打开墙壁下的火炉,明亮的火焰舞动起来。

张雅婷觉得这个设计挺有趣,“为什么会做个火炉?”

“喜欢。”

他的回答很简单。

跳动的火焰让冷清的空间变得温馨了些许。

陆斯安走向厨房,“想吃点什么?”

“有什么?”

厨房里隐约传来冰箱打开的声音,过了一会儿,陆斯安从厨房出来,“意面或牛排?”

“没有别的?”

“一个单身男人家里能有多少食材?”陆斯安意味深长道。

张雅婷耸耸肩,“牛排,正好喝点红酒。”

“几成熟?”

“随意。”

陆斯安打了个手势,表示OK,转身又进了厨房。

张雅婷参观完公共区域,踱步到厨房,倚着门框,看到陆斯安站在灶台前,衣袖挽到小臂上,露出半截强健有力的小臂,握着夹子正在翻牛排。

她一来,陆斯安就发现了,扭头看了眼便没管她。

张雅婷却没有走,目光在他身上久久徘徊,从宽阔的肩背,到紧实的腰部,再到圆翘的臀,以及修长有力的长腿,就算他没回头,也能感觉她的目光若有实质地把他给看了个遍,有种衣服被拨开被她摸了一遍的感觉。

陆斯安心里暗骂了声,语气却是温和,“或许你可以先去挑一瓶酒。”

张雅婷笑了声,“随我挑吗?”

“随你。”

“随我?”张雅婷把这话在唇齿间品味了一下,总算支起了身体,“这可是你说的。”

陆斯安以最快的速度把牛排煎好,张雅婷拎着一瓶酒回来的时候,他已经把牛排端上桌,看着卖相不错的牛排,张雅婷问道:“你经常自己下厨?”

“不,我并不喜欢下厨。”

“这么说我是你为数不多亲自下厨招待的人?”

“因为你是芮书的好朋友。”

这话就有点折人面子,张雅婷却不以为意的笑笑,事实她就是沾了好朋友的光。开了酒塞,她给彼此倒了半杯酒,举杯道:“多谢招待。”

“不谢。”陆斯安轻轻碰了碰她的高脚杯。

“酒不错,牛排也不错。”张雅婷对这场晚餐给予肯定评价。

“满意就好。”陆斯安客套道,随后抬手看看腕表,“时间不早,你——”

“你为什么不叫我名字?”张雅婷突然质问,将他说到一半的话打断,“你一直在回避对我的称呼。”

“张……”

“Vincy。”张雅婷打断,“叫我Vincy。”

陆斯安下意识拒绝,“不……”

“不准逃避。”张雅婷再次打断,“我跟那些女人不一样。”

“你什么意思?”

张雅婷粲然一笑,起身走到他身后,弯腰贴在他耳边轻声道,“昨晚打赌,你还欠我一件事情……”她的唇几乎要碰到他的耳垂,呼出的热气带着淡淡的酒香,激起一片鸡皮疙瘩,“愿赌服输?”

陆斯安眸光幽然深邃,“你想怎么样?”

张雅婷拿起酒瓶晃了晃,“陪我喝酒。”

陆斯安回头,对上她意味不明的眼神。

四目相对,无形中仿佛在角力。

他突然笑了声,“好啊。”

-

第二天一早,姜芮书起床后第一件事就是去隔壁客卧看张雅婷回来没有,因为昨晚张雅婷说会回家比较晚,所以她没有等到张雅婷回家就睡了。

轻轻一推,门是锁着的,看来人已经回来了。

回卧室洗漱一番,她下楼问范阿姨,“雅婷昨晚什么时候回来的您知道吗?”

范阿姨道:“大概十二点半这样。”

“她回来的时候还好吧?”

“挺好的,就是喝了不少酒,都有些醉了。”

又出去喝酒?姜芮书无语,这女人到底是多喜欢喝酒?家里也有很多好酒啊,外面不定有呢。

正想着,就听到后头响起脚步声,“芮书早,范阿姨早。”

姜芮书回头一看,“你起这么早?”

“我想跟你一块吃早餐。”

姜芮书想到她来这些天,自己都没什么时间陪她,便提议道:“过两天周末,我们可以去Y市玩玩。”

“这恐怕不行。”张雅婷给她拉开椅子,“晚点我要回京城了。”

“什么?”姜芮书惊讶,“回京城?今天?”

张雅婷捏了捏她的脸,“手感真好。”又道,“我已经出来一周啦,再不回去干活要喝西北风了。”

姜芮书恍然,时间可真快,她下意识不大想张雅婷这么快回去,不过想到律师这一行就是这样,忙才有价值。“你也不早点跟我说,搞得我一点准备都没有。”

“以后又不是不见了,有时间我再来找你,没必要儿女情长。”

这倒是,姜芮书也不是矫情的人,便道:“不过我没办法送你去机场了,一会儿给你安排车,你几点的飞机?”

“你安心上班就是。”张雅婷十分干净利落。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