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七百三十三章 比睡了更可恶!

第七百三十三章 比睡了更可恶!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85  |  更新时间:

第七百三十三章 比睡了更可恶!

此时,外面阳光明媚,马路上车水马龙,而卧室里一片漆黑,窗帘将光亮完全隔绝,屋里一点声音都听不到。

“嗡……”床头柜上的手机屏幕突然亮起,轻轻震动起来。

床上的人动也未动,一直到手机屏幕再次暗下去都没有动弹。

“你再喝就醉了。”他拿回酒瓶,女人已经喝了好几杯威士忌,脸颊嫣红,眼神已有些游离,“女人在外面喝醉是很危险的。”

“哦?你是说酒后吐真言,还是……”女人嫣红的唇靠近,“酒后乱性?”

话音落下的一瞬,四唇相贴,一刹那致命的甜美席卷而来,让他浑身一颤。

“呼——”

陆斯安猛地睁开眼,大口喘着气,梦中的心悸还未消退,他整个人失了魂般。

过了一会儿,记忆回笼,他突然脸色一变,啪一声打开电源。明亮的光线刺入眼中,叫他下意识挡了挡眼睛,等了两秒眼睛适应光线,连忙揭开被子,发现自己还穿着裤子,身上也没有异样,顿时松了口气,还好还好,没失去贞操。

但是紧接着他不知想到了什么,脸色瞬间铁青,气得浑身发抖。

张雅婷这个死女人!!

他左看右看,确定张雅婷昨晚没留下,气得差点没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一阵兵荒马乱找手机,咬着后槽牙拨了张雅婷的号码。

“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陆斯安气得摔手机,翻身就下床,张雅婷这死女人肯定躲姜芮书家了,他现在就去姜家,要不给点颜色给她看看,他名字倒过来写!

这时,手机突然响了。

“你今天不来律所?”秦聿在电话里问道,“你助理打你电话都打不通,还有客户,现在都找到我这里来了,你干什么去了?”

陆斯安连忙看了看时间,已经十点了,闹钟都没能叫醒他。

都怪张雅婷!

他面目狰狞,“这就来!”说罢啪一声挂了电话。

秦聿一脸莫名其妙,这家伙怎么回事,吃了火药似的。

半小时后,陆斯安气势汹汹出现在律所,周围的气氛直接凝固了,本来还想跟他打招呼的人,手都抬起来了,但是在看到他的脸色后,麻溜闭上了嘴。

“我去!陆老板怎么了,杀气好重!”

陆斯安裹挟着滔天的怨怒冲向秦聿办公室。

砰!

陆斯安直接撞开秦聿办公室的门,吓得陶霖以为他要动手,连忙追过来劝道:“哎呀这是——”

“出去!”陆斯安眼里直接射出两道火来,跟火山喷发似的。

陶霖还从来没见过他这么凶的样子,下意识后退了一步,看了看秦聿,秦聿给了他一个眼神让他先出去。

“OK,不打扰你们,我给你们关上门,有话好好说。”陶霖说着一步步退到门外,最后又说了声,“好好说啊。”

关上了门。

陆斯安的脸甩回来,表情再次狰狞,仿佛要吃了秦聿。

秦聿淡定地看他发疯,问了句:“怎么了?”

陆斯安深吸了一口气,敲着他的桌子说道:“你现在给芮书打个电话,给她说一声,我稍后可能会做些让她不高兴的事。”

这跟芮书有什么关系?秦聿看着他,“你要干什么?”

陆斯安的表情管理逐渐失控,“我怕我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误伤她,她的好朋友太TM不人干事儿了!”

一巴掌拍在桌上,没想太用力,震得他掌心一痛,龇牙咧嘴起来,表情更加扭曲。

张雅婷?秦聿知道他这两天跟张雅婷过不去,周一主动约人家,嘴上说是为了给他和芮书制造空间,但实际上……这个记仇的男人肯定是记着周六那晚被踢下水的仇,这么看来是撩人不成反吃亏了。

看着陆斯安气急败坏的模样,秦聿若有所悟,问道:“她把你睡了?”

“比睡了更可恶!”陆斯安吼道。

“让你怀孕了?”

“……”陆斯安咬牙切齿,“她夺走了我的吻!”

秦聿都懒得说他,“我记得你的初吻幼儿园的时候就没了,你七八任前女友应该也夺走过你的吻,包括贞操。”

“这是吻的问题吗?”陆斯安怒不可遏,又一巴掌拍桌上,“她摸也摸了,亲也亲了,撩完就跑!是人干的事吗!”

秦聿顿了顿,觉得匪夷所思:“都这样了,你还能让人跑了?”

说到这个陆斯安气不打一处来,“她故意把我灌醉!从头到尾都是阴谋!!”

“技不如人怪谁?”

“你还是不是跟我一国的?”

“不是。”秦聿果断道,“我没犯过你这种蠢。”

张雅婷是做得不厚道,不过陆斯安一开始也没安好心,这两人比的就是套路,吃亏只能怪自己套路不够深。

陆斯安没寻到安慰,反而被打击一番,气得一巴掌合上他的电脑,“你先别看这破电脑!你现在芮书打电话,我待会儿就上姜家逮人,不给点颜色看看,以为我陆斯安好欺负!”

“你去要姜家逮人?”

“这事我不指望你帮我,但你别拦着我。”陆斯安警告他,这厮有了女朋友就没有好朋友,一点人性也没有。

秦聿抬手看了看腕表,“你有没有打过张雅婷电话?”

“关机。”陆斯安冷冷呵了声,“肯定心虚!”

“你想逮人的话,现在可能有点晚了。”秦聿同情地看着他,“她现在应该已经上飞机,你要逮人得去京城。”

“什么?”陆斯安匪夷所思,“你怎么知道?”

“芮书跟我说的。”

陆斯安:“……”

陆斯安:“…………”

陆斯安:“………………”

陆斯安本来感觉自己就是那即将爆发的山火,他的熊熊怒焰会铺天盖地降临人间,将这个邪恶的人间烧成灰!孰料没等他爆发,一场暴雨从天而降,滋啦一声,将他酝酿许久的火浇灭了。

“啊啊啊啊啊——”

秦聿办公室里传来一声怒吼,路过的人都吓了一大跳,“发生什么惨案了?”

陶霖如老僧入定,“习惯就好。”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