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七百三十五章 打假

第七百三十五章 打假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94  |  更新时间:

第七百三十五章 打假

“秦律师。”赵思雨敲门,秦聿没有抬头,“进来。”

赵思雨走进办公室,“你找我什么事?”

秦聿指了指桌上的文件夹,赵思雨好奇,伸手拿起翻阅了一下,表情变得木然,“打假?”

“嗯。”

“这要我亲自去取证?”

“不然?”

赵思雨看着手里的资料,心情很复杂,这个案子准确说来还不算案子,是一个土法洗头生发连锁店,可能是现在生活压力大,人人都有秃头烦恼,这个土法洗头生发店虽然低调,但生意十分火爆,大小已经是个品牌,于是就出现了很多冒牌洗头店。

取证不算难,这些冒牌洗头店从名字和装修上都山寨了正版,就是比较麻烦,不但要自己去取证,还要自己去跟被山寨的正版方谈判。

赵思雨没说话,这简直是自己找的生意,她一下子思想没转变过来。

“你想做公益类案子是有,但公益类往往牵扯复杂,你一个新律师没点成绩,别人怎么信任你?”公益案件大多数当事人都是弱势群体,当事人经济上也比较拮据,律师就是救命稻草,如果没有足够的经验和把握,可能就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赵思雨知道他是好心,新人律师不怕案子麻烦,就怕接不到案子,而且她说要做公益律师,但是公益律师也不是说不接别的案子,毕竟公益律师也是要生活的。秦聿给的这个案子,如果她能取证越多的山寨店,获得的报酬就越多。

很快,她就想通了,收下了这份入职礼物,“我知道了,谢谢你,秦律师。”

秦聿嗯了声,手上忙不停,说了几秒发觉她还杵着没动,抬了抬头,“发挥演技去吧。”

赵思雨:“……”

-

对于自己人生中第一次独立办案,赵思雨还是很重视的,秦聿给的资料没有多详细,预估S市有十几家山寨店,具体情况以及侵权程度需要她自己确认。

看着电脑屏幕上黄灿灿的店面招牌,她越看越眼熟,好像她住的附近也有一家这个洗发店。

下班后,她特地绕道去找了找,隔着马路,远远就看到了那黄灿灿的招牌,“土法洗头生发,这儿还真有一家……”

是李逵还是李鬼看看就知道了,她深吸了一口气,横过马路,跨进了店里。

“欢迎光临。”一个中年女人坐在柜台后,见有人进来笑吟吟站起来,“美女要洗头?”

赵思雨看了看她背后墙上挂着的海报,介绍的是土法洗头生发的来源和效果,“啊,你们这里洗头可以生发?”

“生发养发,看你有什么需求,不过生发是我们这里的口碑项目,美女第一次来?”女人对生面孔十分敏感。

赵思雨心里有点虚,但绷着脸色看不出来,一边说话一边打量四周,“我好像在别的地方也看到过你们这家店,你们是连锁店吗?”

“你看不就知道了,我们大家都一样。”

女人的话像是承认,但赵思雨觉得她在含糊其辞,资料上显示这附近没有品牌店,这家应该是山寨的,这女人说大家都一样,明显是在误导消费者。

这就是一个侵权的证据!

她露出恍然的表情,“哦~看来你们生意很好,怪不得都开那么多连锁店。”

女人呵呵直笑不接话,“美女你是想生发还是护理?”

感觉对方看自己的眼神渐渐不对劲,赵思雨有点紧张,“你们这里都有什么项目?”

“土法洗头,头部按摩,养发护理都有。”女人说着拿出一本册子:“土法洗头这个是我们店的口碑项目,要不你先试试这个,原价69元一次,办卡十次只要498,很划算的。”

“这么贵?”赵思雨露出迟疑的神情,“隔壁发廊洗头只要十五块。”

“美女,发廊那洗头就只是洗头,给你用什么劣质洗发水你都不知道,好点的发廊洗个头也要三四十了,我这里可是生发养护的,用的都是精华洗发水。”女人拿了个梳子就给她梳头发,动作之快她都没法拒绝,梳子从发根梳到发尾,拿开的时候上面缠了不少头发,“一梳就掉这么多,趁年轻要治,不然以后会秃头的。”

赵思雨张着嘴,“……没这么严重吧?”

“怎么不严重?别以为你年轻就没有烦恼,你们年轻人现在秃头的可多了。”女人再次推销,“不然先体验一次,体验价只要39,体验完你觉得好再办会员。”

她不是很想在这里洗头,见对方看自己的眼神越发不对劲,怕再谈下去对方起疑,她连忙找了个借口离开。

第二天,她吸取教训,先去了一趟品牌店,把各项服务体验了一遍,心里对正版有了直观了解,随后便开始收集山寨店的信息。

接下来几天,她都在外面跑,一周后终于确定,S市有十八家土法洗头生发山寨店。

跟品牌店倒是好谈,起诉的事有她去办,他们只要授权即可,打赢官司他们能分钱,还能打击山寨,打不赢完全没损失,律师费都不用给。

跟品牌店谈妥,接下来就是取证。

-

“小赵你身上怎么一股草药味儿,是不是病了?”萧然走过她旁边的时候吸了吸气,闻到一股浓郁的药味儿,又见她趴在桌上有气无力的样子,不由关心的问了句。

“没有……”赵思雨刚刚从外面回来,感觉自己快要瘫了,“就是去洗了个头。”

“洗头?”

“土法洗头生发,萃取中草药精华,可不就一股中药味儿。”

“你洗个头怎么跟做了大保健似的?”

“……”赵思雨解释道,“我最近洗头洗得头快秃了。”

“怎么回事?”

“就是给一个洗头生发店打假,不是得去山寨店取证吗?我每个山寨店都去洗了一次头,而且每天只能去一家,因为他们用的也不知道什么中草药配方,味儿特别重,有次我一天去了两家,上午一家下午一家,下午那家闻到我头发有味儿,差点把我给暴露了。”

荷包已经严重缩水,这个案子要是不赢,她得喝西北风了。

还有她家附近那家山寨店,为了取证,她又去了一次,那老板认出了她,极力推荐她办会员卡,她费了不少劲才推脱掉,走的时候老板的目光满是质疑。

生活不易,思雨叹气。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