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七百三十九章 争吵

第七百三十九章 争吵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41  |  更新时间:

第七百三十九章 争吵

“铃铃铃玲玲……”电话突然响了。

她从包里找出手机,看到来电显示有些犹豫,但还是接通了,“妈……”

刚叫了声,孟妈妈劈头就问,“你跟文修谈得怎么样?”

她揉了揉眉心,“妈,我和文修会处理好我们的关系,您别操心了好吗?”

“我怎么不操心?”孟妈妈声音疲惫,“你说你好端端的跟文修闹什么矛盾,文修这些年没有对不起你吧?他一个人在外面拼命工作,没让你操一点心,你想做什么都没拦过你,你看看你身边有几个能过得像你这么好,你却要这样跟他胡闹。”

“妈,我想得很清楚,不是胡闹。”这样的话已经说过无数遍,但她除了反复解释,也没有别的办法让家人理解。

孟妈妈听到这话,近乎请求地说道:“不胡闹你离什么婚?燃燃,你别任性好吗?你离了婚要去干什么?以后你还能找到文修这么好的男人?文修对你有感情的,你别伤他的心了,真让他冷了心,你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孟燃默然。

“你现在不想生孩子,可以跟文修好好谈谈,也不是逼你马上就生,这不是你刚好遇到那些不好的事,暂时不要去做了,你们这个年纪也该要一个孩子了,你看你身边的小姐妹哪个不是当妈妈了的?你表妹的孩子都上幼儿园了,文修家里的兄弟姐妹个个都有了孩子,就他还没有,他也有压力啊,你是他的妻子不能不为他着想。”

孟燃还是默然。

这样的话,从她提出离婚已经不知道听过多少遍,无论他们怎么劝说,她怎么解释,他们都说服不了对方。

“燃燃,你以前不会这么胡闹,也不听我和你爸的话,是不是外面的人怂恿你?你别学那些人说什么生不生是自由,人家表面说得潇洒,内里谁也不知道,你别跟她们学,妈求你了行不行?”

“我来说!”电话那头传来她爸的声音,接着就抢走了电话,声音带着难忍的怒意,“孟燃,我告诉你,不准跟文修离婚!你要是敢离,我和你妈都不认你这个女儿!”

“爸……”

“别叫我爸!孟燃,你已经三十一了啊!不是十一岁!婚姻是闹着玩的吗!啊?不就是让你生个孩子,你不高兴什么?哪个女人结婚不生孩子?你结婚是为了有个人一起过日子,不是为了让你坐享其成!你别生在福中不知福,你去外面看看多少你这个年纪的女人要一边工作一边照顾家庭,人家还生二胎也没抱怨,你做人妻子没让你养家,就让你生个孩子你也不乐意,你到底想怎么样?我告诉你,我们家没有让人断子绝孙的女儿!”

“不是孩子的原因……”

“不是这个原因你为什么不愿意生孩子?你给我老实交代,你要死要活非要离婚,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

孟燃指尖抖了抖,声音也变得艰涩,“您怎么这么想我?”

“不然过得好好的你离什么婚?别扯什么没有沟通,文修工作累,你呢?你做妻子的不能理解他,主动跟他沟通?你整天往外跑家都不着,到底是为了什么?”

孟燃低着头,慢慢拿开了手机。

最后电话不知是什么时候挂断的,天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黑了。

又是一场不欢而散。

她清楚地知道这样的不欢还会持续,直到她离婚之后。

“铃铃铃玲玲……”电话再次响起。

她回过神来,以为又是父母打来的,谁知一看,是组织里座机打来的。

想了想今天是谁值班,她轻咳了声,接通电话,“小桃,有什么事吗?”

“孟姐。”小桃语气犹豫,“你还好吗?”

“我有什么不好的?”孟燃笑了笑,但是小桃感觉她强颜欢笑。

“孟姐你、你这两天上网了没?”

原来说的是这个。孟燃淡淡道:“没事,只是让你们也面临一些误解,我很抱歉。”

“没事没事,又不是第一次了。”她们这个组织一直很有争议性,经常被外界拿来做文章,像上次占领男厕从一开始也有很大的争议,出事后更是风口浪尖,扛不住的早就退了,留下来的都已经习惯非议。

顿了顿,小桃迟疑说道:“孟姐,你……真的要离婚?”

孟燃没有回避这件事的意思,轻轻嗯了声。

小桃那边静默了几秒,“是不是因为组织里的事情……”

“不是。”

这次小桃沉默更久,久到孟燃以为她离开了,但是孟燃知道她还在,许久之后,才听到她再次开口:“孟姐,你为组织付出了很多,大家都特别崇敬你,以前是你一个人在支撑,但是以后,我们也可以支撑起来了……你……”说到这里,她似乎意识到自己的话有歧义,连忙解释道,“不是说不让你参与进来,也不是说大家不想跟你一起了,你的位置永远保留着,只是……只是……你以后可以多点时间放在家庭上,我们做公益也不是要牺牲自己……”

孟燃哑然,随后是沉默。

他们都以为她是因为公益事业造成了家庭问题?

她也扪心自问过,不能说一点关系都没有,但是没有直接关系,她和郑文修之间不是一时半会儿能说清楚的,而现在,不仅郑文修还不明白,小桃他们这些志同道合的同伴也不理解,全世界似乎只有她一个人知道原因。

“没有的事,这是我自己的决定,跟别的人和事无关,我会尽快处理好自己的事,这段时间你们要多费点心。”她在电话里说。

“哦……”小桃不知道该说什么,“那孟姐你保重身体,有事随时联系。”

“嗯,你也早点回家吧。”

一周很快过去。

大安律所。

“小赵,你身上的味儿怎么这么重?”路过赵思雨身边,陆斯安最近有点鼻炎,被她身上的味道给呛到了,等看到赵思雨的脸色,他吓了一跳,“哎哟,你这模样怎么跟病入膏肓似的,病了?律所给买了医保的,你有病赶紧看病去。”

赵思雨一脸生无可恋,“没生病,洗头洗的。”

“what?”这每个字他都懂什么意思,怎么连在一起就听不懂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