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七百四十二章 刻板印象

第七百四十二章 刻板印象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55  |  更新时间:

第七百四十二章 刻板印象

【那挺有意义的,占领男厕那个活动不是官媒也肯定了吗?不过孟燃因为帮助别人抛开了家庭,这就不大好了,为帮助别人伤害家人。】

【我来说吧,根据郑先生的话,孟燃以前一直是个温柔体贴的好妻子,但是自从做了公益,准确说是从事了女权活动后,她开始不顾家庭,渐渐地对郑先生越来越不满,可是郑先生每天忙着上班养家,这时候作为全职太太的妻子是不是应该理解体贴郑先生的辛苦,主动跟郑先生沟通?但是她没有,她觉得郑先生越来越无法沟通,这是为什么?】

【我听着这套路怎么那么耳熟?】

【这不就是田园女权嘛?要求男人能挣钱还要浪漫体贴,还要化身她们肚子里的蛔虫事事顺她们的心意,事事以她们危险,不然就是不尊重她们,就是恶臭男人。】

【孟燃原本是个好妻子,现在变成这样可不就是受了女权的影响。】

【楼上请注意用词准确,那是田园女权,不是女权!田园女权跟女权是不一样的!】

【得了吧!国内女权就是一群恶臭母狗在兴风作浪,嘴上叫着女权,实际搞霸权,在男女平等的今天,鼓吹要高价彩礼、只有高富帅才是男人,其他普通男人都是蝼蚁,天天鼓吹恐男恐婚制造性别对立,说着为女性争取权利,实际是她们要争取特权,国际女权阻止都已经公开开除国内女权组织了,根本不认可她们的存在!】

【突然有点害怕,楼上你注意关闭私信,拳师正在赶来~】

【我就是恐婚恐男怎么了?整天不是杀妻就是杀女朋友,连法律也不保护女性,只要是自己老婆,杀了也就判个十年,法律不把女人的命当回事,我们自己把自己当回事不行?】

【哎哟,拳师出现了!你恐婚恐男你自己恐去啊,怂恿别人干什么?】

【要是不说,你们这些蝻蛆就有机会找女朋友杀妻啊!】

评论开始乌烟瘴气,姜芮书看了一会儿就点了退出,以免影响一天好心情。

不过郑文修这个长文有点意思,是为了澄清网络对于孟燃的误解,还是为了让孟燃脱离那个公益组织?

“吴法官这是怎么了?”在电梯里碰到垂头丧气的吴佳声,姜芮书不由问了句,吴佳声最近春风得意,今天怎么跟霜打的茄子似的。

“新车撞了。”朱玮霖道。

“哦~”姜芮书恍然,吴佳声刚买了辆吉利,车不贵,但是人生第一辆车,十分宝贝,这开上路还没一周就被撞,的确是个不小的打击,“你怎么撞的?”

吴佳声心痛得无法呼吸,“就是追尾了,但这不是我的错,之前看到前面的车慢吞吞的我就想是不是个新手女司机,得赶紧换道,结果还真是,没等我换道前面的车就猛地一个刹车让我追尾了!”

姜芮书只能表示同情。

“怪不得人家说女司机加磨合期加头一次就是女魔头,简直马路杀手、高危职业。”吴佳声常常叹气,“求下次不要让我再碰到这种女司机。”

这话姜芮书就不爱听了,“哎,吴法官你这话就打击面过大了,你追尾是前面的车操作不当,但新手手忙脚乱可不分男女,你对女司机有偏见哦。”

“这是事实,你看我就是新手女司机害得追尾。”吴佳声特别直男地抱怨,说着说着突然发现身边的女同事看自己的目光不善,连忙改口:“我说的是其他女司机,你们都是老司机,车技老好了。”

姜芮书微微一笑,“我也是新手过来的。”

“你天赋异禀。”吴佳声夸她。

“哦,女司机开车好是天赋异禀,开车不好才是常态?”

吴佳声感觉姜芮书这语气跟自己老婆要无理取闹的时候特别像,根据他的无数求生经验,女人要无理取闹的时候千万不能跟她们讲道理,因为会越讲越没道理,最后的结果只有一个——跪搓衣板或者被女人们口诛笔伐。但是姜芮书的嘴可比他老婆的嘴毒多了,于是他捂住胸口,一副伤心的要命的表情转移话题,“大早上的,我碰到这种不开心的事,姜法官你就不能有点同事爱安慰安慰我?”

姜芮书还是微笑,“安慰你之前我需要澄清一个事实,根据去年道路交通事故大数据统计,男女比例为17:3,即男性出事故比例是17,女性为3。你们男人觉得女司机开车不行是刻板印象,是错误的。”

“真的假的?”

“不信你去网上查。”

这时,电梯叮一声打开,楼层到了。

姜芮书先一脚迈出去,突然想起什么,回头安慰吴佳声:“吴法官不用担心,下次应该就不会再被女司机撞了,毕竟女司机人少,事故率也低,放心吧。”

吴佳声:“……”这是说男司机多,事故率高,下次碰到男司机事故概率更大?

满电梯的人:“噗!”

此时,孟燃所在的公益组织天同情况很不好,因为郑文修的发声,网友们的关注点渐渐转到组织上,网上还有人科普了以前天同做过那些事,可是这个科普并不客观,包含了大量以偏概全、歪曲事实的信息,现在整个组织被口诛笔伐,办公室里气氛压抑,一片凝滞。

没人责怪孟燃,但是孟燃知道这一切因自己而起,郑文修想逼她脱离天同,他嘴上没有攻击天同,但是引导了舆论来攻击天同。

“孟姐,你别担心,我们一起挺过去,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被人骂,我们早就习惯了。”小桃的工作还在交接,本来这两天要走,可是现在这情况,她走得一点也不放心,偏偏家里听说了网上的言论后要求她尽快回家,她十分担心孟燃。

孟燃摇摇头。

“孟姐,你真的要离婚?”另一个人问道。

孟燃嗯了声。

对方沉默了片刻,迟疑道:“郑先生一直对你挺好的,我觉得你没必要离婚,一个男人没计较你花在家庭上的时间少……”

“够了!我以为你们能够理解我,没想到——”孟燃的声音戛然而止,见大家都看着自己,她揉了揉太阳穴,平复了情绪歉意道:“抱歉,我情绪有点激动,先离开一会儿。”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