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七百四十四章 四个证人

第七百四十四章 四个证人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70  |  更新时间:

第七百四十四章 四个证人

姜芮书点点头,表示自己以听取双方的陈述,随后看向孟燃,“下面是质证环节,原告,对于认定你与被告感情破裂这一点,你有什么证据?”

孟燃默了默,这才缓缓开口:“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过交心的沟通,我不知道他在做什么,有时候周末也不在家,深夜带着浑身的酒味回家,说是跟朋友聚餐,但是我很少见到他的朋友,对他在家以外的地方……不,他在家里待在书房的时候会锁上门,我不知道他都在做什么,我们也很久没有夫妻生活,每天回家不像夫妻,只是一个合租的室友,除了住在一个屋檐下,互不相干。”

孟燃没有请证人到庭,只出具了跟朋友的一些通讯记录从侧面印证。

姜芮书沉吟,这样的话夫妻关系的确很冷淡,缺乏沟通真的是夫妻感情的一大杀手,不过还不能听孟燃的一面之词,于是她又问道:“除此之外还有别的证据吗?”

孟燃摇头。

由于双方都没有律师,只能姜芮书来做询问:“是你们单方面不沟通,还是双方都没有沟通意愿?”

“双方。”

“在双方都没有沟通意愿之前,你们是否发生过矛盾?”

“没有,我和被告很少发生矛盾。”

“是谁先主动不与对方沟通?”

“不知不觉中,我也说不上来是谁先开始的,发觉的时候已经各过各的了。”

“你们处在这样的状况,也就是双方不沟通的情况有多少时间了?”

“半年。”

姜芮书点点头,“可以了。”随后询问郑文修,“被告,你申请作证的证人能到庭吗?”

郑文修道:“证人已经在等候,请审判长准许我的第一个证人王文霞到庭。”

王文霞是郑文修的母亲,也就是孟燃的婆婆,正常来说亲友的证词效力会比较低,不过婚姻中最清楚夫妻双方情况的也是亲友,郑文修请自己的母亲作证无可厚非。

王文霞看起来是位知性的女士,保养得宜,看着就四十七八岁的模样,乍一看气质跟孟燃有点相似,她进法庭先看的是郑文修,随后看到孟燃,眉宇间略带忧愁,看来儿子儿媳闹离婚让她颇为费心。

确认过身份后,姜芮书问道:“你平时是否跟原告住一起?”

王文霞道:“不住一起,结婚前文修就自己买了套房,我和我丈夫觉得年轻人有自己的生活,跟我们老人住一块肯定会有摩擦,我们自己也有房子,所以没有住一起,平常经常联系,有空就叫他们小两口回家吃饭。”

“原告和被告的夫妻关系怎么样?”

“他们是自由恋爱结婚的,感情一直很好,两人性格互补,大家都说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最近半年你有没有经常见到原告与被告?”

“这半年见面的次数少一些,因为文修上了新项目,工作太忙,孟燃在外面也有事,所以不怎么见面。”

“通讯联系呢?”

“比之前要少一些,他们太忙,我们怕打扰到他们。”

“那你有没有感觉原告与被告关系变冷淡?”

“没有。”王文霞否认,“中秋一起吃饭的时候,文修还跟以前一样乐呵呵的,孟燃话少了一些,说是组织里事情多,有点累。”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原告提出离婚的?”

“她的官司打完两天后,她先跟文修说的,文修不同意,然后告诉了我和他爸爸。”

“她当时怎么说的?离婚理由是什么?”

“她说跟文修不合适,已经没有感情。”王文霞道,“我们所有人都觉得她是打官司受了影响,是不是觉得自己给家里带来麻烦太愧疚,轮流安慰开解她,没想到她过了两天就直接搬出去住。”

“你平时跟原告的关系如何?”

“我们平常不住在一起,没有矛盾,我也不是爱挑刺的人,自认为关系不错。”

姜芮书看向孟燃,孟燃没有否认。

“可以了,下一个证人。”

第二个证人是郑文修和孟燃的邻居梁小瑜,“郑文修和孟燃在我们那儿是出了名的金童玉女,夫妻俩特别般配,郑文修脾气很好,孟燃是个有爱心的人,他们婚后好几年没孩子也一点没影响感情,先前孟燃被人告了,郑文修忙前忙后托人请了个厉害的大律师,他对孟燃的好让很多人羡慕,我们都觉得这事儿以后他们应该会要个孩子安稳过日子了,一点也没想到要离婚,现在我都还不明白。”

第三个证人是郑文修的朋友廖骏,也是同事,“文修是个涵养特别好的人,当初是他先追的孟燃,我们这些朋友没少帮他出谋划策,他求婚成功后特别开心,婚后比以前工作还努力,说要给妻子和未来的孩子一个更好的环境,我们公司出了名的拼命三郎。这几个月公司上了一个新项目,他是项目负责人,这个项目完成后他就可能升到主管,所以比以前要更费心,不知道是不是因此冷落了妻子,不过我觉得工作是正经事,妻子应该多体贴他的辛苦。”

姜芮书点点头,从三个证人的证词来看,郑文修可能的确因为工作忙,在家里花的心思比较少,不过工作的话可以理解,只能说他没有平衡好家庭和工作的关系。

这时,郑文修再次提出申请,“审判长,请准许我的第四个证人——张真兰到庭。”

听到这个名字,一直没有反应的孟燃抬起了头,往门口看了眼,但是很快又收回目光,恢复平静。

第四个证人是位五十出头的女士,个子不高不矮,被法警带进来的时候抬头看了看孟燃,一直走上证人席,她时不时看向孟燃,欲言又止。

“证人与被告是什么关系?”姜芮书问道。

张真兰再次看向孟燃,轻声道:“我是孟燃的妈妈。”

姜芮书看了看孟燃,孟燃眼眉低垂,没有看着自己的妈妈。

收回目光,她继续问道:“你了解原告与被告的夫妻关系吗?”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