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七百四十七章 潜意识

第七百四十七章 潜意识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00  |  更新时间:

第七百四十七章 潜意识

高考的时候她有心仪的专业,但是父母说那个专业不适合女孩子,女孩子吃不了苦,坐办公室更好,她想了想听从了父母的建议。上大学后,她竞选了班长,最后老师点了另一个男生做班长,说男孩子当班长更合适,让她当副班长。

大学四年,她以优秀的成绩毕业,她本来有机会去港澳,那边的起点更高,相对的竞争也更残酷,过几年调回来进管理层的机会很大,但父母不放心她一个女孩子去那么陌生的地方,再过几年年纪大了,结婚有困难,便托人给她找了个本地的工作。

她很快调整了心态,准备大干一场,没多久认识了男朋友,恋爱一年后两人结婚,丈夫和家人都极力劝她辞掉工作,在家做全职太太,职场太辛苦,女人容易吃亏。她其实不是很愿意,但舍不得让家人失望,最终辞掉了工作,成为一名全职太太。

她努力做一个模范太太,贤惠、温柔、体贴丈夫、事事以丈夫为先,于是夫妻恩爱,婆媳和谐,认识的人都夸她有福,下一步就是生一个可爱的孩子,成为一个模范妈妈,等孩子长大成材,娶妻生子,她要做的就是成为一个模范婆婆,就像她婆婆那样……

“在临终前,她回想自己这一辈子,从小是父母口中称赞的好女儿,长大后是人人称赞的好女孩,结婚后是丈夫满意的好妻子,婆婆称赞的好儿媳……一辈子规规矩矩清白做人,完美实现了作为一个女人的价值,最后,她欣慰的闭上了眼。”孟燃给这个故事结了尾。

姜芮书看着她,她也看着姜芮书,问道:“姜法官觉得这个故事怎么样?”

“似曾相识。”

孟燃笑了笑,放下水杯,起身道:“谢谢姜法官耐心听我说这么多废话,没别的事我先走了。”

姜芮书没有挽留她,“路上注意安全。”

离开前,孟燃回头问道:“姜法官,你有男朋友吗?”

“有。”

“如果你的男朋友求婚的时候跟你说‘以后我负责赚钱养家,你负责貌美如花’,你会感动吗?”

姜芮书审视着她,过了几秒微微一笑,“这要看人,有些女孩子性格柔软,喜欢家庭生活,这句话就是蜜糖,有些女孩性格独立,喜欢打拼事业,这句话就是砒霜——可能还会给说这话的男人一个大耳刮子。”

孟燃恍然,“想必你一定很自在,你现在的样子应该就是你想成为的样子。”

“因为我擅长打脸。”姜芮书开了个玩笑。

孟燃被逗乐,笑过后看姜芮书的目光有点羡慕,但她没再说什么,微微颔首转身离去。

-

乐声悠扬的餐厅里,打扮体面的客人们或是低声交谈,或是优雅进餐,间或有侍应生端着餐盘穿梭其中,向客人们介绍菜品。

姜芮书和秦聿坐在靠窗的位置,抬头便能可以看到附近一片的森林灯海。

“再吃就吃到鼻子上了。”秦聿的声音突然响起,姜芮书连忙回过神来,发现自己被他骗了,才没吃到鼻子上,顶多吃到脸上。

“吃完饭再想。”秦聿给她擦了擦脸上蹭到的油渍。

姜芮书索性放下筷子,“给你讲个故事。”

秦聿对她编故事的鬼马程度有点难以言喻,“洗耳恭听。”

“某天周末,某市公安局长和市长遛弯的时候碰到聊起天来,突然一个小男孩急匆匆跑过来说,你爸爸和我爸爸吵起来了,你快点回去吧。那么问题来了,这个局长和这个小男孩是什么关系?”

“熟人或母子。”

姜芮书意外,“你怎么会想到母子?”

“小孩说,你爸爸和我爸爸吵起来了,即小孩爸爸和局长爸爸吵起来,所以局长跟小孩子的关系有两种可能,一是熟人比如邻居,即一个壮年男人跟一个老年男人吵架,二是母子,局长是妈妈,小孩是儿子,即小孩的爸爸和外公吵架。”

“很多人都想不到公安局长是个女性。”人们潜意识中会认为局长是个孔武有力的大男人。

“对我来说,女性当一把手一点也不奇怪。”

“嗯?”

“我奶奶是校长,我妈妈是董事长,我姑姑是馆长。”

姜芮书摸着下巴,“这么说我跟你结婚的话,以后是不是得当院长?”

秦聿被她的神转折呛到,脸都红了。

姜芮书给他递了杯水,笑道:“你家的女性都能顶半边天,我总不能落后。”

秦聿无奈,“不用这么绝对。”

姜芮书又逗他,“也是,先立一个小目标,先当庭长。”

“……你开心就好。”

姜芮书笑得眼睛微弯,一时又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问道:“你对自己的伴侣有怎样的期待?”

“没有期待?”

“嗯?”她眯起眼睛。

秦聿用餐巾拭了拭嘴角,“某人已经超出我的期待。”

姜芮书眼里的笑意流淌出来,女人啊,总还是喜欢甜言蜜语的,“假设,假设啊,婚后你对自己的妻子有要求吗?”

“你对我有什么要求?”秦聿反问。

姜芮书快被他甜得要放弃挣扎,面上一本正经:“你正经点。”

“我的询问很正经。”

“我的意思是,你有没有觉得我作为你的女朋友,以后或许成为你的妻子……”

“或许?”

姜芮书想打他,这样简直没办法问下去,“你都还没求婚,不能或许?”

“你在提示我已经可以求婚?”

姜芮书真的打他了,“你听我说完!”

“洗耳恭听。”

“如果我以后不会放弃工作,长期工作很忙,很难成为一个贤内助,这样的话,你对我有没有希望可以改变的地方?”

秦聿深深看着她,她忍不住道:“你这么看着我干嘛?都是假设,不是在暗示你。”

秦聿不知信没信,平淡说道:“家是两个人的,平衡家庭与工作的关系需要双方去做,只有一个人去平衡是另一个人在推卸责任。”

姜芮书听到这话,眼里的笑意却更浓了,“也对,夫妻平等,维系家庭关系应该双方一起努力。”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