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七百四十九章 意外来客

第七百四十九章 意外来客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78  |  更新时间:

第七百四十九章 意外来客

从秦聿家回来,范阿姨还在厨房里忙,姜芮书听到动静溜过去,范阿姨回头见到她气色红唇,看来睡得不错,脸上露出笑容:“还有五分钟。”

姜芮书自己拿了碗筷,刚摆桌上,范阿姨便端着一个砂锅从厨房出来,“男朋友没一起过来?”

“他加班到两三点,还在补觉。”年底法院忙,律师也跟着忙,不过法官好歹是有规律的忙,律师是二十四小时待机,抓时间比法院要紧。

范阿姨听得皱眉头,身体再好这么熬也会熬坏身体,但是年轻人打拼事业都这样,劝也不好劝,只能看他们自己调节时间,“一会儿要不要送点吃得过去?”

“不用,他家阿姨晚点会过来。”

范阿姨点点头,想起一件事:“昨晚你小婶打家里电话,说找你有点事,不过你不在,我打探了一下她想给倩倩找个对象,说是倩倩离婚回去肯定会被人说,有个对象别人就没那么多闲话。”

姜芮书皱起眉头,但很快就释然了,也对,安分了几个月,是该作妖了。

她压根没把这当回事,“这事我可不管,是她面子重要还是倩倩的幸福重要?”

“她还想叫你帮忙,给你堂弟安排一个工作,你堂弟在家闲了大半年了,不然过年的时候亲戚们聚在一块就你堂弟没出息,你多没面子?”

姜芮书:“……”不是,堂弟有没有没出息关她面子什么事?

“她怎么不叫我小叔给我爸电话?找我算什么事?我只是个普通法官,不是公司老总。”姜芮书说着突然顿了下,好奇地看着范阿姨,“您打探出这么多消息?”她小婶可不是个好说话的人。

“嗨,她本来不想说的,觉得我是个下人,既然这样,我就把你给抬高呗。”范阿姨拿捏着强调道,“你们这些平民想给我主子捎话就捎话啊?我主子可不是普通人,尔等都得先经我通报——这不就说了。”

“噗——”姜芮书一口粥喷出来,“您可太有才了。”

范阿姨笑道:“这样才平等嘛。”

姜芮书完全能想象她小婶是什么脸色,想在范阿姨面前找优越感,范阿姨直接让她的身份降一等,估摸着脸都要气青了。

一想到那场面,她就笑得肩膀直抖。

“倩倩的事我帮她挡着,她才走出离婚的阴影,要是碰到合适的人倒无妨,要是没碰到谁也不能强迫她,下次我小婶再打电话来我跟她说,我要不在您就这么回她,至于我堂弟的事,有本事她让小叔找我爸去,反正我是不管的,也管不了。”

“估计不敢找你爸。”

当年芮书爸爸离婚的时候,她妈妈的离婚条件就是她爸爸不能再有第二个孩子,结果姜芮书小婶就有了心思,觉得芮书爸爸没儿子,芮书以后要嫁出去的,不再是姜家人,这偌大的家产后继无人,唯一的继承人不就是侄儿?

为此闹了不少事。

原本兄弟俩还有点感情,闹过这么一次,基本上两家不往来了,后来还是芮书奶奶年纪大了想看兄弟和睦,从中说和,芮书小叔认怂不敢再闹事,芮书爸爸给老娘面子,两家才恢复往来。

范阿姨点头,叹道:“倩倩这么好的孩子,家里怎么就不上点心?你堂弟也快三十的男人了,跟倩倩比差多了……”

“我堂弟本来也不是没长处的,我小婶整天嫌弃这个嫌弃那个,觉得那些工作配不上我堂弟,我堂弟这么个凤凰宝贝蛋起码给我爸做副总才符合身份,就这么磋磨这么些年一事无成。”

当初她爸安排堂弟给公司当保安,干得好升到保安部门主管也是很有前途的,有她爸在不说开多大的后门,但要升职肯定比别人要容易点,结果小婶觉得保安说出去太难听,觉得她爸在故意作践堂弟,说她爸怕堂弟夺权,第二天就让堂弟走了。

她爸白手起家打下的家业,能怕堂弟那么个小菜鸡?好职位是有,但是堂弟干不了,德不配位就算强推上去也早晚玩完。

后来她爸就懒得管小叔家的事了,爱咋咋地吧。

随后姜芮书给姜如倩打了个电话,问问她的生活状况,得知她跟朋友的事业步入正轨,鼓励了一番,最后把她妈打电话的事说了。

姜如倩现在性子还是柔弱,但到底是经历过事情的人,听她保证自己不会听亲妈忽悠,姜芮书这才放心挂了电话。

今天有两场庭审,而且两个案子都比较麻烦,上午果然不出她的所料,整场庭审从八点半开始,快到下午上班才结束。

匆忙吃了几口饭就开始准备下午的开庭,姜芮书没想到的是,开庭前迎来一个意外的来访者。

“姜法官,能不能耽误你一点时间?”郑文修仍是衣冠楚楚,或许是工作和家庭双重的压力,让他看起来比上次要憔悴不少。

“郑先生今天不上班?”她没记错的话,郑文修在忙新项目,异常忙碌。

郑文修摇摇头,“我想问问孟燃的情况。”

姜芮书恍然,明天是他和孟燃的离婚纠纷再次开庭,他这是……担心会败诉离婚?

姜芮书看看时间,距离开庭还有点时间,便直接问道:“你想了解什么?”

“孟燃到底为什么要跟我离婚?”郑文修垂头,有点丧气,“她……是不是不爱我了?”

他和孟燃的结合始于爱情,他一直觉得纵然爱情变成亲情,他和孟燃都是爱彼此的,只是爱的成分转化了而已,但是孟燃不顾一切离婚,将他的认知全部打碎了。

姜芮书看着他,“你真的不知道?”

郑文修的语气有点凌乱,“之前我们的确有点争吵,我和家人没办法理解她的决定,她这个决定太突然,会给我们这个家带来毁灭性打击,所以我们劝阻她的时候可能比较激烈,她才会……”

“才会抛弃一切离婚?”姜芮书的目光不容他回避。

郑文修顿了下,双肩慢慢塌了,“……她想出去工作,是吗?”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