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七百五十四章 直男审美

第七百五十四章 直男审美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53  |  更新时间:

第七百五十四章 直男审美

法官们陆续离去,法庭里很快安静下来,郑文修和孟燃不约而同看着对方,“你……”

两人同时开口,又同时卡住,正想再次开口,突然被打断。

“燃燃。”

“文修。”

父母面带喜色从旁听席走出来。

“太好了,你们终于和好了~哎,以后两口子有什么事关起门来好好商量就是,。”

“法官都不准你们离婚,你们可不能再闹矛盾。”

“是啊,燃燃,既然你也撤诉了,以后就跟文修好好过日子,啊?”

“文修以后也多关心关心燃燃,别总是工作工作,燃燃是你老婆,不是娶回家给你当保姆的。”

父母们七嘴八舌,孟燃依旧对他们自以为是的好感到无奈,但这的确是他们发自内心关心,他们认为这是最好的结果,竭尽所能让子女走上他们认为最好的安稳平顺的路。

孟燃没说什么,父母们只当她知错默认,但郑文修见她不说话,却知道她只是不想跟父母发生冲突,于是拦下了父母们进一步的劝说:“爸妈,我跟孟燃去先去外面转转。”

“行,既然和好了,你赶紧帮燃燃把东西搬回家,住别人家多麻烦。”

郑文修没答应也没反驳,随他们想去。

两人上了车,气氛一下子安静下来,不约而同看向对方。

“你……”

两人再次同时开口。

“你先说。”郑文修马上道。

孟燃移开视线看着前方,“我撤诉是因为你也有选择的权利,如果你还同意离婚,我……”

“我不同意。”没等她话说完,郑文修就打断,在她的眸光中一字一句重复道:“我不同意。”

孟燃又看着前方,“不同意你为什么还要跟法官说尊重我的想法?”

“我愿意尊重你的想法,但我内心一点也不想离婚。”

“哦。”孟燃没再说什么。

郑文修不知道她心里怎么想的,正想问,突然听到她开口了,“以后不要再给我买粉色的东西,其实我一点也不喜欢粉色,尤其是口红。”

郑文修:“……”

“你们女孩子不都喜欢粉色?”

“谁说粉色是女孩的颜色?”孟燃忍耐道,“你这是刻板印象!”

他马上问:“你喜欢什么颜色?”

“红色。”孟燃道,“正宫红。”

正宫红是什么红?郑文修不懂就问:“有区别?”

“区别大了。”孟燃实在不想吐槽他的品味。

“我感觉红色和粉红差不多,反正不都是红,就跟你们女人的口红色号一样。”他嘀咕。

孟燃眉心突突直跳。

“不过以后我会努力区分。”

孟燃呵呵,对直男审美一点不抱期待,过了一会儿又问:“你喜欢什么颜色?”

郑文修脸色古怪。

“嗯?”孟燃看着他。

郑文修吞吞吐吐半天,在她的逼视下终于老实交代,“……粉色。”

孟燃瞬间懂了,敢情这男人总是买粉色的东西给她,是他自己喜欢。

果然再好的男人也有狗的一面。

孟燃露出一个得体的微笑,“我觉得法官说的很有道理,我们得重新认识一下。”

看着妻子,郑文修想起了多年前第一次见面时,她也是如此微笑,不由愣了愣:“……哦。”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法院里。

“姜法官,你说他们会和好吗?”刘一丹追上来问了句,孟燃和郑文修虽然没有离婚,但是他们俩并没有明确和好,他们之间还横梗着或深或浅的沟壑。

姜芮书摇头,“这我不知道,或许会吧,也或许不会,不过不论怎么样,他们再做出决定应该比现在要理智。”

“哎,我觉得经过这个案子,我要找对象更难了。”

姜芮书忍不住笑,“为什么?”

“以前虽然也感觉社会对女性的偏见很多,但是经过这个案子我感觉对性别的刻板印象已经像空气存在我们四周,甚至我自己也有很多这样的刻板印象,我怕自己像孟燃那样自己意识并在意这些问题,但是身边的人都习以为常,将错的当成对的,哇,想想就好难受,我现在有点理解她的感受了。”刘一丹跟吃了黄连似的小脸皱起来。

“慢慢改变就好了,大体三观相合就差不多了,两个人相处要经过磨合的,完美契合的人几乎不存在,便是存在也是磨合后才有,不用过于苛求。”

“你跟秦律师是天然契合还是磨合才这么好?”刘一丹突然开启八卦模式。

姜芮书推开办公室门,回头一笑,“你猜。”

“笑得这么荡漾,还用得着猜?”刘一丹吐槽。

今天下班比较晚,姜芮书回到凯旋公馆已经快十点,她直接开车去了秦聿家,远远看到楼上亮着灯,她便知道秦聿肯定在书房里。

上了楼,果然是书房亮着灯。

她也没敲门,倚着门框看他。

他正专注地盯着电脑屏幕,双手在键盘上飞舞,背脊挺得笔直,一动也不动,也不知道忙了多久,最近他也很忙,时长加班到半夜才休息。

都说认真工作的男人最帅,姜芮书看着他眉眼微垂的模样,怎么看都看不够。

觉察她的到来,他飞快抬头瞥了眼,“回来了。”

姜芮书嗯了声,“你这儿还要多久?”

这时,秦聿停下来,按了按眉心,“可能要通宵。”

姜芮书站直了身体走进去,绕过办公桌来到他身后,给他按了按太阳穴,“感觉好些了吗?”

他放松身体往后靠,含糊不清应了声。

姜芮书也是心疼他,律师忙起来就是二十四小时待命,时刻绷着神经,半点不能松懈,于是又给他揉了一会儿。

“现在怎样?”她又问。

他应了声没说怎样。

看来还不够,她又给他揉了一遍,“现在呢?”

“嗯……”

姜芮书顿了下,琢磨出一点意味来,这有点不对……

感觉她停下来,秦聿睁开眼,就见她捧住他的脸,低头吻住他。

忙碌起来时间过得特别快,可是又容易叫人感觉发生的事情多,一天之间便恍如隔世,这个吻一下子就释放了两人对彼此的念想,格外温柔缠绵。

“这样呢?”

秦聿笑,“效果不错。”

姜芮书又给他一个加油吻,“嗯?”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