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七百五十五章 倒也般配

第七百五十五章 倒也般配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228  |  更新时间:

第七百五十五章 倒也般配

洗完澡,姜芮书把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搬到秦聿书房,窝在沙发上聊天上网。

秦聿抬头看了看她,正好跟她的视线对上,两人相视一笑,继续干彼此的事。

秦聿立即投入工作状态,姜芮书又抬头看了他一眼,爱极了他这般专注的模样,但怕他分神,很快便移开目光,抱着笔记本电脑登上社交账号。

如往常回答了一些提问,她上热搜榜看了看,一半是各种娱乐八卦,如最顶端的一个便是营销号说R姓女星离婚,丈夫霸总人设,夫妻俩一直是令人羡慕的模范夫妻。网友们立即化身福尔摩斯,很快扒出了这个R姓女星是谁,并根据蛛丝马迹猜测夫妻俩为什么离婚。

粉丝坚称不可能,黑子下场搅浑水,吃瓜群众不嫌事大,这个话题热闹得不行。

姜芮书觉得这都是套路,要么是R姓女星有新作面世,要么就是营销号无下限博眼球,她略略看了眼便退出话题。

剩下的一小半话题是社会类新闻,其中包括了各种渣男家暴渣女劈腿等等负面新闻,剩下的几个美食美景话题洗眼睛,怪不得网友吐槽现在上热搜的尽是阴间新闻。

最后她去看了看各大司法机关的官方账号,碰到一个很有意思的案子,索性找了庭审视频来看。

秦聿再抬头的时候,便看到她抱着电脑,脑袋靠着沙发睡得香甜。

他放轻脚步走到沙发前,小心翼翼拿开她怀里的笔记本,屏幕上的视频进度条已经走到最末未,也不知道她有没有看完。

见她皱着眉头,他抬手摸了摸她额头,体温正常,便轻轻叫了声,“芮书。”

姜芮书没动静。

沙发不是好睡觉的地方,他弯下腰,将她小心打横抱起,不得不说看着瘦,实际满身肌肉的姜芮书颇有重量,公主抱十分考验臂力,怪不得范阿姨说她是实心的秤砣。

“我比你轻多了……”她不知什么时候醒来,正好听到了他的吐槽,“我是实心的秤砣,你就是行走的铁疙瘩。”

秦聿笑了笑,“倒也般配。”

姜芮书也笑了,“那必须的。”又问,“你还要忙?”

“还有些文件需要处理。”

“如果你哪天太累了,可以什么都不做,我有钱,可以养你。”富婆的语气。

秦聿好笑,“等我不想努力了就来找你。”

“那你记得来。”

秦聿笑着吻了吻她眉心,给她盖好被子,坐在床边看着她没走。

姜芮书知道他要看着自己睡,也不耽误他时间,乖乖合上眼,很快沉入睡梦中。

看着她呼吸平稳,睡颜恬静,秦聿仔细压了压被角,这才起身悄声离去。

第二天醒来时,姜芮书往身边摸了摸,一点温度都没有,也不知道是人没来睡过还是已经起了。

洗漱一番,她去书房找人,没见着人。

到了楼下才看到他在给仙人球浇水,小小的仙人球已经比刚带回来的时候要长大不少,墨玉蹲在旁边默默看着秦聿,也不知它知不知道这盆仙人球是它孩子的埋骨之处。

或许知道吧。

万物有灵,有时候动物比人类更懂生死。

姜芮书走过去抱起墨玉,墨玉甩甩尾巴,抬头看了看她没吱声。

秦聿回头看她,他这人得天独厚,熬夜也看不出什么迹象,姜芮书看不出他到底有没有通宵,问道:“你没睡?”

“睡了两个小时。”

“这么赶?”

“明天开庭,时间比较紧张。”

这是没办法的事,当事人指望着律师救命,再忙也得挺住。

姜芮书能理解他,别的做不了,只能叮嘱他注意休息。

“喵~”看到两个铲屎官在此,墨黄黄屁颠颠跑过来求抚摸,姜芮书摸了摸它,突然想起一件事:“墨黄黄和墨灰灰还没绝育,周末有空的话我们带它们去做手术吧,这个季节不冷不热正好。”

墨黄黄和墨灰灰发情比较晚,之前想过带它们去做手术,正好碰上发情期,医生说等过了发情期再手术比较好,然后他俩一直忙,拖到现在。

秦聿看着她,总觉得她又在悄悄打算什么,不过这两只是该绝育了。

上午又是一个离婚案,不过这个案子一开庭,姜芮书就忍不住恼火,男方家暴,到了法庭上还极其嚣张,辱骂女方离了婚就是破鞋。

比起相貌平平的男方,女方长得很漂亮,法官不能戴有色眼镜,但姜芮书还是想说一句鲜花插在牛粪上。

开始男方还不承认家暴,直到女方拿出证据,无法否认,马上又改口不是自己的错,他只是太生气。

“为什么打人?”姜芮书耐心询问。

“她给我戴绿帽!”男方恨恨道。

“你有没有证据?”

“她长的就是一副不安分的样子,结婚前很多人追她,结婚后我还经常看到她跟别的男人说话,当初指不定就是看我老实把我当接盘侠,我怕她做对不起我的事才那么做。”

姜芮书:“……”因为老婆漂亮就觉得老婆会给自己戴绿帽,这逻辑也是无敌了。

姜芮书试图跟他沟通:“她是你的妻子,你应该相信她,有问题及时沟通,而不是打人。”

“她这种女人不打不老实。”

得了,听这话明显不是一次两次家暴,而是长期暴力。

姜芮书仔细核对证据,认定家暴事实后,当庭宣判离婚。

男人不敢置信,“凭什么?”

“凭你家暴。”姜芮书一点面子没给他。

“你是女法官,你偏袒她!”

“勇者愤怒,抽刃向更强者;怯者愤怒,却抽刃向更弱者。”

“什么意思?”

“若不服判决,可以在15日内上诉。”姜芮书不想跟他废话,这种辣鸡是不会认为自己有错的,本身没多大本事,别人夸他只能夸是个老实人,在外面遇到不顺不敢朝外人撒,回家欺负起老婆孩子比谁都狠。

大约是她强硬的态度激怒了对方,很快,她接到了投诉。

覃庭长教育她:“你也是老法官了,怎么那么不注意?”

“覃庭长,家暴是符合离婚条件的,不离婚留着家暴男过年吗?”这次离不掉,还真要等到过年去。

覃庭长知道她不爱和稀泥,“你不知道你判离婚的案子比别人多多少,名声都传出去,有些当事人想离婚就专门想找你。”

“我劝和的案子也不少。”

覃庭长语塞,赶苍蝇似的赶她走,“行了行了,不说你了,你以后注意点。”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