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七百五十六章 人间童话

第七百五十六章 人间童话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79  |  更新时间:

第七百五十六章 人间童话

“没事吧?”见她回来,刘一丹关切问道。

姜芮书笑道:“覃庭长什么人你还不知道?”

C区法院最护短的就是覃庭长了,她自己训话是一回事,但是别人想插手就另当别论了。刘一丹闻言放下心来,“没事就好,嘿嘿。”

姜芮书看着她,“你怎么一脸姨母笑?”

“有吗?”刘一丹摸自己的脸,对着路过的窗户照了照,“可能是我磕的CP发糖了,好甜。”

“你又哪来的新墙头?”姜芮书好笑,这妮子墙头林立,老公弟弟妹妹无数个,稍有风吹草动就爬墙,可谓十分滥情。

“容溶可不是普通墙头,是我本命之一。”

“容溶?好像听说过。”

“前段时间营销号还造谣她婚变,简直无理取闹。”刘一丹扬起下巴,“我本命和她老公就是人间童话,因为她喜欢某部小说,她老公二话不说帮她买下版权,现实版霸道总裁爱上我有木有!”

一部小说版权可不便宜,姜芮书深以为然,“确实很霸总。”

“哎,有这么一个霸道总裁爱上我就好了。”

姜芮书推推她,“醒醒,大白天呢。”

刘一丹佯怒,“难道我不值得被爱?”

“值得,每个可爱的女孩子都值得被深爱,但现实中男人事业有成一般要三十多岁,霸道总裁们更是四十岁以上,因为应酬发胖秃头不在少数。”姜芮书道,“想想你变肿了的初恋。”

刘一丹:“……”

少女心碎了一地。

-

大安律所。

看着眼前武装得跟木乃伊有的一拼的女人,秦聿再三打量连她的胖瘦都看不出来,对方也这么干坐着什么也不说,他抬手看了看腕表,道:“这位女士,我从来没接过不知道委托人长什么样都不知道的委托。”

女人双手搅在一起,听到秦聿类似拒绝的话,她整个人僵了一下,透过墨镜定定看着秦聿,终于开口:“你能不能保证,不管我是谁,为了什么事来,你能不能帮我,都不会告诉别人我来找过你?”

她的声音很轻,微微沙哑,也不知道是故意压低嗓音还是状态不佳。

“保密是律师的职业道德。”秦聿道,“就算我最终没有接你的委托,也不会向任何人透露你的信息。”

听到这话,女人似乎放下心来,顿了几秒,慢慢卸下伪装,露出一张清丽的脸孔。

如果刘一丹在这里一定会马上认出来,这女人就是她的本命容溶!

见秦聿看到自己毫无反应,显然不认识自己,容溶愣了愣,突然感到久违的轻松,露出一抹浅浅的微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容溶,是一个演员。”

原来是公众人物,难怪把自己武装成这样。秦聿见怪不怪,“抱歉,我不怎么关注国内演艺圈。”

容溶反而放松了,笑道:“比起秦律师在业内的地位,我在演艺圈不算什么。”

秦聿直接进入正题,“容女士来找我是为什么事?”

顿时,仿佛一阵风吹过,把容溶脸上的笑吹散了,搭在膝盖上的双手不自觉抓紧了裙摆,脸色苍白起来。

看来是很不好的事情。

秦聿没有催促她,手指划过手机屏幕,慢条斯理等她开口。

很快,容溶整理好情绪,抬头看着秦聿,缓缓开口:“我来找你,是想离婚。”

正好这时,秦聿在热搜上看到了容溶的名字:#许泽臣巨资为容溶买版权#,营销号爆料因为容溶十分喜欢某部小说,该小说的作者是位成名已久的古言大神,对版权改编要求很高,宁可不卖也不乱卖,许泽臣为爱妻容溶斥巨资买下版权,准备请知名导演组来拍摄这部小说。

下面的评论一片羡慕,粉丝们高呼这就是爱情,直言做女人当如容溶,嫁人当嫁许泽臣。

这就有意思了。

丈夫还在秀恩爱,妻子却在找律师准备离婚。

秦聿抬眸看着她,道:“你的先生刚为你买下你喜欢的小说版权。”

容溶的表情空白了一瞬,脸色渐渐苍白,“你也觉得我不该离婚?”

“也?”

“只要我有丁点这种念头,所有人都觉得我身在福中不知福。”

“结婚和离婚都是公民权利。”

容溶马上道:“我想行使这项权利……”

秦聿道:“我需要知道你的理由。”

“秦律师,你有爱人吗?”她反问。

“有。”他脑海里浮现出某人的笑容。

“你觉得爱一个人该怎么对待她?”她又问。

“每个人表达爱的方式不一样,每个人对爱的理解也不一样,不一而论。”

“那你会这样爱自己的爱人吗?”

秦聿看着她,她手按在胸口,缓缓解开了外套。

-

“人间童话!八一八容溶和许总的浪漫二三事,全程高甜预警,非战斗人员散退……”姜芮书的声音突然在身后响起,秦聿下意识回头,就碰上了她迎上来的唇,脸颊被亲了一口,显然是有预谋的占他便宜。

秦聿反手搂住她脖子,不让她后撤,扭头攫住她的唇,就着这样别扭的姿势完成了一个高难度吻。

姜芮书偷鸡不成蚀把米,嗯,也不能这么说,偷鸡偷成了,米也叫鸡给吃了,算起来不亏。

她隔着沙发从后面圈住他脖子,目光再次落到平板电脑上,“你怎么看这种帖子?学习经验呢,还是嫌自家女朋友不够甜?”

秦聿淡定道:“其中一方当事人来找我,我了解一下情况。”

“找你干什么?”她突然想起,“这个容溶是我们书记员的本命,今天还跟我说她来着,听说她和他老公被称作人间童话。”

“大多童话有致命硬伤。”

姜芮书想起他对童话的解读,嘴角抽了抽,“以后不能让你给孩子讲睡前故事,不然孩子肯定会被你的故事吓哭。”

“这种情况不会存在,我不会吓哭孩子,孩子也不会被吓哭。”这话有点绕,不过姜芮书知道他是说他孩子能理解他的故事,这男人对自己的孩子很有自信呢。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