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七百五十九章 容溶的痛苦

第七百五十九章 容溶的痛苦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10  |  更新时间:

第七百五十九章 容溶的痛苦

“还不高兴呢?”姜芮书不时回头观察刚刚被摘掉蛋蛋的哥俩,发现墨灰灰一副不开心的模样,回过头来,就看到秦聿几乎一模一样的表情,笑着问道。

秦聿握着方向盘,直视着前方,淡淡说道:“没有。”

“哦。”姜芮书道,“我想吃你以前买的那家蛋糕。”

“你不是说范阿姨做得更好吃?”

“范阿姨每天很多事,今天没空。”姜芮书说的,家里只有范阿姨一个人管着,各种事情都要她打理,可不轻松。

秦聿不置可否,在下一个转道口的时候打着方向盘,转道朝甜品店的方向而去。

姜芮书唇边浮出笑意。

“欢迎光临。”收银员微笑招呼新客人,“请问两位需要什么?”

姜芮书看了看菜单,点了招牌舒芙蕾,“两份。”

“请问堂食还是带走?”

姜芮书看看秦聿,反正也没事,便道:“堂食。”

“好的,请您扫一下二维码支付。”

姜芮书很自然地付了款,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看到外面的梧桐黄了叶子,人们已经换上保暖的秋装,风衣成了街道上靓丽的景色。

秦聿见她看着窗外出神,问了句:“想什么?”

姜芮书回头笑笑,“我在想这样的天气很适合出行。”

“你想去哪儿?”

“市郊的温泉山庄,那里有成片的枫林,跑着温泉赏枫叶也不错。”

“下周……”他想说下周有空可以去,这周也可以,不过墨灰灰和墨黄黄刚做手术,还得观察一下它们的情况,家里最好有人,到下周伤口长好就可以撒手了。

但话还没说出口,一道铃声打断了他。

“滴滴滴……”

两人的手机铃声一模一样,姜芮书还以为是自己的电话,谁知拿出手机一看,是秦聿的。

“你好。”秦聿接通电话,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随后他眸光一顿,看着姜芮书:“现在?”

很快,他挂了电话,姜芮书听出点端倪,“有事?”

秦聿收起手机,“约我见面。”

姜芮书有点遗憾,不过工作要紧,她说道:“那你去吧。”

秦聿把车钥匙给她,“车你开回去。”

“那你呢?”

“我打车。”

姜芮书想到车上还有四只喵,点点头,“那你到了给我发个消息,回头我叫司机去接你。”

秦聿嗯了声,握了握她的手,起身离开。

姜芮书看他到路边等了一会儿,很快拦了一辆出租车离去,跟着起身去收银台,“不好意思,我刚才点的餐换成打包带走。”

半小时后,秦聿到了一家不起眼的咖啡店。

这家咖啡店藏在巷子深处,装修肉眼可见的老旧,周末这样人流量大的时间段仍是门可罗雀,可见生意很差。

秦聿走进去,一眼就看到了坐在角落里的女人。

对方也很快看到了他。

“容女士。”秦聿走过去,看着浑身伪装脸都看不到的女人,准确叫出对方的称呼。

容溶不安地往他身后看了看,没看到别的人,这才松了口气,忙道:“秦律师,请坐。”

秦聿在她对面坐下。

这次她依旧是一个人。

“秦律师要喝点什么吗?”容溶问道。

“不用。”秦聿对这种地方的咖啡一点兴趣都没有,“容女士有事直说吧。”

容溶看出他瞧不上这个地方,“抱歉,在这种地方约你见面,但是……我不想让人看到。”

她是公共人物,找他又是为了离婚,如果被人看到很容易被造谣,秦聿嗯了声,表示理解,“容女士找我,还是想离婚?”

容溶下意识看了看四周,这才点点头,“是,你可以帮助我吗?”

“理由。”上次她被一个电话打断后匆匆离开,什么都没说。

“性格不合。”

秦聿看着她,似乎能透过墨镜看到她心里,“在所有人的眼中,你与你丈夫感情亲密,恩爱有加,你单说性格不合要离婚,没人会相信,法官也不会认同。”

容溶张张嘴,似乎很难以启齿,过了几秒缓缓抬起头,摘下墨镜定定看着秦聿,那双在电视剧中灵动的双眸此刻完全失了神。

“强奸。”

她语声艰涩,“他婚内强奸。”

说出这个可怕的事实,她下意识抱紧了双臂,似乎这样能汲取到力量。

秦聿讶然,先前他对容溶离婚的原因有诸多猜测,如容溶在外面有了人,如专情的总裁实际只是大众自以为是的美好,亦或者容溶无法承受豪门婚姻的束缚,但没想到会是这个原因。

“他控制欲太强,开始不允许我拍吻戏,后来连对手戏都要把控,不允许有任何暧昧戏份……别人都说他太爱我,可是我已经无戏可拍……”

容溶神情痛苦,“我曾经抗议过,可是他却变本加厉,不允许我跟任何异性有联系,连我的经纪人和助理都换掉了,不论我去哪里都有人跟着,事无巨细的向他汇报我的行踪,有一天我忍无可忍,偷偷躲到一个朋友家里,他带人闯进朋友家,把我强行带走,然后把我关在家里不准再出门……只要一回家就强迫我……我越反抗他越粗暴……”

秦聿眉心微蹙,“你没报警?”

容溶苦笑,“我是公众人物。”

一旦她报警,记者就会闻风而动,到时候全天下都会知道她的隐私,别人不会在意是不是她的错,只会攻击她,给她泼脏水,毁掉她的名声。

“在外界看来,你很幸福。”

“幸福?”容溶失神,“或许有过吧……”

在她还没有完全了解他的时候,他完美符合女孩子的幻想,便是他的霸道也是男人魅力,可是真正体会过才知道,这样的霸道多么令人痛苦。

每日每夜如坠地狱,每一秒都是煎熬。

秦聿看着她:“你现在提出离婚并不比你报警好处理。在公众眼中,你婚姻幸福,是令人羡慕的对象,你丈夫是绝世好男人,没有对不起你的地方,一旦你提出离婚,消息瞒不住,公众会站到你丈夫那边谴责你身在福中不知福,猜测你是不是出轨他人——你会被千夫所指。”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