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七百六十章 你这样是犯法的

第七百六十章 你这样是犯法的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11  |  更新时间:

第七百六十章 你这样是犯法的

容溶搭在膝盖上的手下意识抓紧了裙摆,是的,离婚是瞒不住的,除非许泽臣同意离婚,并且是和平离婚,可是……

“你认为你丈夫会同意离婚吗?”秦聿问道。

不会,许泽臣不会同意离婚,他会勃然大怒,然后狠狠教训她,他教训的方式……

容溶脸色一白。

“如果你丈夫不同意离婚,你只能起诉离婚,以目前外界对你们婚姻状况的印象,且你无法提供其他婚姻破裂的证据,法官不会认可你们感情破裂,你基本上没有胜诉的可能。”秦聿没有给她任何侥幸的余地。

容溶脸色越发苍白。

“最后,”秦聿将她最后一点希望浇灭,“在婚姻存续期,强迫性行为不一定会被认定为婚内强/奸,婚内强/奸的事实很难认定,司法实践中认定婚内强/奸事实大多存在于婚姻关系非正常存续期间,你跟你丈夫的婚姻一直被被外界看好,你们婚后既没有第三者,也没有分居过,你们处在正常的婚姻存续期,即使你丈夫承认有强迫行为,会被认定为婚内强/奸的概率也不高。”

想到日后无止境重复的绝望,容溶的身体几乎克制不住颤抖起来,连嘴唇都白了,“难道没有一点办法?”

看着眼前摇摇欲坠的女人,没人会想到镜头前灵动可人,永远给人明媚笑容的容溶会如此狼狈绝望。

秦聿神情分毫未动,“证据。”他开口道,“我需要证据。”

容溶仿佛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什么证据?”

秦聿正要说,就在这时,咖啡店突然一阵喧嚣,门被猛地推开,涌进来一群人。

容溶抬头看去,脸色骤然雪白。

注意到容溶的脸色,秦聿回头,就见一群人气势汹汹而来,为首一个身形高大,面容英俊的男人一眼锁定他和容溶的位置,在看到容溶的时候眼里的怒火几乎喷出来,等看到他之后,男人原本阴沉的脸色越发吓人,裹挟着几乎化为实质的煞气杀来。

看到男人过来,容溶下意识瑟缩起来,但是下一刻,男人抓住她的手腕,一把将她拉起来,也不知是因为对方力气太大还是害怕,容溶短促的尖叫了声,更加想摆脱男人的牵制。

但是她的反应越发激怒男人,他手上的力道更重了,几乎折断她的手腕,她的脸色白得没有一丝血色,“你放手……”

“你胆子越来越大了,骗我出来逛街,却在这里见野男人!”男人目光如刀射向秦聿,发现秦聿相貌更甚自己,他心中怒火越发旺盛,咬牙切齿质问容溶:“他是什么人?”

“野男人”秦聿平静地看着他没说话。

男人只以为他不敢开口,冷笑威胁:“我的女人你也敢约,我记住你了。”

他扔下一句狠话,没打算现在就跟秦聿算账,现在最要紧的是把容溶带回去,“跟我回去!”

想到他会用什么手段惩罚自己,容溶吓得抖起来,拼命挣扎,“我不要回去,你放手……”

“你再说一遍。”

容溶更加害怕了,挣扎中带了几分祈求,“许泽臣,你放手……”

见她抗拒,许泽臣越发火大,“你在激怒我!”

容溶哭着哀求,“不,许泽臣,你放开我,我不要跟你回去……”

许泽臣根本不容她反抗,拽着人就走。

“许先生。”

秦聿突然开口。

许泽臣蓦然停下,阴沉沉看着他。

秦聿缓缓起身,“容女士不愿跟你离开,请放开她。”

许泽臣简直气笑了,“你说什么?”

“你的行为在伤害容女士。如果你强行带走她,将涉嫌绑架或非法限制他人人身自由——”

秦聿嘴里吐出一句话,“是犯法的。”

What?许泽臣觉得很可笑,“这是我们夫妻之间的事,关你什么事?”

“我是容女士的律师。”秦聿慢条斯理从钱包里取出一张名片,单手递过去,“我姓秦,大安律所的律师,徐先生可以叫我秦律师。”

许泽臣垂眸瞥了眼,并未接过名片,“律师?我妻子解闷的玩意儿?”

玩意儿?秦聿眉心微蹙。

他看着眼前仿佛暴怒的雄狮般的男人。

“恕我直言,你妻子在我眼中不及我女朋友万分之一,柔弱又眼拙,不过你这样的男人能拥有配偶,”他说道,“全靠你妻子眼拙。”

许泽臣眼瞳猛地一缩,下一刻他松开容溶,一把揪住秦聿的衣领,恶狠狠道:“你有种再说一遍!”

秦聿脸色不变,“徐先生是听不懂人话还是喜欢别人羞辱你?”

“你——”许泽臣要挥拳。

“徐先生可知道袭击一个律师会付出代价?”秦聿平静地看着他。

许泽臣并不怕所谓的代价,但他不想在外面把事情闹大,这个咖啡店虽然人少,但也不是没人,再闹下去记者就要来了。

他咬着牙松开秦聿,怒极而笑,“很好,你很好!我记住你了!”

说罢他去拽容溶,“跟我回去!”

容溶脸色雪白,颤抖着摇头:“不……”

“你确定?”许泽臣语气平静,却是暴风雨前的平静。

容溶不想回去,可是她能去哪里?一时间她茫然了,想不出哪里有她的容身之处。

许泽臣冷笑一声,拽着她就走。

容溶浑身无力,一点反抗的力量也没有,就这么被他拽走了。

她整个人被绝望笼罩,这是她好不容易才摆脱监视出来的机会,错过这次,她可能再也没有机会了……

这次秦聿没有阻拦,却说道:“容女士,我会跟你保持联系,一旦联系不上你,我会马上报警。”

容溶猛地回头。

许泽臣恶狠狠看了他一眼,刀子般的目光恨不得将他活剐,但又有所顾忌,很快拽着容溶大步离去。

容溶被拽得脚步踉跄,却一直回头看着他,直到被拽出咖啡店。

咖啡店里恢复安静。

被吓到的店员犹豫着要不要过来询问,但还没等他们过来,秦聿便付账离开了咖啡店。

车还没到,他站在路边等候,脑子里将刚才发生的事过了一遍,过了一会儿摸出手机。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