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七百六十一章 天凉王破的爱好

第七百六十一章 天凉王破的爱好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96  |  更新时间:

第七百六十一章 天凉王破的爱好

“喂?”电话那头隐约传来缥缈的音乐,陆斯安声音带着几分超脱世俗的缥缈,秦聿不由拿开手机看了看,号码没错,是陆斯安。

没听到秦聿吱声,陆斯安主动道:“大周末不约会,你找我干什么?”

居然一点都不酸,反过来埋汰他了。秦聿听他那边的背景音有点奇怪,问道:“你在哪儿?奇奇怪怪的。”

“我在山上。”陆斯安语气里透着一股洗净凡尘的缥缈。

这时,秦聿听到一阵诵经声,终于知道他在哪里,“你一个人凤山玩?”

“不。”陆斯安心平气和道,“倾听禅音。”

秦聿扯了扯嘴角,这家伙要不是闲得蛋疼就是做了亏心事,不然能有这心思去做毫无利益的事情?“听说那里的签很准。”

“你想求什么?我可以帮你。”陆斯安嘿嘿一笑,“要不要帮你算算芮书什么时候怀上你的娃儿?”

“无聊,你自己求吧。”

“那你什么事?”陆斯安还真打算来求签的,他觉得自己桃花运太烂,得转转运,要不是秦聿打电话过来,这会儿他已经进去求签了,“怎么?总是跟女朋友呆一块腻了,想找哥们聊聊?”

“我有件事跟你报备。”

“跟我报备,你没搞错吧?”听了一下午禅音的陆斯安笑得豁达,“你的事得跟芮书报备吧?”

“我惹了一个霸道总裁。”秦聿道,以许泽臣的秉性,必然不会将下午的事当做没发生,虽然律所跟许泽臣没有往来,也不靠他吃饭,但许泽臣到底是个有身份地位的人,保不齐会怎么报复过来。

“所以?”陆斯安不明所以,他们律师得罪人不是很正常吗?

“对方可能有天凉王破的爱好。”

“喵喵喵?”陆斯安匪夷所思,确定自己没听错,表情诡异,“你是说这个霸道总裁会叫我们大安破产?谁啊?”

谁这么没脑子非要得罪一窝律师?

“许泽臣。”

“许泽臣?”陆斯安感觉很耳熟,一时没想起来是谁,飞快拿手机查了下,“现实童话……偏执深情……人间挚爱……什么鬼?”

他翻到一连串充满YY意味的信息,这届网友怕不是脑残片吃多了以为自己不在人间?

翻着翻着,他终于翻到点有用的东西,顿时卧了个槽,飞快给秦聿回拨,“你招惹他干什么?”

“我帮他的妻子离婚。”

“what?”陆斯安倒吸冷气,“我说你能不能给我过两天好日子?许泽臣跟他妻子号称人间童话,你给人拆CP,那不是要人命——”

“容溶给律师费很大方。”秦聿说了个数。

“——倒也没那么严重。”陆斯安没说完的话转了个弯,“……的吧?”

秦聿嗤笑了声,早就看透了这家伙,“挂了。”

急促的忙音响起,陆斯安连忙拿开手机,看着挂断的界面,突然骂了句:“坑货!”

他回过神来,连忙打过去,却被挂掉了,转发语音:“你找我干嘛?你女朋友爸爸是S市大佬,让她罩你啊!顺便罩一下我们大安啊~”

秦聿坐上车,听到这条语音,直接退出对话界面,没再理他。

陆斯安等了许久没收到回复就知道这厮故意的,又骂了声坑货,大周末也不让他好过。

真是晦气。

今天一定要抽支签看看自己的运势。

这个寺庙的香火一直很旺,适逢周末,人更多了,陆斯安感觉有点失策,不过来都来了,不把事情办了多亏?拜佛求签的礼仪他不是很懂,好在前面有人求签,他看看就会了,不过自己不习惯,没像前面大妈那么虔诚跪拜,等大妈求完签,他跟着过去拿起签筒摇起来。

“啪。”他力道很准,一摇就摇了一支签子出来。

“几年空座莫人招,今日新花上嫩条,千里有缘千里会,他乡异域也相交……”他感觉不大对劲,这是求姻缘吧?

他拿签子去找解签师傅,解签师傅一张娃娃脸很年轻,他仔细看了遍签文,随后反复打量陆斯安好几遍,似乎确定了什么,这才慢条斯理解释:“这位先生,这是上上签,是说你长期被冷落,如今红鸾星动,就像嫩芽新发,有这份缘分千里也能相会,即使身在异乡也会交往。简单说呢,就是你的姻缘发动了,好事将近。”

“这是姻缘签?”

“你自己求的什么都不知道?”解签师傅反问。

陆斯安还以为求个签再根据求什么来解释,谁知这就是个姻缘签,想到姻缘,他就想到一些不好的回忆,一时间脸色有点不大好。“真的假的?师傅你看起来很年轻,成年了吗?”

见他怀疑自己的本事,解签师傅露出一个完美的微笑,温和道:“现在寺庙招人要求本科以上学历,我们这儿香火旺,基本上研究生学历。”

不仅成年了,还研究生毕业了。

陆斯安:“……”

解签师傅又是微微一笑,示意他解完签文赶紧走,后面还有人呢。

陆斯安拿着签文离开大殿,大殿里有点暗,他被阳光刺得眯起眼睛来,山上有点凉,明媚的秋季阳光撒在身上刚刚中和了这点凉意。

过了一会儿,他适应了外面的光线,再次拿起签文。

“千里有缘千里会,他乡异域也相交……”

他喃喃念着,脑海里突然浮现出张雅婷的脸孔,下一刻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他马上打了个寒战,差点把签文扔出去。

“呸呸呸!肯定不准。”他连忙把脑子里的画面赶走,“第一句说我几年坐了几年冷板凳,完全错误!我这几年好几任女朋友,从来没坐过冷板凳,第一句就错的,后面肯定也不准,封建迷信要不得,要不得……”

将签文揉成纸团,跟毁灭证据似的,他把纸团狠狠扔进垃圾桶里,跺了跺脚,觉得自己今天真是闲得蛋疼。

但是想起张雅婷,他还是忍不住咬牙切齿,这个死女人现在还时不时撩拨他,不就仗着他离得远不能拿她怎么样?且等着,等他回京城有她好看的!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