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七百六十三章 法典上有就行

第七百六十三章 法典上有就行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89  |  更新时间:

第七百六十三章 法典上有就行

这个人情太大了,容溶没办法,跟姜芮书郑重道:“我会付房租的,希望你不要拒绝。”

姜芮书笑笑没拒绝,倒不是她差这点房租,她跟容溶非亲非故,既然对方觉得付房租更安心,那就用两人都舒服的方式来处理这事。

安置好容溶,姜芮书和秦聿打道回府。

离开南山花园的时候,秦聿突然伸手搂住姜芮书的脑袋,让她埋进自己胸口。

“你干嘛?这样很危险。”姜芮书闷声闷气却不敢动,怕他一只手掌不住方向盘。

“别动。”秦聿说了声,很快松开手握住方向盘,一个油门踩下去,迅速离开。

姜芮书猜到他这么做的意思,捂住自己的脸抬起头张望:“怎么了?”

“有狗仔。”他接容溶这个案子肯定会被曝光,但他不想姜芮书牵扯进来,她是法官,很容易被人编排点什么,带节奏抹黑她。

姜芮书皱皱鼻子,“真是狗鼻子。”

第二天一早,果然就看到容溶离婚的话题上了热搜,狗仔拍到了警察上许家的照片,接着还拍到了容溶和一陌生男子离开的照片。

营销号分析警察上许家说明夫妻俩发生了激烈的冲突,甚至是肢体冲突,所以才有警察上门,随后容溶不是与丈夫许泽臣离开,而是与一陌生年轻男子离开,说明夫妻矛盾没有缓解。

一时间容溶离婚出轨的消息满天飞,磕他们夫妻CP的粉丝第一反应是营销号又在造谣,但很快他们发现这次有图有真相,容溶和许泽臣这对人间童话真的出现了裂痕,不然以许泽臣爱妻的劲儿,他一定不会让容溶独自离开。

无数人跑到容溶和许氏的微博下求证,但双方尤其是每次传谣离婚都会第一时间出来辟谣的许氏官微没有像往常那样迅速站出来澄清,让离婚传闻更添了几分真实性。

微博几乎瘫痪。

姜芮书把网上的事告诉秦聿,让他上班的时候注意点,他这个容溶的律师很容易被狗仔找上。

“秦律师。”秦聿刚停好车,早就候在停车场的狗仔看到他的车,马上冲上来围住他,话筒差点怼到他脸上,“秦律师,你是不是容溶的律师?昨晚去公安局接容溶的人是不是你?容溶跟许泽臣发生了什么事?他们是不是真的要离婚?”

秦聿眉心微微一蹙,“请离我远点。”

“你回答两个问题我就走。”

“我凭什么要回答你的问题?”秦聿砰一声关上车门,迈着大长腿朝电梯走去。

“这么说你真的是容溶的律师?”狗仔反问。

“与你无关。”

“现在很多人都在关注他们的感情状况,你能不能给个准话?”

狗仔一边追着他一边追问。

但秦聿充耳不闻,很快走到电梯前。

叮一声,电梯打开,他一步迈入,狗仔想追进去,但他一米九的个子几乎将电梯门完全挡住,狗仔见状问得更凶了,“容溶真的要离婚了是不是?她和许泽臣每次都会反驳离婚谣言,但是这次双方都没吱声,是不是默认?”

“昨晚警察是为什么上门?是谁报的警?是不是容溶出轨?”

“昨晚你被拍到跟容溶一起进出某高档住宅区,你们一起呆了一个小时,你跟容溶是什么关系?”

秦聿突然按住要合上的门,俯瞰看着狗仔,“不要用你们那肮脏的想法来污蔑我和其他女人的关系,我有女朋友。”

说罢这句,电梯合上。

狗仔:“……”

特么我想知道的是容溶的消息!谁想知道你有女朋友啊?

狗仔没问到具体消息,但随着时间推移,容溶和许泽臣一直没有澄清离婚传闻,各种猜测越发纷乱。

“姜法官!”

姜芮书刚到办公室,椅子还没坐热,就见刘一丹冲冲跑进来,“微博上昨晚去公安局接容溶的男人是不是秦律师?我的本命要拆cp了?”

“消息这么灵通?”

听她没否认,刘一丹的脸马上垮了,“容溶真的要离婚啊?”

“这我不知道。”姜芮书昨晚没问容溶怎么打算,虽然秦聿说过,但这种事当事人没公布,她也不好透露。

“完了完了,这肯定真的了。”刘一丹知道她嘴巴紧,但事实很容易猜到了,“容溶这对人间童话都要散伙,我再也不相信爱情了……”

姜芮书懒得说她,今天她磕的cp散了,就再也不相信爱情,等明天磕上新的cp,就又相信爱情了,滥情得很。

大安律所。

许泽臣坐在会议室里一言不发,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凝固了。

他穿的一身挺括精致的手工西装,除了手上一块腕表没有多余的装饰,但毫无疑问,这个男人是造物主的杰出作品,深邃凌厉的五官,充满侵略性的气质,像个高高在上的发光体,让人不由自主投去目光,便坠落在了他的身上,难怪他作为一个非公众人物在网上也有那么高的人气。

他带了自己的私人律师过来,这位律师在业界也是鼎鼎有名。

秦聿推门而入,迎面便是两道如有实质般的目光射来。他身侧的容溶下意识瑟缩了一下,抿紧了双唇。

许泽辰面无表情地盯着她,近乎本能的畏惧让容溶想夺门而出,不敢上前。

“在外面躲了一晚上,你也该闹够了,现在跟我回家。”许泽臣说着站起来,不由分说要带容溶离开。

“许先生。”秦聿现在容溶面前,“我们邀请你们来这里,是谈离婚事宜的,不是让你再次绑走容女士。”

许泽臣看着容溶冷声道,“我的字典里没有离婚这两个字。”

“婚姻自由是公民的合法权利,你的字典里有没有离婚两个字不重要,法典上有就行。”

许泽臣目光阴沉转向他。

“或者请许先生的律师跟你科普一下。”秦聿面不改色道。

许泽臣冷笑一声,“总之离婚是不可能的。”

他这样的身份要离婚不是那么轻易的事,他不答应离婚,容溶就离不了婚。

秦聿不以为意,“不如先坐下谈谈?”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