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七百六十四章 明智的选择

第七百六十四章 明智的选择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09  |  更新时间:

第七百六十四章 明智的选择

双方落座,许泽臣看着容溶,神情间带着些许轻漫,显然直到此刻他仍然没有正视容溶的诉求,不论容溶提什么要求都会镇压下去。

秦聿先开口道:“容女士有两个要求:一,与许先生和平离婚;二,分割夫妻财产——这是离婚协议,许先生看看没问题的话,尽早把手续办了。”

“容容,你脾气越来越大了。”许泽臣将眼前这一幕当成容溶闹脾气。

容溶下意识握紧了掌心,心中一阵无力,“我不是在跟你闹脾气,我是认真的。”

“认真的?”许泽臣笑了声,“就因为我对你粗鲁一点?”

他把她当成什么人了?粗鲁一点?这种话他怎么能说得这么轻而易举?容溶忍无可忍,“你那是强/奸,是犯罪!我不会跟强/奸犯生活在一起。”

许泽臣眼中的轻漫渐渐散去,浮出冰冷的光,沉声道:“容容,你过了。”

“是你过了。”容容又气又痛,克制着不让自己的声音颤抖,“你从来没有尊重过我,不问我愿不愿意。”

“我是你的丈夫,我有权享受丈夫应有的东西。”

“可我是人不是物品。”

“我们对彼此说过‘yes,i do’。”许泽臣唇边溢出一缕讥诮,“难道你已经忘了?”

容溶张张嘴,无法反驳。

“闹够就跟我回家,别再让外人看笑话。”许泽臣一锤定音。

“许先生且慢。”秦聿突然打断,许泽臣目光转向他,“律师费会照付给你,虽然你没起到什么作用。”

“许先生,容女士提出离婚不是在跟你开玩笑,也不是在跟你商量。”秦聿语气礼貌,但话语间透出的语气很强硬,“离婚势在必行,现在商量的是离婚方式。”

许泽臣冷冷看着他,“我知道你们律师打离婚官司按财产比例收费,你以为怂恿容容跟我离婚能拿到天价就打错算盘了,我说了律师费不会少你,但如果你想要太多,我会让你一分钱都拿不到。”

秦聿公事公办道:“如果许先生不同意离婚,那么容女士将诉讼离婚,虽然外界很看好你们的婚姻,但鉴于许先生有暴力行为——这一点昨晚在公安局有备案,所以诉讼离婚的话,容女士胜诉的可能性很大。”

许泽臣眸光一变,目光灼灼看向容溶,“诉讼?”

“是的。”秦聿肯定道。

“我不同意。”许泽臣一字一句道。

秦聿礼貌一笑没说话,但却比说什么都要尖锐,许泽臣脸色阴沉,盯着容溶说道:“一个女人无缘无故离婚外界会有很多不乏下流的揣测。”

容溶脸色一白,她最顾忌的就是事业,不论过错方是谁,对女性的打击总是最大的,人们习惯于在女性身上寻找过错,甚至那些杀妻杀女朋友的案子,也总是很多声音会质疑是不是女方有错,似乎被剥夺生命都是她们自己导致的。

许泽臣这意思是不会离婚,就算离婚,也不会和平分手,届时舆论一定会对她更加不利,那些整天祝福她和许泽臣,亲亲密密求她多发糖的粉丝也会疯狂反噬,把过错都推到她身上。

这时,秦聿说道:“我认为和平离婚对许先生和容女士双方都是最好的结果,虽然离婚对女性有诸多不良影响,但如果男方有重大过错,比如暴力乃至犯罪,不良影响对男方比较大。”

“犯罪?”

“婚内强/奸。”秦聿道,“许先生你的行为已经构成婚内强/奸,并且不是第一次。”

许泽臣气笑了,“我们是夫妻,夫妻之间的事怎么能叫那么恶心的词?”

“强/奸罪是指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违背妇女的意志,强行与其发生性交的行为。立法机关没有明确将丈夫排除在犯罪主体外,未经妻子同意,采取暴力手段逼迫妻子发生关系也是强/奸。”

许泽臣看他像看个笑话,“照你这么说,岂不是女人想告自己的丈夫强/奸就能告?”

这时,许泽臣的律师也说道:“夫妻之间偶有强迫行为是正常的,就算你去告,别说法官,警察都不会理你。”

秦聿看向对方律师,“构不构成事实,昨晚在公安局有备案,容女士留有追究刑事责任的权利,你也是律师,应该这其中的道理。”

明白什么道理?

强/奸罪认定起来是不分婚内婚外的,认定事实就是三年以上十年以下。

许泽臣听懂他的意思,上位者的气势磅礴扑面而来,会议室里气氛瞬间凝滞。

秦聿诚挚道:“相信许先生会做出明智的选择。”

-

许泽臣铁青着脸负气而去。

他从来没被人这么羞辱过,心底的怒火如活跃的火山随时会喷发。他不认为容溶有这个胆识,一定是那个律师怂恿她这么干的,这些律师无风也能搅起三尺浪,一个个唯利是图,今天这么逼迫他,无非就是想通过容溶分得财产一步登天。

他看向自己的律师,“有没有办法那个律师在S市混不下去?”

他的律师轻轻蹙眉,“这恐怕不大好办,他是大安的合伙人,大安在这边根基稳固不好动。”

“比你?”

“这个不好比,我跟他所在的领域不同。”不过那人是个顶顶不好对付的同行,他对上没有完全的胜算,虽然不怵,但这话不能直白地说出来,长别人的威风灭自己的志气。

许泽臣慢慢冷静下来,“他说的那些能执行的概率有多大?”

他的律师斟酌道:“国内立法上没有婚内强/奸这个词,但的确没有将丈夫排除在外。”也就是说婚内强/奸也是强/奸。

许泽臣脸色一沉。

“不过想要认定事实不容易,夫妻之间的强迫行为基本上不会被认定为强/奸,尤其是在正常婚姻存续期间,你们的婚姻状况对外一直很稳定,比起对方,你能证明婚姻稳定的证据要多得多,他们想以此要挟,能不能提起公诉还两说,甚至……”

“甚至什么?”

律师推了推镜框,慢条斯理道:“你想把过错推到对方身上也可以。”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