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七百六十六章 这里不能停车

第七百六十六章 这里不能停车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26  |  更新时间:

第七百六十六章 这里不能停车

姜芮书裹挟着一身的凉意从外面钻上车,这两天突然转冷,s市终于有了一丝冬季的迹象,她的着装也从轻薄的风衣换成了毛呢大衣。

车里明显比外面暖和,她揉揉自己的脸,外面的妖风忒大了,吹得她头发凌乱,脸也发僵。

秦聿摸了摸她的手,有点凉,随后稍稍调高了车内的温度。

姜芮书见了嘴角微微一翘。

“你刚送容溶回去?”她一边说着一边记安全带。

秦聿侧目,“你怎么知道?”

姜芮书一笑,“我可不是在查岗,刚才我看到网上关于容溶离婚的消息传得满天都是,说什么的都有。”

想起在律所下碰到的记者,秦聿了然。

“谈得怎么样?”她顺口问道。

“不是很顺利。”他轻描淡写道:“可能要上法庭。”

“这么说来对方不受你威胁?”

什么都没说,她却知道他会怎么做,不过上法庭才能发挥律师的作用,相反,不上法庭就把问题解决更能体现律师的高效。

“毕竟是霸道总裁。”秦聿用网上的词来说许泽臣。

“霸道总裁没有砸你支票吗?”

说完这句,姜芮书感觉空气突然安静。

她抬头看他,有些哑然:“真拿支票砸你了?”

“给了双倍律师费。”

“才两倍?”

“才?”秦聿瞥她,“我收的是人民币,不是津巴布韦币。”

“我以为像许泽成这样的霸道总裁,根本不拿钱当回事儿,像收买你这种没权势的小律师,直接甩一张空白支票给你,说这上面的数字你自己填,拿上支票赶紧滚蛋。”

秦聿抬手摸她的额头,“没发烧。”

姜芮书抓住他的手就亲了一口,笑着说道:“书上都这么写的。”

“你爸爸也这么拿支票砸人?”

“我爸年轻的时候帅是帅,不过他学历不高,没什么贵族气质,现在瞧着挺威风了,但年纪也一把了,他是吃过苦的,最会的就是精打细算,拿钱砸人这种事是不可能的,也不会什么才艺,书法这些还是他年纪大了修身养性学的,别人吹上天,其实也就业余水准,哪哪都不像霸道总裁。”

听她口无遮拦编排老父亲,秦聿嘴角抽了抽,“那真正的霸道总裁应该是怎样的?”

姜芮书扭头看他。

“怎么?”秦聿不明白她这表情是什么意思。

她解开安全带,侧身压过来,一只手扶着他的靠背,一只手搭在方向盘上,附在他手上,以半包围的姿势圈住他。

他正想说什么,姜芮书突然握住他搭在方向盘上的手,然后强行拿起来,慢慢地凑到唇边,在他手背印下一个吻,眼睛却直勾勾盯着他。

秦聿:“……”不知道为什么有点鸡皮疙瘩。

“你……”

“闭嘴。”她轻斥道,“男人,以后你的副驾驶只能我坐,不准任何女人沾染,否则……”

她语气危险。

“嗯?”

姜芮书捏住他的下巴,逼他抬起下巴向自己靠近,“否则我会让你后悔的。”

秦聿一动不动,拿鼻孔看她,好像在看什么奇怪的东西。

姜芮书面露恼色,“你激怒我了。”

秦聿皱起眉头,眼神带上了些许嫌弃。

见他如此,姜芮书捏着他下巴的手加大了力气,“男人,你挑起的火,你负责浇灭……”

还未落下的语音消失在交接的唇齿间。

秦聿:“……”

她这个吻带着惩罚性的意味,又凶又狠,秦聿承受着这个霸道总裁式的吻,觉得智商有点受到侮辱,不过有便宜不占王八蛋,再说自己女朋友的便宜不能叫占便宜。

他先是拉下她捏着下巴的手,反手抓住不让她作乱,然后抬起另一只手摁住她后脑勺,瞬间反客为主。

姜芮书本来还想挣扎,但挣扎不了,干脆享受起来,气氛渐渐热烈。

“咚咚!”

外面突然有人敲车窗,声音模糊传来,“这里不能停车。”

法院门口这儿没有停车位,是不准停车的,保安看到这辆车停了很久没走,不由走过来询问。

沉浸在热吻中的两人同时一僵,秦聿连忙松开人,姜芮书吓得几乎心脏停跳,电光火花间想到他俩还在法院门口,连忙抱住头钻进秦聿怀里,将脸埋进他胸膛。

感觉胸口一暖的秦聿:“……”

“喂!”外面保安又敲了下车窗,见没反应,索性走到车前。

姜芮书躲得更厉害了。

秦聿无奈,一手环住她,缓缓降下车窗。

保安看他怀里躲着一个人,眼神顿时多了几分审视,“先生,这里不能停车。”

“抱歉,刚才有点事,这就走。”

保安点点头,又看了看他怀里的人,这才若有所思离开。

秦聿看着怀里的人,有些好笑,“人走了。”

姜芮书捂着脸小心翼翼抬起头,见保安真的走了,这才松了口气,连忙催促:“快走快走。”

秦聿笑出声来。

姜芮书顾不得那么多,做贼似的往后看,没见到有人,又问秦聿:“没看到我吧?”

“应该没有。”

姜芮书刚松一口气,就听他下一句说,“不过你刚才从法院走出来,应该看到你上了我的车。”

姜芮书:“!!!”

夭寿!刚才出来的时候她还跟保安打招呼了!

本来她不躲的话别人还不会多想,可是刚才她躲了,还躲在秦聿怀里,一看就知道没干好事。

姜芮书生无可恋靠着椅背,仿佛已经知道保安心里怎么想的了。

保安A:嘿嘿嘿,刚才我看到姜法官躲在男人怀里不敢露脸。

保安B:哇哇哇,哪个姜法官?

保安A:就是刚才出去跟我们打招呼,民二庭那个姜芮书法官呀。

保安C:咦咦咦,姜法官为什么不敢露脸?

保安A:桀桀桀,肯定没干好事。

保安们:哦~~~嘿嘿嘿!

姜芮书:“……”

希望保安金鱼记忆七秒就忘!不然她没脸做人了。

她抹了把脸,突然转过身,不死心问道:“你知道是哪个保安吗?”

秦聿踩着油门,淡淡道:“我不认识你们法院的保安,不然下次我给你指指?”

“没有下次。”姜芮书有气无力道。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