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七百六十七章 直男审美

第七百六十七章 直男审美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83  |  更新时间:

第七百六十七章 直男审美

秦聿瞥了她一眼,嘴角勾了勾,“反正也没看到你的脸,你不承认就是。”

“人家也不会跑到我面前问是不是我。”

“既然如此,你在意什么?霸道总裁应该不会在意这么点小事。”他竟然还取笑她。

“我说的那些台词是容溶和许泽臣的同人文里面的,不是我本人如此。”姜芮书郑重声明,表示不是自己演技浮夸的问题。

“你还有空闲看同人文?”不是忙得睡觉的时间都没有了?秦聿心里不知在想什么。

“忙里偷闲,顺便关心关心你的事。”还有刘一丹这个八卦雷达时不时念叨她磕的CP要散了,还发了很多优质的同人文给她看,里面的霸总语录可谓集大成。

“那多谢关心。”

姜芮书扯扯嘴角,突然感觉唇上火辣辣的,扭头照了照后视镜,红得跟刚吃完火锅似的。

想到火锅,她突然有点馋,“我们周末吃火锅吧。”

“如果你周末有时间的话。”

姜芮书想了想自己的工作安排,“周六大概要忙,周日应该有时间。”

秦聿嗯了声,两人安静下来。

夜里下了一场雨,淅淅沥沥缠绵了一整晚,直到清晨才消停,姜芮书在睡梦中毫无知觉,唯一能感觉到的就是后背温暖的怀抱,这让她睡得酣甜又安稳,一觉到天亮。

卧室里开着暖气,但姜芮书还是感觉到了细微的温度变化。

推开窗户,沁肤的凉意迎面扑来,胳膊上激起一片鸡皮疙瘩,她倒吸了一口气,清冽的空气让她来了个透心凉,直凉到天灵盖,整个人一下子清醒了。

她连忙裹紧了睡衣,看着自己呼出的热气,想着今天穿什么衣服。

现在她一个月有大半个月住这边,日常起居早就比着家里安置了一套,东西只多不少,秦聿这人不喜欢逛街,却喜欢时不时给她添置点什么,先前他腾了一个房间给她做衣帽间,现在基本上填满了。

后背突然一阵温暖,她整个人被拥入一个结实的怀抱。

“想什么呢?”他低声问道。

“想今天穿什么。”

“我帮你挑。”他给出建议。

姜芮书想想这男人平时审美在线,欣然笑道:“好啊。”

-

一个多小时后,姜芮书穿着男朋友精心挑选的穿搭来到法院。

“哎,等等等等!”刘一丹一进来就看到电梯开了,狂奔冲过来,突然发现身边的人是姜芮书,顿时有些讶然,“姜法官是你啊,你这风格一换,差点没认出你来。”

姜芮书往自己身上看了看,秦聿给她搭的全套偏欧美风,有很大胆的撞色,她挺喜欢的,妆容也搭配着画得稍微比平时张扬些,不过,“不至于吧?不就换身衣服。”

“就是不大习惯,你这身看起来特高冷,浑身上下散发着一个字,那就是贵,不熟悉的人估计不敢跟你搭话。”

“你的意思是我看起来很凶?”

“不是凶,是距离感。”

“以前和蔼可亲,现在高贵冷艳。”吴佳声在旁边插嘴,“你再抬起下巴,拿鼻孔看人,整个就一副‘尔等凡人’的感觉。”

姜芮书:“……有那么夸张吗?”

“你抬起下巴看看。”

“想看我鼻孔毛是不可能的。”

“谁看你鼻孔毛?说真的呢,要说你以前是石原里美,现在就是安吉丽娜朱莉。”吴佳声一肘子顶了顶旁边的小伙伴,“老朱你说是吧?”

朱玮霖抿着唇打量了一下姜芮书,“其实挺好看的。”

“其实?”姜芮书咂摸了一下这话,这个词未免带这些勉强的意味。

朱玮霖又瞄了一眼,小声补了句:“不过以前更好看。”

吴佳声用力点头。

姜芮书确定了,男人和男人的审美还是不一样的,秦聿给她搭这一身不知道是不是有意让她耳目一新,她以前穿得简单,很少追潮流,不过简单的永远是经典的,她极少在穿搭上犯错误,但也不是那种很时尚的人。

刘一丹就说他俩,“你们就是直男审美。”

吴佳声觉得需要捍卫一下自己的审美观:“直男审美怎么了?你们化妆多少会考虑考虑男性的视觉感受吧?”

“我们女人化妆是为了让自己更漂亮自信,跟你们男人没关系。”

“我不是说女人化妆就为了取悦男人,但你们女人化妆有时候是为了彰显个人魅力,吸引异性的目光,那不就是要考虑男性审美。”

“又不是所有男人都是直男审美。”

“我也不是说男人都一个审美,但我直男审美我骄傲。”吴佳声理直气壮。

刘一丹低头抠手指,“是啊,有人攒了半个月零花钱给老婆买死亡芭比粉,老婆激动得把下半月的零花钱都取消了。”

吴佳声:“……”

他工资卡是上交了的,每个月由老婆发零花钱,先前他给老婆买了支口红,满以为老婆会喜欢这份惊喜,结果……

不提也罢。

姜芮书憋笑,吴佳声老婆跟他们熟,收到死亡芭比粉后,特地拜托他们拯救一下吴佳声的审美,至少以后别乱买死亡芭比粉这种用不了的玩意。

中午,刘一丹扔了个链接过来,“我磕的CP又开虐了,嘤。”

姜芮书点开一看,果然是容溶和许泽臣的同人文,这会儿刚吃完饭,她暂时也不做什么,便点看从头到尾看了一遍。

看完后,姜芮书:“……”

这篇同人文可谓紧跟时事,昨天容溶闹离婚的消息刚刚确认,这文就以容溶离婚为背景写了洋洋洒洒几万字虐恋情深的文,几万字啊,这作者是触手怪吧。

“怎么样,姜法官,酸爽吧?”刘一丹给她发消息。

姜芮书扯扯嘴角,“你过来一下。”

刘一丹麻溜滚过来,“咋了?”

“以后你别推荐这类文给我看了”

“不然干嘛推荐给你?”刘一丹问道:“是不是太虐了?你喜欢甜文?”

“不是。”姜芮书压下抽搐的嘴角,“我一点也感觉不到情深,只觉得我在看一个男人的犯罪启示录。”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