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七百七十章 质问

第七百七十章 质问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02  |  更新时间:

第七百七十章 质问

舍友也觉得迷惑,只能说:“平常也不会有人这么告自己的老公吧?”

李宇婷越说越不理解,“就是嘛,夫妻间闹矛盾吵吵打打上个派出所都没什么,你要说许泽臣家暴出轨我都能理解点,但是强/奸这事也太荒谬了吧?”

舍友想不明白,不知道该怎么说,“还是看司法机关怎么处理吧,人家专业的,像许泽臣这样的身份应该也不会有黑幕。”

李宇婷握拳。

她觉得容溶不知道哪根筋不对,或许已经背叛许泽臣,所以才会想出这么狠毒的办法来对付自己老公,过不下去离婚就好了,但强/奸可是要坐牢的。

她恨不得抓住容溶问问怎么回事,可惜现在没人能联系到容溶。

外界的纷纷扰扰影响不到秦聿,许泽臣的案子很快走完审查起诉程序,进入审判阶段。

消息一确定,再次掀起轩然大波。

开庭这天,法院外人头攒动,多到造成了路段拥堵,有扛着长枪短炮的记者,更多的是来旁听的人士,其中以年轻人居多,法庭根本容不下这么多人,许多人只能在外面徘徊等消息。

一路上,容溶一言不发地看着窗外,秦聿从后视镜瞥了眼,见她戴着黑色墨镜,看不清她什么神情。

很快,宾利开进拥堵路段。

“今天这儿怎么这么堵?”陶霖嘀咕着看了看时间,好在还有时间,实在堵得厉害,这儿离法院也不远,走过去几分钟就到。

堵了几分钟,前面似乎有人在疏通了,道路顺畅起来。

很快,陶霖看到了法院外攒动的人群,一瞬间他就明白是怎么回事。

就在这时,记者发现了秦聿的车,迅速跑过来。

“容溶律师的车!容溶肯定在里面!”

“容溶你是不是在里面?麻烦露个脸。”

“容溶你来法院是不是要亲自当庭指控许先生强/奸你?”

“你们是夫妻,你为什么会告许先生强/奸?”

“容溶你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告许先生强/奸?是为了离婚获得巨额财产还是别的目的?”

记者们都想在开庭前做一个短暂的采访,拿到容溶的第一手消息。

隔着车窗,记者们看不到容溶,但是容溶却能看到记者们或是兴奋,或是激动,或是咄咄逼人额脸孔,也能听到他们争先恐后的质问,仿佛只要她一露面,就会如豺狼般扑上来将她生吞活剥吃得骨头渣都不剩。

她下意识抱紧了双臂,脸色微微发白。

记者们这一动,其他人也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纷纷涌过来,围观的围观,拍照的拍照,秦聿还看到有人拿着手机在直播。

他眸光微冷。

路很快被堵死。

陶霖没办法,也不敢强行碾压过去,只好开了一条缝喊道:“麻烦各位让让!一会儿要开庭了,请不要耽误开庭。”

谁知话音未落,马上有记者把镜头怼到他脸上,“容溶你告许泽臣是不是为了离婚?”还趁机拍车内的情况。

“容溶你个千人骑万人跨的下贱戏子!遇到许泽臣是你祖上十八辈积德!你怎么敢那么对他!你去死吧!”

一道尖锐的骂声从外面传来。

容溶吓了一跳。

陶霖连忙关上车窗,下一刻就听到有人惊呼,砰一声,有什么东西砸在车窗上,血红的液体炸开,如血般触目惊心。

是油漆!

“靠!”陶霖骂了声,这些王八羔子在网上蹦跶不算,竟然还敢当众行凶!他愤愤拿出手机报警,“劳资不让丫的赔钱就不姓陶!”

好在很快就有人过来疏通,在法院保安的护卫下徐徐驶进法院。

陶霖气得要命,停好车后就开始跟保安交涉,一定要追究扔油漆的王八羔子的法律责任,赔钱拘留没商量!

容溶脸色苍白,整个人紧绷得像雕塑,一动不动。

秦聿帮她拉开车门,“下车吧,一会儿就开庭了。”

容溶缓缓抬头看他,慢慢回过神来,暗暗吸了口气定下心神,起身下车,浓重的油漆味从空气中飘来,她看着驾驶座车窗上血红的油漆,下意识握紧了拳,对秦聿歉意道:“抱歉,对方冲我来的,你车子的损伤我会赔偿的。”

“不关你的事,容女士。”陶霖呼了口气,“要赔也是扔油漆的王八羔子赔!”作为金牌大律师的助理,他对基本的法律常识自是了如指掌,知道怎么追究别人的责任。

老虎不发威,你当金牌大律师……的助理是hello Kitty?

容溶点点头,跟上秦聿的脚步朝法院大楼走去。

“快快快!要开庭了!”李宇婷拽着自己的舍友发足狂奔冲向电梯。

“谁让你非要在外面守容溶,我就说那么多人根本轮不到我们靠近,好在法院限流,咱们都抽中了旁听名额,不会现在早没座位。”舍友喘着气抱怨。

“但是要提前到庭啊,万一法官到了,说我们藐视法庭怎么办?”

“是是是,我的错,快点快点。”

就在这时,她们突然看到前面一男一女站在电梯前,男的西装革履很高大,女的穿着条黑裙子,身材苗条玲珑,戴着大大的黑超,将半张脸遮住,但是李宇婷一眼就认出了那是容溶!

“容溶!”她脱口而出。

容溶正要进电梯,突然听到有人喊自己。

容溶下意识回头,就见两个年轻女孩朝自己跑来,是很陌生的脸孔。

她马上警惕,转身就进电梯,“秦律师快点。”

就在电梯关上的一瞬,戴着黄色毛线帽的女孩一只手按住电梯门,目光灼灼看着容溶。

容溶已经被刚才的袭击吓到,害怕这个女孩也是黑粉,下意识往后退,躲到秦聿身后。

女孩想跟进来,秦聿拦住她,“抱歉,我们赶时间开庭,请你们等下一部电梯。”

“容溶!”李宇婷抬头,顿时被惊艳,这是容溶的律师吧,真人比照片要好看多了。但很快她想起自己的目的,朝容溶质问道:“你到底跟许泽臣发生了什么事?你为什么要用强/奸这种可怕的理由毁掉他?你不爱他吗?他那么爱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