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七百七十一章 讯问

第七百七十一章 讯问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50  |  更新时间:

第七百七十一章 讯问

容溶只躲在秦聿身后不说话,秦聿也不耐烦,冷淡道:“许泽臣有没有罪有法院判决,请你们离开。”

“可他们是夫妻。”李宇婷不解道。

“夫妻不等于可以强迫。”秦聿冷淡道,“不懂法就去学,别在这儿显摆无知。”

李宇婷一口气堵在嗓子眼,这律师嘴巴也太损了,“谁无知了?你没看全网都觉得他们不应该对薄公堂,夫妻之间有什么事不能坐下来谈?为什么一定要送爱自己的人上法庭,甚至进监狱。”

“所以国家的法制建设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你……”

“松手。”秦聿命令道。

“我们也要上电梯。”李宇婷说着想挤进去。

秦聿拦着不让,“如果你能承担耽误开庭的后果。”

威胁她啊?李宇婷还真有点不敢,她不是很懂法院的程序,秦聿看着也是很不好的样子,让她想起电视剧里那种玩弄法律动不动把人告到破产的律师,讪讪松开了手,嘴硬道:“这电梯又不是你家的。”

舍友轻轻扯了扯她,“算啦,婷婷,我们等另一部电梯。”

李宇婷没再说话,只看着秦聿身后不露面的容溶。

“容溶,你会后悔的!”电梯关上前,李宇婷冲她叫道。

容溶默然。

秦聿发现她心神不宁,也不知道被吓到还没恢复,还是,只道:“不要跟在意这些法盲的话。”

容溶不知在想什么,听到这话有些好笑,稍稍放松了些,“但是很多人都觉得我不该让许泽臣被抓。”

这些日子她几乎足不出户,只道网上都怎么说她,毒妇、狠心、绝情、白眼狼……各种猜测和骂名都有,几乎没有人支持她送自己的丈夫进监狱。

“你又不为他们活,管他们说什么。”

“但是众口一词,我经常半夜醒来会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不应该……”

“慷他人之慨是最容易满足正义心的方式,所以这世上很多人拿圣人的标准要求别人。”

这时,电梯叮一声打开,秦聿昂首走出去,“只要你拿到胜利,反对声就会变小——走吧。”

两人同时步入法庭,又一次受到注目礼,议论声顿起。

秦聿目不斜视走向公诉人,主动打招呼,“卢检察官。”

这次的公诉人是个中年女检察官,姓卢,性格比较沉默,听到秦聿叫自己,微微颔首,示意他们坐下。

“全体起立。”

“请审判长、审判员入庭。”

书记员话音落下,三名身着法袍的法官先后步入法庭。

审判长是一位年纪较大的男法官,审判员分别是一男一女,年纪比较轻,三十出头的模样。

审判长环视法庭,“现在开庭,提被告人许泽臣到庭。”

-

脚步声由远而近,所有人不约而同投去目光,很快,便看到两名法警带着一个高大英俊的男子走进法庭,男子上身穿的是针织羊毛衫,外搭黑色夹克,身材挺拔,明显比法警要高一些,如果不是手上戴着手铐,更像是男明星而不是犯罪嫌疑人。

正是许泽臣。

走进法庭的一刻,他受到了所有人的注目礼,但他神情冷漠,微抬眼眸,第一眼就看到了公诉人身边的容溶。

容溶下意识往后微微瑟缩了一下,双手抓紧了衣摆,慌忙移开目光。

许泽臣慢慢走到被告人的座位,法警解开手铐,他安静坐着,骄傲地挺直背脊,仿佛任何场合都不能让他放弃自己的骄傲。

这一幕,让很多人都感到心软,李宇婷被他这个背影虐得心都痛了。

公诉人先宣读了起诉书,认为被告人许泽臣婚后长期对被害人容溶实施暴力行为,多次不顾被害人容溶的意愿强行发生关系,已构成强/奸,检察院依据刑法236条对许泽臣提起公诉,请法院依法严惩。

审判长看向秦聿,“下面由原告诉讼代理人宣读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代理词。”

秦聿道:“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S市大安律师事务所依法接受被害人容溶的委托,经指派由我担任其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代理人……”

在秦聿宣读代理词的时候,许泽臣一直看着容溶,容溶被他看得如坐针毯,不敢抬头,落入其他人眼中便是容溶不敢面对许泽臣,而他仍然试图挽回自己的妻子。

审判长询问许泽臣,“被告人,你听清楚起诉书了吗?”

许泽臣收回目光,看向审判席,“听清楚了,审判长。”

“被告人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有无意见?”

“有,我是作为丈夫用一种夫妻之间的方式在跟自己的妻子沟通,不是犯罪。”许泽臣说道,“我爱她。”

整个法庭一片寂静。

李宇婷只觉得心肝肺都被虐疼了,许泽臣那么爱容溶,容溶为什么要那么抗拒,甚至如此仇恨?为什么不能好好沟通?连不粉CP的舍友也觉得这句话好戳心。

容溶低着头一动不动,没人能看清她的神情,但秦聿看到她的手已经颤抖起来,整个人崩得像根弦。

在别人看来或许她不敢面对如此深情的许泽臣,但秦聿觉得她在害怕,不敢面对许泽臣是真的,那是被深深伤害后近乎本能的害怕,许泽臣的深情或许也是真的,但那是裹着毒药的糖,她也怕自己心软。

“下面由公诉人对被告人讯问。”

-

“被告人,12月1日,被害人在春明路124号的咖啡店与其诉讼代理人见面,你突然带人闯入,强行将被害人带回家,是不是?”公诉人提出第一个问题。

“是。”许泽臣道。

“你为什么要强行把被害人带走?”

“她偷偷摸摸跟别的男人见面,我有点误会,所以很生气,但是我不想让人看笑话,我的妻子是一个公众人物,所以我才强行把她带回家。”

“那么你知道当时跟她见面的男人是其诉讼代理人,也就是我身边这位秦律师吗?”

“不知道。”

“那么被害人有没有跟你说明秦律师的身份?”

“说过,但是我不信。”

“为什么不信?”

许泽臣瞥了眼秦聿,“他的长相很容易让人误会。”

所有人不禁看向秦聿,秦聿这长相是很招人眼……

秦聿面无表情。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