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七百七十三章 不完美的受害者

第七百七十三章 不完美的受害者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78  |  更新时间:

第七百七十三章 不完美的受害者

C区法院。

“现在闭庭。”

宣读了判决结果,姜芮书干脆地落下法槌,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身后,作为被告的女人哭天抢地,不知道的还以为姜芮书欺男霸女了。

“姜法官,你又拆散了一对?”吴佳声从后面跟上来,姜芮书回头一看,他也穿着法袍,显然也是开完庭。

姜芮书:“……”

姜芮书不乐意了:“什么叫‘又?”

吴佳声嘿笑道:“刚刚我休庭的时候正好路过你们法庭,听到里边那女的又哭又叫,你这个月拆散好几对了,我们法院离婚纠纷的判离率现在名列全市前茅,你居功至伟。”

“什么叫我拆散?”姜芮书给他一个白眼,“我判离的那都是该离的,就比如刚才那女的,起诉离婚的是她丈夫,你别看她不高,家暴可厉害了。”

“不是吧?那男的看起来挺高大的,还打不过他老婆?”

“真真儿的,打得她丈夫肋骨断了两根,她老公被打怕了,还没住院就跑来起诉离婚。”

吴佳声倒吸冷气,“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家暴不分男女,总之我们不该叫受害者忍让。”姜芮书一点也不觉得自己判离婚的概率高不对。

吴佳声小声劝道:“你还是悠着点,原则上是能不离就不离的,概率太高被人注意到……可能不是什么坏事,但一般不是什么好事。”

知道他好意,姜芮书点点头,又道:“其实我是不大赞同离婚总是劝和的,能闹到法庭上大多是过不下去了,当然也有些人就是冲动,但现在离婚其实不像以前后果严重,如果达到了离婚条件, 就不应当跟再强行劝和。”

“你说的也有道理,不过离婚率太高不利于社会稳定,你还是注意点。”

“如果社会稳定是靠压抑一个性别或者一个群体来达成的,这本身就是不稳定的。”

“总是你有道理。”吴佳声道,“我就是担心啊,你又要多个外号。”

“什么?”

“辣手摧婚手。”

姜芮书:“……”

吴佳声抬手掩饰性地轻咳一声,语重心长道:“悠着点。”说着先走了。

姜芮书原地无语,谁这么无聊?

回到办公室,她一头扎进工作中,结束的时候,窗外已是漆黑的夜色。

“呼。”她伸了个大大的懒腰,骨头发出咯咯的声响,过了一会儿僵硬的四肢才恢复灵活。

她看了眼时间,快九点了,还不是很晚。

也不知道秦聿回家了没有,今天加夜班没让他过来接送。

“滴滴滴滴……”手机突然响了。

看清来电显示,她突然笑了,“喂?”

“还在法院?”男人悦耳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姜芮书嗯了声,“你回家了吗?”

“还没,你什么时候下班?”他问。

“我正准备走,你要过来接我吗?”她歪着脑袋用肩膀夹着手机,一边收拾东西一边问道。

“你下来。”他笑了声,在电话里说道,“我在法院外面。”

姜芮书惊讶,随后反应过来,连忙拿上包跑下楼,果然在路边看到一辆熟悉的宾利。

看到他,姜芮书眼角微微上扬,“你什么时候来的?”

“顺路,刚来。”

“哦~心有灵犀。”她笑着系安全带。

秦聿笑了笑,等她系好安全带,打着方向盘缓缓驶上马路。

“你今天怎么也这么晚?”姜芮书问道。

“开庭事情比较多。”

姜芮书想起今天是容溶的案子开庭,“你跟容溶都去了?还顺利吗?”

“双方还没有明显优势,要看下一次开庭。”

姜芮书了然,婚内强/奸认定比较困难,不单单需要证据,还需要考虑婚姻状况,现在国内婚内强/奸的案例不多,怎么判真不好说。

回到凯旋公馆,姜芮书先回自家跟鬼子进村似的把冰箱扫荡了一遍,提着大包小包跑到男朋友家做宵夜。

“遇到难题了?”看他一脸沉思,姜芮书忍不住问道。

秦聿抬头冲她笑了,“也不算,就是有一个更好的方式,委托人下不了决心。”

“容溶?”

“嗯。”

“为什么下不了决心?”

“因为那个方式会让她遭遇更多的非议,可能永远被人记住。”

“不能申请不公开吗?”

“最好不申请,这样才能更有效以毒攻毒。”

“以毒攻毒?”姜芮书给自己的云吞加了一勺辣椒油,“针对舆论的?”不公开审理的话,许多细节外界无从得知就会猜测纷纷,公开审理应该是为了让公众获知细节。

秦聿嗯了声,“她是公众人物,以后还想从事演艺工作的话,她不能是过错方,虽然这件事情上她是受害者,但如果她不够完美,所有人都会认为是她错。”

姜芮书顿了顿,是啊,这年头人们总是要求受害者占据道德高点,品德完美无瑕才能得到同情,不然就是活该,苍蝇不叮无缝蛋,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姜芮书吃完一碗云吞,把汤也喝光,感觉整个人都暖了起来,抬头见秦聿还在慢条斯理吃着,不由问道:“你是不是吃不完?”

秦聿是有点撑,“我回来前刚吃了饭。”这会儿就是陪她吃宵夜。

“那给我吧。”姜芮书把他碗里的云吞扒拉到自己碗里,也没剩几个了,几口就吃完,随后把碗丢给他洗。

秦聿老老实实去厨房洗碗。

比起凯旋公馆的亲密,南山花园的大平层里一片死寂。

整个屋子一片昏暗,只有客厅的亮着一抹微弱的光,那是手机的光亮,长长的落地窗宛如一面巨大的镜子,让外面的夜景一览无遗。

容溶瘫坐在地毯上,脑袋靠着落地窗,无声地望着漆黑的夜。

“这次庭审双方都没有占到优势,但舆论会对你很不利,这些天你出门多注意。”法官宣布休庭后,秦聿如此跟她说。

“会影响到结果吗?”

“一般来说不会实质性影响到判决结果。”

“可舆论会偏向他,是吗?”

“你要把自己丈夫送进监狱,绝情又绝义,而你丈夫爱你,只是有点粗暴,近乎完美,对比起你的不完美,人们会更同情完美的一方。”

“……为什么?明明我是受害者。”

“因为现在的社会,不够完美的受害者不配成为受害者。”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