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七百七十六章 露馅

第七百七十六章 露馅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26  |  更新时间:

第七百七十六章 露馅

“秦律师,上班吗?”姜芮书从电梯里走出来,今天格外冷,她把羽绒服给穿上了,脖子还挂着一块针织围巾,整个人圆乎乎软绵绵的。

“我送你。”秦聿说着将手机装进裤兜里。

“你没事的话不特地送我。”姜芮书就是顺口问问,她上班比较早,秦聿的时间比她自由很多。

秦聿冲她招手。

姜芮书不明所以走到他面前,正想问干什么,就被他扣住后脑勺,额头落下一个重重的吻。

姜芮书忍不住笑,“你干嘛?”

秦聿笑笑松开手,“送你上班顺路跟容溶见个面。”

姜芮书点点头,有点明白过来,“难题解决了?”

秦聿没回答,只捋了捋她耳边的碎发,说道:“我去拿件外套。”

看他大步走进电梯,抬手按了下楼层,很自然抬头,跟她的视线对个正着。姜芮书被他这一眼看得心花怒放。

她捂着额头,忍不住又笑出来。

这男人怎么这么甜?她觉得秦娇娇变成秦甜甜了。

“姜法官,姜法官。”姜芮书刚到法院,刘一丹看到她就凑过来,神神秘秘道:“昨晚上热搜的是不是你?”

“什么上热搜?”姜芮书掰开她的手,“抬头。”

刘一丹见她脸色严肃,连忙抬头。

“挺胸。”

她挺起胸脯。

姜芮书见她总算有个人样了,绕到办公桌后,一边挂外套一边道:“说。”

刘一丹动也不动,只眼珠子看着她,“微博上那个法律达人Rachel是不是你?”

“Rachel?”

“对对对!昨晚一个叫Rachel的法律达人吐槽了一篇容溶和许泽臣的同人文,就是我给你看的那篇!分析得跟你说的一模一样!Rachel就是你对不对?”

“那个文但凡懂点法律的人都知道男主犯了几条刑法。”

“但是不是也太巧了?你看我正好给你看过,你也正好跟我吐槽过,秦律师是容溶的律师,开庭前舆论对她就一直很不友好,开庭后更糟糕,但是昨晚Rachel上热搜后,网上的舆论对容溶就好了很多,你帮容溶就是在帮秦律师。”刘一丹不信她忽悠,“还有,你看你名字芮书,你再看Rachel的发音是不是跟你名字很像?”

“芮书和雷切尔哪里像了?”

“你不能用音译来说啊。”

姜芮书无辜地看着她。

“姜法官你说实话吧,我绝对不告诉别人。”刘一丹举手发誓。

“你知道一个秘密是怎么众人皆知的吗?”姜芮书一边开电脑一边说道:“有一天我跟你说,‘哎,我有个秘密告诉你,雷院长每个月只有八百块零花钱,你别告诉别人。’你信誓旦旦,然后跟吴法官说,‘吴法官,我有个秘密告诉你,你别告诉别人啊。’吴法官信誓旦旦,然后跟朱法官说,‘朱法官,我有个秘密告诉你,你别告诉别人哟。’朱法官点头,转头告诉了覃庭长……一个传一个,全法院都知道雷院长每个月只有八百块零花钱。”

刘一丹:“……”

“我跟吴法官不对付,怎么可能告诉吴法官?”她,“再说朱法官。”

“我就是举例。”

“所以你就是Rachel?”刘一丹get到了内涵。

“这么喜欢脑补,我看你去刑庭那边更合适,能帮任法官他们破案。”

“所以你到底是不是嘛?”

“是是是,你真是我们C区法院小神探。”语气要多敷衍有多敷衍。

刘一丹翻白眼,知道以她的尿性,想从她嘴里听到回答是不可能了,“那算了,我干活去了。”

“去吧。”

走到门口,刘一丹突然回头,“雷院长真的每个月只有八百块零花钱?”看不出来啊!

“我怎么了?”一个低沉严肃的中年男声突然响起,刘一丹回头一看差点吓死,“雷院长!”

见她一副做了亏心事的模样,雷院长皱起眉头,“毛毛躁躁的像什么话?”

刘一丹连忙抬头挺胸,“请您指示。”

雷院长上下打量她,“工作去吧。”

“是!”刘一丹连忙溜了。

姜芮书暗笑不已。

雷院长其实都听清楚了,见姜芮书装得一本正经,隔空抬手虚点了点她,“下次再乱编排我,今年出差都让你去。”

姜芮书低头,仿佛认错了。但雷院长能不知道她是什么人?全法院最滑头的就是她。

“没有下次。”

“绝对没有!”她大声保证。

雷院长这才满意,随后又想起什么,冲她说道:“八百块那是老黄历了,现在是一千块,懂?”

“懂!非常懂!蒋老师对您真好!”姜芮书吹起彩虹屁。

雷院长用鼻音应了声,负手一脸严肃离开。

“姜法官,雷院长一个月一千块零花钱?”雷院长前脚离开,隔壁的吴佳声凑过来问。

“我可没说。”雷院长刚警告她,她一个字都不会承认。

“懂懂懂。”吴佳声给她一个意会的眼神,“雷院长是我奋斗的目标!”

“那得奋斗不少年,加油。”

“我不是说当院长,是零花钱!”吴佳声握拳,“现在我每个月五百块,我老婆说每年给我涨一百,表现好酌情增加,五年内我一定能赶超雷院长!”

原来是这个目标。

姜芮书扶额,“非常有意义的目标,你一定能实现的。”

“那肯定的!”吴佳声十分自信。

另一边,秦聿抵达南山花园,容溶比昨晚见面时气色要好很多,眉宇间不再是踟蹰和茫然,多了两分坚定,眼里也不再一潭死水。

秦聿道:“你这样的状态上法庭很好。”

容溶淡淡笑了笑,“其实得感谢昨天晚上在网上帮我说话的人,尤其是那个叫Rachel的大号,她的发声让很多人能理性地看待我,可惜我给她私信没有回复,真想好好感谢她。”

秦聿知道姜芮书不想露面,便道:“或许是路见不平。”

“她应该是个女孩子,只有女孩子才这么懂性别带来的种种偏见。”

秦聿没接话。

容溶回过神来,看着秦聿:“等打完官司我再联系她看看,秦律师,我们先说正事吧。”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