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七百七十七章 第二次开庭

第七百七十七章 第二次开庭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69  |  更新时间:

第七百七十七章 第二次开庭

第二次开庭在一个风雨交加的日子。

今年的冬天似乎格外的冷,下午三点的天空仿佛傍晚灰蒙蒙的,裹挟着渗入骨头的阴寒冷风呼呼吹,在外面站一会儿便叫人手脚僵硬,但是开庭这天法院外依旧排了很长的队伍,或许因为上次的冲突,这次法院加强了秩序,秦聿和容溶很顺利地进了法院。

李宇婷也来了,不过这次她是一个人来的,因为她是逃课来的。

她刚到法院,舍友就给她发短信过来:【不好了!!!!老黄点名了!!!!】

李宇婷:“!!!”

还没等她回复,舍友又发了一条信息过来:【还好我反应快,跟老黄说你大姨妈痛来不了,老黄脸色不大好,不过这个理由不用病假条哈哈哈,我是不是很机智快夸我!】

李宇婷:“!!!”

她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你这么说我下次怎么面对老黄啊啊啊啊???】

【扣分和丢脸你选哪个?】

李宇婷:“……”

【你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厚起脸皮就莫得事!】舍友安慰她。

李宇婷扶额,咋就这么倒霉呢!

【开庭了没有?给我直播呀。】

【直播你自己看视频去。】

【老黄的课,我不敢看手机。】

【那你现在怎么还在玩手机?】

【嗨呀,这不一样嘛。】舍友回复飞快,【你给我直播,我帮你去网上怼那个Rachel。】

【大可不必。】

【哎哟,你幡然醒悟啦?】

【哥屋恩!】

李宇婷收起手机,神情不大自然。

前阵子那个叫Rachel的大号在微博上吐槽她的同人文,画风太清奇,搞得她都出圈了,导致网上类似吐槽的视频层出不穷,无数同人文惨遭鞭尸,但是她那篇同人文因为是第一个被开刀的,被挂在耻辱柱上受到顶礼嘲笑。

气煞她也!

她气呼呼去找对方理论,让对方尊重二次元创作,结果对方说如果容溶或许泽臣没有明确授权可以用他们的名字和形象创作的话,他们是可以追究法律责任的,不建议她以后再做这样的创作。

她很生气,偏偏又能感觉对方是真好心,叫她一口气不知道往哪发。

这次非要来旁听,除了关注最终的结果,还想着Rachel可能是容溶的粉丝,会不会也来旁听,要是让她逮住,她就、就……非要好好理论一下不可!

“现在开庭。”法槌落下,整个法庭安静下来。

辩方提出的第一个证人是许泽臣家的保姆,这个保姆在许家工作多年,吃住都在许家,可以说是除了容溶和许泽臣之外,最了解他们生活状况的人。

“证人,请你客观描述一下被告人与被害人的婚姻。”欧律师询问道。

保姆很快答道:“许先生和许太太是我见过的豪门家庭中少有的恩爱夫妻,许先生工作很忙,但只要有时间他就会回家,不像其他先生喜欢在外面玩乐,许先生对许太太也很舍得,经常给许太太买礼物,一点都不心疼钱,隔壁的太太们都很羡慕许太太。”

“他们有没有经常发生矛盾?”

“偶尔会有些争吵。”

“因为什么争吵?”

“就是许先生心疼太太,希望她减少工作量,不要接那些乱七八糟的剧本,两人就会因为这样的原因吵架。”

“两人争吵额的时候会不会动手?”

“你指的动手是打架吗?许先生是有些脾气,但是不打人。”

“12月1日那晚,你在不在许家?”

“在。”保姆肯定道,“我每周二休息一天,那天是周六,我整天都在。”

“那天被告人与被害人回家你是否知道?”

“知道。”保姆点头,“许先生和许太太回家的动静比较大,他们一回家我就知道了。”

欧律师继续提问:“你详细描述一下当时的情况。”

保姆想了想,陈述道:“那时候是下午,大概四点多了,我当时正在打扫卫生,突然听到外面有人吵架,连忙跑出来看,就看到许先生拉着许太太从外面气汹汹走进来,许太太一直在挣扎,许先生拉着她直接去了楼上的卧室,然后就没有动静了。”

“你没有干涉?”

保姆笑了笑,“家里的男女主人吵架我一个保姆怎么好干涉?而且他们也不是第一次这样吵架,看着吵得凶,但每次很快就和好,感情好着呢,根本不用外人插手。”

“也就是说被告人和被害人不是第一次像12月1日那样争吵,但每次都会和好?”

“是的。”保姆肯定点头。

欧律师点点头,转向审判席,“我的询问完毕。”

“审判长,我要询问一下证人。”卢检察官说道。

“可以。”审判长道。

卢检察官看着证人,“证人,12月1日那天,被害人被被告人带回家的时候,有没有向你求救?”

保姆摇头,“没有。”

“事发当时你有没有听到被害人呼救?”

“没有。”保姆道。

“也就是说你不知道被告人将被害人带进卧室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是,他们经常这样。”

“但是那天被害人报警了,你不是最了解他们生活状态的人,就一点不对劲都没发觉?”

“他们以前经常这样,但一直好好的,我是个有职业操守的保姆,不会去偷听主人家的墙根。”

“我……”容溶感觉证词对自己很不利,想跟秦聿解释当时的情况。

秦聿摇摇头,让她不要多想。

容溶咬唇,那天她太害怕了,下意识忽略了保姆,就算看到保姆她大概也不会求救,因为那不是第一次了,跟保姆求救没有用……

卢检察官问不出什么,没有继续问下去,“询问完毕。”

秦聿没有提问,只说了一句:“证人多年服务于被告人,两者之间有直接的利害关系,请合议庭斟酌证人的证词效力。”

审判长点点头,但没说什么。

“审判长,辩方请求第二个证人容辉出庭作证。”欧律师再次提出申请。

听到这个名字,容溶抬起头,藏在桌子下的手下意识握紧了,脸色肉眼可见的变得难看。

其他人忍不住猜测,容溶反应这么大,难道这个证人很重要?听名字跟容溶一个姓氏,难道是家人?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