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七百七十八章 亲人

第七百七十八章 亲人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332  |  更新时间:

第七百七十八章 亲人

容辉很年轻,看着二十六七岁,一米七八左右,修长身材,穿着整洁大方的西装,瞧着应该是个都市白领,长得眉清目秀,是那种很讨长辈喜欢的精神小伙,眉宇间跟容溶有四五分相似。

容辉看了看容溶,见容溶看着自己,他还冲容溶微微笑了笑,用口型叫了声她。

等辩方开始提问,他果然跟容溶有很大的关系。“证人,你跟被害人是什么关系?”

容辉转头看着欧律师,答道:“堂姐弟,不过我姐打小在我家长大,跟亲的没差别。”

他声音清亮,犹带着少年感,叫人好感不自觉而生。

但法庭里因为他的回答出现小小的骚动,他是容溶的弟弟,可他是作为辩方证人出庭的,这就有点意思了……

容溶一瞬不瞬看着他,神情少见的愤怒,似乎对他的出现十分不满。

两人鲜明的对比越发让人猜测。

欧律师继续问道:“你对你姐姐容溶的婚姻状况了解多少?”

“我不常去姐姐姐夫家,他们都太忙,不过每次见到他们都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感情很好,网上经常能看到他们的动态,大家都知道他们很幸福。”

“在你们家族中,你们是如何看待你姐姐这段婚姻的?”

“幸运、幸福。”容辉用了两个词形容,“我们家里的女孩子都羡慕我姐,嫁的好,姐夫对她也好,都说她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才这么好命。”

“你姐姐有没有跟家里说过她和被告人有矛盾?”

“没有,她从来没说过,再说我姐夫这么好的人也没什么好说的吧?”

“她有没有跟家人提过离婚的事?”

“从来没有。”

“在你看来,你姐姐容溶是个什么样的人?”

“温柔善良,善解人意,她经常宁愿为难自己也不会委屈别人。”容辉说着顿了顿,有些迟疑道,“她有时候会有点多愁善感,心思很细腻,容易多想,经常一件事情很简单的,她能想到很多甚至影响自己的情绪,不过大家都知道她演技很好,这应该跟她心思细腻也有关。”

“能举个例子吗?”

“年初的时候我爸手头有点紧跟她借钱,她就问我爸要钱干什么,问得特别详细,甚至还要看合同,我爸作为一家之主被这么问很没面子,就特别生气不肯解释,她就怀疑我爸要这笔钱来补贴我。”容辉神情无奈,“都跟她说了是借钱,借钱当然是要还的,怎么会是补贴我呢?”

欧律师点点头,“虽说亲兄弟明算账,但是一家人确实没必要这么提防。”

容辉看了看容溶,见她脸色不好,语气也低落了两分,“其实我明白她的顾虑,怕我爸被人骗,但是她想太多了,搞得家里关系僵硬,现在都还没和好。”

容溶听到这话脸色更加难看,其他人看她的眼神变得微妙起来,明明她也不差钱,怎么老父亲跟她借钱都不给?而且不是要钱,是借钱,这未免过分了些。

难怪从来没听容溶提起她的家人,原来关系不好。

“你觉得她现在和以前有什么区别吗?”欧律师继续问道。

容辉皱眉道:“我姐以前很喜欢回家,在外面拍戏也经常打电话回家,但这一年却没回过家,尤其是年初借钱那事后,也不打电话回家了,家里给她打电话,她情绪似乎不大好,我们都很担心她,但是她说工作忙不让我们去看望,姐夫说她生病心情不大好,需要静养,等好了再说。我们知道他对我姐很好就没去探望,谁知道会变成现在这样……”

“一个人经常受病痛折磨,性情是会改变的。”欧律师感慨道。

容辉不由看着容溶,似乎想确认她是不是因为生病才移了性情。

其他人却不由想到,容溶这一年的确没有作品问世,大家还以为她享受婚后生活放松了对事业的追求,原来竟是生病吗?

难道她要离婚是因为身体出了问题,许泽臣不同意,中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性情大变,固执地要离婚,不惜将自己丈夫送进监狱?

众人纷纷看向容溶,见容溶脸部线条紧绷,似乎在极力忍耐,跟过去温柔甜美的模样相去甚远,不免对她因病性情大变多了几分相信。

轮到控方提问,卢检察官站起来就质问容辉,“你说你与被害人亲如同胞姐弟?”

容辉道:“我小叔小婶在我姐很小的时候车祸去世,我姐打小就生活在我家,我们从小一块长大。”

“那么你作为辩方证人上法庭来的目的是什么?”

“反对!”欧律师道,“凡知道案件情况的人都有作证的义务。”

“那我换个说法。”卢检察官道,“你知道你的证词会对你姐姐不利吗?”

“反对!”

“审判长,既然证人跟被害人关系那么亲密,不帮被害人反而帮被告人,这不合逻辑。”卢检察官马上道。

“公民履行义务在公诉人你眼里就是不合逻辑?”欧律师反唇相讥。

“证人跟被害人和被告人都有直接利害关系,有必要弄清楚这个问题。”卢检察官不甘示弱。

审判长分别看了看双方,最后看着容辉:“证人回答问题。”

容辉闻言轻轻叹了口气,“我知道我出庭作证,我姐肯定怪我,但是她怪我也好,我不想看着她失去幸福的婚姻,说句不好听的,我们虽然是亲人,可到底不是最亲的,她的小家庭,丈夫和孩子才是她最亲的人,也是她后半生的幸福和安稳。所以,我宁愿她讨厌我,我也要来这里说实话。”

卢检察官紧紧盯着他,再次质问:“你是不希望你姐姐失去幸福的婚姻,还是不希望失去一个有钱的姐夫?”

“反对!”欧律师大声打断。

“反对有效。”审判长看着卢检察官,“公诉人,注意你的提问方式。”

“审判长。”卢检察官看着审判长,“被告人每个月都给证人家中打钱,他的证词不应当具备作证的效率。”

欧律师马上道:“那些钱原本是被害人每个月给长辈的生活费,年初因为借钱吵架后,被害人停掉了这笔钱,被告人作为被害人的丈夫知道后帮她将这笔钱补上,并没有其他用意。”

卢检察官道:“这就是直接利害关系。”

“夫妻一体,被告人补上这笔钱是为了被害人尽孝,她经济条件良好,对亲人不管不顾未满会叫人觉得不妥当,被告人这么做说到底是为了被害人。”

“你对被告人的心思了解得真透彻。”卢检察官讽刺道。

欧律师一点也不怵,反而十分淡然,“我作为被告人的律师,了解情况是应当的。”

卢检察官没有争辩下去,深深看了眼容辉,“询问完毕。”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