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七百八十三章 给名分

第七百八十三章 给名分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15  |  更新时间:

第七百八十三章 给名分

姜芮书睡得迷迷糊糊,突然感觉身后一片空荡,还没等她脑子转过弯来,便感觉床的另一边塌陷了些许,接着一具温热的身体贴过来将她拥入怀中。

“嗯……”熟悉的体温让她安心地蹭了蹭,过了一会儿,含糊问道:“几点了?”

“刚六点,还能睡一会儿。”

她安静下来。

秦聿凝视着她恬静的睡颜,眸光不觉温柔,突然他神情严肃,手伸进被子,当场抓获一只在自己腹部占便宜的爪子,“不睡了?”

“睡不着了。”

“想做晨间运动?”他语气危险。

姜芮书想了想,“那你得抓紧时间。”

秦聿:“……”

姜芮书偷偷闷笑。

秦聿哪还不知道她故意调戏自己,猛地抓住被子往上拉,将两人同时盖住,一个翻身将人压住。

姜芮书吓得尖叫,随后笑个不停,两人在被子里翻来覆去,渐渐地笑声变成喘息声。

“我真傻,真的。”秦聿从浴室出来,就见姜芮书抬起她没有神采的眼睛,“我单知道男人容易冲动,我不知道早上危险翻倍。我一清早醒来就摸了一下,没别的意思。他是很听话的,我的话句句听,谁知就摸了这么一下,他就成了狼,把我吃个干净……”

秦聿走到床边,瞥了眼床头的闹钟,“六点半,没耽误你起床。”

姜芮书:“……”

谁知道男人快起来可能比慢慢来还要磨人。

什么叫搬石头砸自己的脚?这就是。

她撇过脸去挺尸装死。

秦聿坐下来将她脸上的乱发别到耳后,轻声道:“早上我妈打电话问你元旦放不放假。”

“嗯?”姜芮书转过头来。

“她和我爸都想见见未来的儿媳。”

姜芮书一愣,“去京城你家?”

“嗯。”

姜芮书心里没什么准备,“我以为要过年才去你家。”

秦聿笑,“他们有点着急,知道有你这么个人,但一直没见着面,总觉得不大真实。”

姜芮书忍不住笑,怕她是假的不成?

这有点突然,不过她和秦聿确定关系这么久,秦聿都拜访过她家了,也确实该上秦聿家见个面了,早点晚点都一样。

不过这事不是她一个人的事,她说道:“我先跟我爸说一声。”

她爸倒是不会拦着她见男朋友家长,但是等她去见过秦聿爸妈,两家人的交往会变得更正式,这就跟她爸有关了。

秦聿明白,点头道:“嗯。”

姜芮书是个行动派,上班的路上就跟姜明德说了这事,姜明德果然没反对,不过她去京城前,他会回家一趟,见个面再去京城。

随着元旦临近,这一年也即将结束,律所也越发忙碌。这时候,秦聿这个准点下班的人就特别醒目,陆斯安忙得快没时间喘气,一出来就撞到秦聿下班,顿时看他不顺眼了,“哎哎哎,那个要下班的人,你的活儿都干完了?”

秦聿不想搭理他,“有话就说。”

陆斯安指着四周来来往往的同事,“你觉得这是什么?”

“无良资本家压榨无产阶级工人。”

陆斯安就知道不能指望狗嘴里吐出象牙来,干脆直接道:“你看所有人都在忙,你好意思一个人先走?”

秦聿不为所动,“我的合同里没有要求我必须每天八小时坐在办公室里。”

“你这会儿走不是下班?”

“是。”见他还要再哔哔,秦聿冷冷道,“容我提醒一下,我刚做完一个case能顶合同要求的一个季度任务,也是这个月大安最高的收益。”

陆斯安果断闭上了嘴,挂上营业微笑:“Have a good evening。”

说罢要走,他是真的忙,秦聿却突然叫住他,“你元旦回不回家?”

“元旦?”陆斯安想说不回,回家肯定被催婚,反正没多久就过年,能躲一次是一次,随即突然想到某个女人说不定过年也回家,但元旦就不一定。

“回啊!”他马上改了主意,“你也回?”

“我和芮书一起回家。”

陆斯安到了嘴边的“一起呗”卡住了,“见家长?”

“嗯。”

陆斯安酸了,先前已经见过姜芮书家长,这次姜芮书去见他家家长,接下来岂不是要订婚领证了?

这厮运气怎么这么好?一次就稳到结婚。

他决定当个大灯泡,亮死这对狗男女,“一起呗。”

范阿姨听姜芮书说要去京城见家长,立即就跟陀螺似的转起来,给她准备合适的衣物、饰品配件、护肤品化妆品等等,还给她找了发型师和美容师,虽然来回只有三天,但到底是第一次见家长,要格外讲究,务必保证她第一眼印象得高分!

以至于秦聿这两晚都没机会见姜芮书,因为范阿姨要带她去做保养。

姜芮书敷着面膜,想起上次没能跟张雅婷好好聚一聚,便给她发了条信息,【元旦在不在京城?】

京城,张雅婷拖着疲惫的身躯刚回到家,收到姜芮书的信息立即嗅出了不寻常的意味,【你元旦来京城?】

【见家长。】

【行啊,这么快就见家长了?】

【都半年了,他已经见过我爸,我总不能让他一直等着。】

张雅婷啧了声,【说得好像你家秦律师眼巴巴等着你给名分,你个负心汉啊!】

【我早给他名分了,姜芮书的男朋友,名正言顺!】

这妮子太得意了。张雅婷哼笑,不过她确实有得意的资本,谁想到貌美如花的万年铁树秦师兄叫她拿下了,眼里根本容不下第二个人,一看就是奔结婚去的。

【我元旦就在京城。】刚打出这句话,还没发出去,手机突然响了声,陆斯安的信息跳出来,【还在忙吧?】

这语气,怎么看着都有点讽刺,说她劳碌命什么的。

这男人已经好些天没跟她联系,而且平时大多是她主动撩拨他,这会儿是怎么回事?

张雅婷顺着他的话说下去,【是啊,说不定要通宵。】

【这时候还这么忙,元旦肯定也没得休息。】

张雅婷眼睛微微一眯,律所这时候忙不是很正常?放假忙算什么,连续通宵都不稀奇。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