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七百八十四章 上门女婿

第七百八十四章 上门女婿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89  |  更新时间:

第七百八十四章 上门女婿

【忙说明我业务多,难道你们大安不忙?】张雅婷硬邦邦回过来。

【我是老板,想休息就休息!】

幼稚!张雅婷白眼,男人显摆起来简直蠢得没眼看,【老板了不起哦,呵呵。】

【也没什么,就是能决定自己加不加班而已。】

【是啊是啊。】张雅婷才不跟他吵,憋死丫的!

谁知陆斯安却消停了,【你知道就好,好好加班吧。】

加你个大头的班!张雅婷没好气,这男人抽什么风?好端端地跑来跟她说一堆有的没的,也不跟她吵架,不像他的风格。

不对劲。

把对话重新看了一遍,她把给姜芮书的回复删了,转而问道:【你和你男人来京城还有别的朋友一起吗?】

姜芮书也没多想,【好像陆老板也要回家吧。】

果然。张雅婷眯起眼睛,陆斯安啊陆斯安,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

【话说你俩没事吧?】姜芮书上次可是听秦聿说他俩有点恩怨。

【没事,又不是小孩,难道还为了一点小事计较?就算真有什么事,他也是你朋友,我也不能让你夹在中间为难不是?】

姜芮书啧了声,【你这甜言蜜语拿去对付男人早就脱单了。】

【我要脱单很容易,随时都可以,关键是有没有想让我脱单的人。】张律师表示自己很挑嘴的。

【女人啊,总喊着单身,实际把追求者都关在了门外。】

【没遇到你男人之前你不是这样?】

【我本来也没那心思,能遇到合适的就谈谈,遇不到就算了。】

这话说得张雅婷整个人酸成柠檬,随便能不能遇到就叫她一次遇到了,别人一直想遇到却总是遇不到,真是同人不同命。

【在我一个大龄单身狗面前显摆,姜小书你还有木有良心?】

【哎呀,我不知道事实这么刺耳。】

张雅婷白眼,这小妞越来越过分了,【你给我等着,等你来京城看我怎么收拾你!】

【期待。】

张雅婷哼笑,【保证给你一个难忘的回忆。】

周四晚上姜明德回家,给姜芮书带了不少礼物,让她带去见家长,姜芮书还以为他要说些什么,谁知只是询问她的行程安排,最后说了句,“要是他家让你不开心,你也别难过,回家来就好。”

姜芮书确实感动了一把,家永远是孩子的避风港……

谁知他下一句就是,“反正你男朋友以后在南方发展,跟我们家住得这么近,算是给咱家当上门女婿,他家人不高兴,咱家迁就点无妨。”

姜芮书:“……”爸啊,你真是亲爸,上门女婿这种话都说得出来。

她面无表情:“爸,现在是新时代,不兴什么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也不兴上门女婿这一套,结婚就是结婚,除非你觉得我结婚后回来就是客人,那我没话说。”

姜明德哦了声,“那以后你们结婚,孩子跟谁姓?”

姜芮书:“……”不是,她觉得孩子跟谁姓都是自己的孩子,秦聿应该不会特别执着这个问题,但是她爸这么一问,回头孩子跟她姓就特显得秦聿像上门女婿。

姜明德轻哼了声,仿佛看穿了她,背手转身而去,“明天叫你男朋友来家里吃早饭再走吧。”

第二天,秦聿一早就过来了,姜芮书下楼的时候两个大男人坐在落地窗前聊天,秦聿背脊挺得笔直,白衬衫外面套了件橙红黑白撞色针织背心,黑色运动裤和同色系运动鞋,瞧着像个二十几岁的大小伙,要多精神有多精神。

看他爸神情放松,看来两人聊得不错。

吃过早餐,姜明德让司机送他们去机场。

他们到机场的时候陆斯安还没到,时间还挺宽松,他们先去了候机室,点上一杯咖啡慢慢等。

“我爸跟你聊了什么?”姜芮书忍不住问。

秦聿听她这主语是担心她爸为难他?不由一笑,“随便聊聊。”

“他没跟你说什么奇奇怪怪的话吧?”

“奇奇怪怪的话?比如?”

“没什么,我就是担心他心里不痛快。”姜芮书可不敢告诉他,她爸想把他当上门女婿。

秦聿以为她担心她跟自己回家,她爸爸心里舍不得会迁怒自己,轻声道:“就是跟我说你打小不受拘束,他小时候没管过你,长大后管不到,虽然你做事很少让人担心,但不怎么受委屈,脾气硬,让我多担待些。”

姜芮书默然,她爸是没怎么管过她,想管的时候她已经独立了,上大学后,她拿离婚协议书回家让他签字,她现在还记得她爸那时候的眼神,震惊又愤怒,还有后悔。

“不用担心,我家人很好相处。”

姜芮书其实不担心这个,虽然还没见过面,但她已经收到过很多来自他家人的礼物,也听他说过家里的情况,是个很和睦的大家庭。

毕竟秦聿这个早就独立的人每周还打电话回家,就知道他跟家人的关系很好。

“芮书。”

一个熟悉的男声突然叫她,姜芮书回头就见陆斯安什么也没带一派潇洒走进候机室。

“等多久了?”陆斯安坐下问道。

“我们也是刚到,你行李呢?”姜芮书往他身后看去,什么都没有。

陆斯安摆摆手,“回家带什么行李?”

姜芮书笑,“真潇洒。”

“以后你们结婚了,你去京城就是回家,也可以什么都不带。”陆斯安调侃道。

姜芮书笑了笑没接这话,道:“你要不要喝点什么?我们来得早,飞机还有好一会儿才到。”

陆斯安要了杯红酒和一盘茶点,他起来没吃早餐,着实有点饿。

秦聿其实挺奇怪他这次回京城的,“你这次回京城干什么?不怕你爸妈催婚?”

陆斯安差点被噎到,随即一本正经道:“这不是老头老太太年纪大了,这面见一次少一次,能见一次是一次,催婚就催吧,反正也不能拿我怎么样。”

秦聿能不知道他是什么人?嘴上越大义凛然,心里越冒坏水,回家看父母可能是真的,但肯定不是全部理由。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