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七百八十七章 大可不必

第七百八十七章 大可不必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284  |  更新时间:

第七百八十七章 大可不必

这是叫自己先认认地方,消除陌生感,免得不自在。姜芮书感觉窝心,点点头,没有拒绝长辈的好意。

秦聿先带姜芮书上楼,主卧和客卧都在楼上,这一点布局倒是跟她家有点像,不过风格上两者截然不同,她家到处都充满了现代的气息,舒服便利都不缺,但比起秦聿家就少了几分人文气息,秦家是现代中式风格,淡雅的配色,古典的廊灯,角落里摆一个博古架,一个恰到好处的花瓶点缀,不经意间显露底蕴,到底是书香门第。

“你房间是哪个?”姜芮书问道。

“右边的主卧。”

姜芮书望了望,这个房间应该是二楼最大的,坐北朝南方位最好,这么说的话三楼就是父母的卧室。

“我睡哪个房间?”姜芮书张望,二楼还有两个房间,她应该就在隔壁吧?

秦聿看着她不说话。

姜芮书了然:“跟你一个房间?”

秦聿好笑,“你还想装不熟?”

“没有。”毕竟都同居了,装不熟也来不及,“我以为你们家会比较矜持,我第一次来就跟你一个房间会不会不大好。”

像他第一次拜访她家,留宿是留宿了,但安排是给他安排的客房,可没叫他直接睡她的卧室。

秦聿知道她顾虑什么,觉得她这般模样很是生动,眸光不自觉专注,“不会,现在不一样,我爸妈都很开明,家里也没有那么多规矩,你不用顾虑。”

姜芮书哦了声,入乡随俗,反正她听安排就是了。

秦聿推开门,夕阳从窗台斜照进来,没有无人居住的灰尘感,应该刚刚有人收拾过,但到底是缺乏人气,空气里多了两分冷清。

这是一个套房,比S市的要小一点,东西也多很多,不像S市的卧室那么空荡,井然有序地摆满了他的东西,充满了他生活的痕迹。

卧室里最显眼是那张特别大的床,跟他S市那张很像,以他的身高应该也是特别定制的,床头柜上摆着一个相框,姜芮书走过去拿起一看,是秦聿和爷爷的合影。

照片里,爷爷比她所见到的要精神很多,穿着挺括的中山装,背脊挺得笔直坐在椅子上,拐杖杵在身前,脸上带着微笑,精神奕奕,颇有威严。秦聿西装革履站在爷爷身后,看起来比现在年纪要小一些,大概是初入职场的时候,眉宇间是藏不住的锋芒,如一把出鞘的利剑,披荆斩棘,所向披靡。

是姜芮书没有见过的模样。

姜芮书的手指轻抚照片中的他,忽然感到有些遗憾,如果当初她留在京城,或许就能看到他这时的模样,以及……更多的模样。

不过那样,他们之间或许会是另一般模样。

“要是我早点认识你就好了,就能多见见爷爷,不是那么匆忙地诀别。”她确信早点认识他们也会在一起,或许会有不同,但她不会错过秦聿这样一个人。

秦聿默默站在她身后,闻言从后面拥住她,“这样也很好,爷爷走的时候很安详。”

姜芮书想起老人离世前的托付,转身仰头对上他的眼睛,“不过我完成爷爷的托付了,他把你托付给我,我可以保证,他最心爱的孙儿已经得到幸福了。”

秦聿想起在医院时,爷爷跟她说了什么,可是没人知道是什么。

原来是把他的幸福托付给她么……

他忍不住紧紧抱住她,在她眉心落下一个轻吻,一动不动。

过了许久,他轻声道:“明天带你去拜祭爷爷。”

“嗯。”

卧室旁是一个半开放的空间,用来做了书房,姜芮书一走进去就被那半面墙的奖状奖杯吸引了。

最上面的都是他职业上的奖项,诸如最佳民商事律师和刑辩律师都有,姜芮书有点想不到他领奖的时候是什么模样,不由回头看他。

秦聿看她表情就知道她想什么,莫名有点羞耻。

姜芮书忍不住笑,那时候他还在京城,律所也不是大安,是夏商,夏商是京城数一数二的律所,几乎年年都要拿奖。

“嗯?三好学生。”姜芮书仿佛发现了新大陆,“这么多,你小时候时不时每年都拿三好学生?”

秦聿:“……”

他怎么听都觉得她这话意思不对,“我不像好学生?”

“那倒没有,你肯定打小就好,就是不大能想象你当三好学生是什么样。”姜芮书笑道,“我们那儿的三好学生都是特别乖很听话的学生,我觉得你应该不是那种听老实话的人?打小主意很大,不像别的小朋友会怀疑老师,或许背地里还觉得老师幼稚。”

“以前主要看成绩。”

这倒是,谁成绩最好老师就喜欢谁,喜欢得特别明显。

姜芮书深深看了他一眼,继续翻宝藏,接着她发现他还有很多体育奖项,游泳从儿童组到少年组都有,还有各种奥数竞争的获奖,从小学到中学、从数学到物理全都有。

“你怎么做到这么多科目都拿奖的?”

“你没拿过奖?”

秦聿一点也不想回首自己作为拿奖工具人的经历,小时候他学习好,老师就喜欢叫他参加这样那样的比赛,他不想被老师天天念叨,时不时还家访打扰爷爷,偏偏爷爷很喜欢看他拿奖,每次他获奖爷爷就喜欢跟老朋友炫耀,像个得到糖果似的孩子,很幼稚,但特别开心,于是他就从了……反正参加比赛也花不了多少时间。

老师发现这一点后,更喜欢拉他参加比赛了,试问有个每次都能拿奖还不影响学习的学生,哪个老师会眼睁睁看着不使劲儿压榨?

姜芮书却是真的惊叹了,这就是传说中的学神呀。

“我?”她摇头,“我不参加比赛,就整天看书写试卷。”

秦聿微微蹙眉,显然不大相信,“小学中学呢?”

“你要说三好学生,小学一二年级倒是拿过奖状,不过后来转学放在老家都丢了,转学后我成绩不大好,后来是有拿过奖状,但也不知道丢哪里了,小学后我就没拿过奖了。”看他还不大信,姜芮书笑道,“我不是天生学霸,我的成绩都来自百分之两百的努力,奥数这样的比赛真要去参加或许也能拿个奖,但是一定会影响到我学习,所以我从来不参加比赛。”

秦聿知道她那么努力是为什么,为了早点上大学。

还没等他说句什么,就听姜芮书说:“你这些奖状奖杯都要收好,以后做传家宝。”

秦聿:“……大可不必。”

“要的,给孩子做榜样。”姜芮书把奖状证书原样摆回去,转头看着他一本正经说道,“父母是孩子最好的榜样。”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