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七百八十九章 六亲不认

第七百八十九章 六亲不认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83  |  更新时间:

第七百八十九章 六亲不认

姜芮书知道秦小叔有一对龙凤胎,但秦小叔至今未婚,连个稳定的恋爱对象都没有,秦聿说秦小叔去国外浪了一年,回来的时候就带了这么两个孩子,至于孩子母亲绝口不提,当初把爷爷气得够呛,打一顿不够,还罚跪了半天祠堂,不过孩子都生下来了,除了好好教养还能怎么办?姜芮书有点怀疑这对姐弟是不是秦小叔在国外代孕生的。

秦珃被叫了声小仙女,笑得眼睛变成一轮弯月,“你好呀,不过我该叫你嫂子还是名字?”

“当然嫂子了。”秦栩插嘴,“叫名字多生疏?是吧,哥?”

秦聿懒得理他,这小子跟个穿天猴似的,点个火就能上天。随后跟姜芮书低声道,“你随意就好。”

姜芮书笑着轻轻嗯了声,跟秦珃说道:“先叫我名字吧。”

秦珃点头,“你叫芮书是吧?真好听,这么好听的名字是该多叫叫。”

姜芮书也笑,“你的名字也很好,那我叫你名字吧。”

“好啊。”秦珃笑着点头,“芮书,以后再叫你嫂子。”

这嘴真甜。姜芮书对她充满了好感,可爱的小仙女谁不喜欢?

秦珃身边还有一对漂亮的年轻男女,两人眉眼间有几分相似,长得有点眼熟,姜芮书目光一挪才发现有点像秦润之,秋文静继续介绍,“这是表弟表妹,月文和雨桐,他们俩年纪最小,雨桐是老幺。”

原来是表弟表妹,都说外甥像舅,难怪有点像秦润之呢。

姜芮书微笑打招呼,“月文,雨桐,你们好,你们也叫我名字好了。”

梅月文和梅雨彤相互看了看,“芮书姐。”

这两孩子倒是老实,尤其是梅月文,性格跟梅姑父一模一样,都是不爱说话的,梅雨彤稍微活泼点,跟秦珃关系也好,聊了两句话就多了。

秋文静道:“大伯和小叔都不在家,下次再给你介绍。”

姜芮书点头,这一点秦聿已经跟她说过,大伯公干在外,小叔在国外赶不回来,不过他们都不是难相处的人,这次主要见的还是秦聿爸妈。

双方介绍完,几个长辈询问她一些基本的生活工作状况,她一一回答了,随后让他们年轻人自己聊天,秦栩就按捺不住,“二嫂,你来京城能适应这边的天气吗?S市还没入冬吧?”

“秦栩。”秦聿叫他名字。

“这个问题不能问吗?”秦栩一脸无辜。

姜芮书笑,知道秦聿说的是称呼问题,秦栩跟他装无辜听不懂。为了不让兄弟阋墙,她说道:“挺好的,S市是要暖和很多,不过我以前在京城上大学,在这儿住了几年,倒没什么不适应的。”

“跟你二哥一个学校一个专业,师兄妹呢。”这个秦舒就比他们知道的多。

“你们早就认识了,怎么现在才在一起?要早点侄儿都满地跑了。”

这兄弟俩说话逻辑简直一模一样,姜芮书好笑,“这倒没有,我们前年才真正认识的。”

秦栩更好奇了,“那你跟我二哥怎么认识的呀?”

“我是法官,秦聿是律师,他们律所就在我们法院管辖的区域,他官司打自然而然会遇到我。”

“你真是法官?”秦栩打量她,随后连忙解释,“我不是怀疑你,就是以为法官都是那种四五十岁特别严肃的中年人 。”

“现在年轻法官很多,这些年的新生法官大部分是学院出身,不像以前很多法官调派转业来的,所以你才会有这种印象吧。”

“你这是刻板印象。”秦舒说他。

“是是是,是我见识少。”秦栩认错贼溜,“所以二嫂你跟二哥是在法庭上认识的?”

“嗯。”

“哇,二哥在法庭上向来所向披靡六亲不认,你们的法庭肯定特别刺激。”

“秦栩。”秦聿又叫他,“六亲不认不是这么用的。”

秦栩无辜眨眼,“那怎么用?”

秦聿淡淡道:“比如我因为生气把你的黑历史公之于众,或者告诉你爸你大学的时候背地里跟我借钱,或者……”

秦栩立即变了脸色,没等秦聿说完就乖巧道:“哥,我说错了,你那叫遇神杀神遇佛杀佛,我语死早你别跟我计较。”

大家闷笑。

秦栩叹气,年纪小就是亏!自己有什么黑历史当哥的都知道!

被他这么一闹,气氛变得更加轻松。

几个长辈在旁边将这一幕看在眼里,秦姑姑盯着姜芮书看了一会儿,低声问秋文静,“这姑娘可真不简单,小聿眼睛黏在她身上都不错一下。”他们到底只是亲戚不是正儿八经的未来公婆,所以刚才只是粗略地问了问基本情况,问太多会让人觉得不舒服,对姜芮书了解不多,但是对秦聿那是从小看到大的,都知道这孩子性子冷,但越是这样越显得姜芮书与众不同。

秋文静回头一看,还真是,秦聿这孩子的目光一直在姜芮书身上,眼珠跟黏在她身上一样。

正好这时,姜芮书很自然地回看他,两人都没说什么,只是不约而同地微微一笑,随后继续聊天。

她忍不住笑了,没想到儿子还有这么一天。

大伯母也看到了这一幕,笑道:“小年轻感情可真好,这下你和润之都可以放心了。”

秋文静笑道:“反正是小聿自己认准的人,我没别的要求,人品行过关,他自己喜欢就好。”

秦姑姑有点担心,“不过他们一个是法官,一个是律师,忙起来家都顾不上,以后要是有了孩子怎么办?尤其是他们都不在京城,芮书家里就只有一个爸爸,听着也是常年顾不了家的。”

“这个我就没办法要求他们了。”秋文静的笑意浅淡了几分,她轻轻叹了口气,“我和润之小时候都没怎么带过小聿,都是爸帮我们带的,我们自己没做到的事没法要求孩子做到……”

秦润之也不免叹气,但这没办法,他们的工作都脱不了手,不过他看得很开,“这个问题还是让他们自己操心去吧,小聿自己经历过,应该知道怎么做。”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