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七百九十五章 狗男人

第七百九十五章 狗男人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93  |  更新时间:

第七百九十五章 狗男人

两个人都安静了。

清脆的铃声叫个不停,在安静的房间格外突兀,竟听出了几分催促焦急的意味。

张雅婷呵呵笑了,“这个点打我微信,肯定是芮书。”

如果真是姜芮书,这个电话不能不接,不然真闹大了收不了场。他压着张雅婷谨防她作妖,伸手拿她的手机一看,果真是姜芮书的来电。

张雅婷一看他神情就明白了,笑吟吟道:“陆老板还是松开我吧,这样我结不了电话。”

陆斯安能不知道她打什么主意?一把捂住她的嘴,飞快接通电话,张口就道:“芮书啊。”

电话那头姜芮书听到是陆斯安接电话很惊讶,“陆老板……”

“张雅婷睡着了,回头再联系哈。”陆斯安打断她的话飞快说了句就挂断。

张雅婷眼中喷火,他怎么敢!怎么敢擅自挂她的电话!

陆斯安却心情愉快,“今晚你谁也别想联系,给我老实呆着。”

张雅婷动了动,手脚还是动不了,这狗男人!她抬头看着陆斯安,瞅着这男人长得一表人才,放娱乐圈那也是可以出道的水平,但怎么就这么狗?“陆斯安,我真怀疑啊,这到嘴的肉你不吃还这么对我,你那些风流韵事到底是真的还是你自己造谣的?”

这话也忒损了,陆斯安严肃道:“张雅婷,你可以骂我,但不能质疑我的魅力!”

“呵呵!你现在在我眼里就是个丑角儿!”

陆斯安没被刺激到,反而评价她:“无能狂怒。”

张雅婷当即跳起来,要叫这狗男人看看她到底是不是无能狂怒!但是很遗憾两人体量上有明显差距,陆斯安又高又壮还一身肌肉,把她压得死死的,还笑她:“腰力不错。”

“陆斯安!”她口吐芬芳。

“叮叮叮……”

就在这时,手机铃声再次打断两人的争吵。

陆斯安预感不妙,拿起手机一看顿时头大,姜芮书怎么又打电话过来了?!

张雅婷看他反应就知道是谁,心情一下子好了,还明知故问:“又是芮书吧?”见他眸光闪动不知又在算计什么,她悠悠道:“你别想骗我,我和芮书有暗号,睡着了也要弄醒来回个话才放心,你告诉她我睡着了就挂电话,她肯定担心我是不是发生了意外。”

哎呀,她真是爱死姜小书了!简直是绝世好闺蜜!

陆斯安脸黑,“这是不是你算计好的?!”从进这个房间开始,不,从她提出开房开始,姜芮书说了让她到家报平安,她就知道姜芮书一定会打电话给她,不管发生什么,她一定能接到电话,进可攻退可守!

张雅婷闻言忍不住惊诧地打量他,眼神露出几分同情和怜爱:“你被多少女人骗过啊?怎么会对人性如此悲观?”

“你闭嘴!”陆斯安横眉冷对,眼看电话快挂断,他咬咬牙,警告道:“不准跟芮书乱说,否则我让你好看。”

她却拿起乔来,不紧不慢道:“先放开我,再好好伺候我一晚上,我可以不计前嫌什么也不说。”

陆斯安气笑了,“你可真敢想啊!”

“你早晚要放开我的,总不能一辈子压我在这里吧?反正你也不吃亏,何必呢?”

“做梦!你敢胡说八道,我就跟芮书说你想借种生子骗我上床!”

张雅婷差点又口吐芬芳,这么狗血的事亏他说得出口!但是不得不说他还真就戳中了她的死穴,他要真不要脸这么说,她跳进黄河也洗不清,毕竟谁都知道她为了冻卵还专门打过官司。

陆斯安哼了声,在电话挂断前接通放在她耳边,用眼神她警告别乱说。

张雅婷翻白眼,这时,电话里传来姜芮书关切的声音,“雅婷?”

张雅婷轻咳了声,很自然说道:“芮书啊,怎么了?”

听到张雅婷的声音,姜芮书松了口气,“刚才陆老板说你睡着了,我不放心打来问问,你没事就好。”

“我能有什么事?就是喝了点酒打瞌睡,陆斯安这人擅作主张,不问人家就乱接别人电话,太不要脸了。”

陆斯安气,这死女人!手机还在他手上就敢故意骂她!

姜芮书无语,“你们路上闹不愉快了?”

“这个男人又怂又狗,真叫人受不了。”

陆斯安再次眼神警告,胆儿很肥啊,当着他的面骂他一次不够还两次。

张雅婷有恃无恐,还给他一个蔑视的眼神,有本事给她挂电话啊!

姜芮书听到这话却想着分别的时候还挺好的,怎么这会儿好像闹得很不愉快,不由问道:“他怎么得罪你了?”

“就是我跟他合不来,不影响你跟他的交情,你别在意。”

听她说得坦率,姜芮书也没那么在意了,看来他俩应该没大矛盾,就是脾气不对付,“行吧,你没事就好,下次你去S市我就不约他了。”

“真的?”

“当然,别的男人怎么比得上你?”姜芮书甜言蜜语张口就来。

张雅婷被哄得眉开眼笑,“这还差不多,你到家没?”

“刚到,既然你没事,那就早点休息吧,回头再联系。”

“嗯,就这样。”

陆斯安听到这句果断挂电话,张雅婷见了忍不住笑,“你这么怕我?”

陆斯安把手机撂床头柜上,“你的底线太深不可测,我不得不防。”

“防什么?”

“防你玷污我的清誉。”

张雅婷好笑,“你个男人还怕被我一个女人玷污清誉?”

“男人的清誉就不是清誉了?我的清誉可高贵了!”

张雅婷还挺好奇:“陆斯安,你以前那些风流韵事都是真的?”

陆斯安觉得这个怀疑不能忍,不是真的还能是假的?他这样的男人用得着造假?“我的感情史是有点丰富,你不能理解无所谓,但你不能不尊重。”

张雅婷就更奇怪了,“你说你也不是什么小单纯柳下惠,你现在搞这么清心寡欲做什么?”

“你把当我什么人?什么女人都睡?”

“我还是有点资本的吧?虽不是绝世美人,但各方面也不差,上次在你家你明显不拒绝我的。”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