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七百九十八章 可爱,想亲

第七百九十八章 可爱,想亲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07  |  更新时间:

第七百九十八章 可爱,想亲

清晨,姜芮书在温暖中醒来,充足的暖气和身后温暖的怀抱让她很轻易区分出这不是在S市。

屋里一片漆黑,厚实的天鹅绒窗帘将天光都挡住,但床头时钟显示时间6:52分,天已经亮了。

她动作轻柔坐起来,双脚在黑暗中寻摸了一会儿没找到拖鞋,索性光着脚下床,走到窗前掀起一条缝。

入目一片雪白。

身后传来细微的动静,她没有回头,挥手将窗帘拉开,清透的晨光一下子照进房间。

随后,她身边站了个人。

“这是今年的第一场雪啊,我好多年没遇见初雪了。”她哈了口气,在玻璃上画了个笑脸。

“喜欢下雪?”秦聿问道。

“也不是多喜欢吧,就是作为一个南方人骨子里对下雪天的向往。”每年冬季北方晒,南方人都是各种羡慕,有钱有闲的还会专门飞北方看雪,如果冬季能下点米粒雪,地上铺一层薄薄的雪,南方人们就会打了鸡血似的各种拍照打卡,兴奋得跟过年似的。

作为一个对下雪司空见惯的北方人,秦聿不是很能体会这种向往,不过去S市这两年的确没见过下雪,为了玩雪,S市去年还开了一家人造雪游乐园,生意十分火爆。她没说过去玩,都不知道她还有这种向往。

秦聿看着外面银装素裹,“以前下雪天你怎么过的”

“以前?”那只能是上学的时候,她说道:“堆雪人打雪仗,还有就是去看南方来的一年级学弟学妹。”

“看学弟学妹?”

“因为比玩雪更好玩的是看雪的南方人。”姜芮书嘴角噙着笑意,没见过下雪的南方人会觉得下雪很浪漫唯美,下完雪还能玩雪,但是真正经历过下雪天的人才知道,下雪天又湿又冷外出不便,一不小心就会摔个四脚朝天。

至于她为什么会知道这么清楚,这些不足为外人道也。

秦聿却品出了点味道,眼里划过一道笑意,突然问道:“想不想玩雪?”

姜芮书心头一动,扭头看他,“可以?”

他轻声一笑,“为什么不可以?”

梳洗一番,换上厚实的衣服,秦聿牵着她的手下楼。

“呼……”热气从鼻腔呼出,让姜芮书的面孔都有些模糊了,随后她吸了一口气,雪后的空气格外冷冽,窜进肺里就是一个激灵,她整个人都清醒了。

雪后放晴,蔚蓝的天,雪白的云,大地银装素裹,青砖黛瓦的建筑掩映期间,简直美不胜收。

姜芮书忍不住拿手机拍照,论意境,还是中式建筑更叫人回味。

秦聿拿了个小铁桶,小铁桶里还装了个小铲子和一根胡萝卜,姜芮书一看装备还挺齐全,忍不住笑,“你还有这装备?你以前不会也很喜欢玩雪吧?”

“这不是我的东西。”秦聿关上门,走到屋前的空地。

姜芮书趁机拍了张照片,拍完觉得这个角度不是很好,一边跑一边冲他喊:“你站着别动。”

秦聿:“……”

姜芮书找到合适的角度,咔咔连拍几张,这才跑过来:“来了来了。”

堆雪人没多少技巧,姜芮书很快堆了一个半人高的雪人,秦聿带的那根胡萝卜当鼻子,鹅卵石做眼睛,另外折了两根树枝做手,铁通罩在雪人头上做帽子,至于嘴……秦聿剥了那个橘子,给姜芮书分了一半,拿橘子皮做雪人的嘴。

姜芮书吃着那半个橘子,因为装在他口袋里,橘子有点温热,很甜。

她忍不住笑起来。

“嗯?”秦聿特地把橘子皮撕成条,做成嘴的形状,随后就听到后面一声笑,回头见她笑得奇怪,不由露出疑惑的神情,难道这雪人哪儿不对?

他回头看了看,没有不对。

姜芮书忍俊不禁,“没什么,就是没想到你还有这手艺。”她想着他堆雪人应该很赏心悦目,事实也如此,滚雪球这种事在他做来也特别有气质,直到……他从口袋里掏出个橘子,当场剥了皮吃掉不说,还捏着橘子皮二次加工,明明一副很仙的模样,却做着特别接地气的事,说不出的萌。

秦聿却看出了她又在胡说八道,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走到她面前淡淡道:“别敷衍我。”

“想听实话?”

秦聿垂眸注视着她,意思不言而喻。

“你下来一点。”

姜芮书踮起脚,在他耳边轻声道:“实话是——”

她一口亲在了他脸上,“可爱,想亲。”

秦聿:“……”

又调戏他。

等他反应过来,姜芮书已经笑着跑开,他眉毛一竖,迈着大长腿追上来,姜芮书飞快搓了个雪团扔他身上,两人打起雪仗来。

笑声渐起,回荡在院落里。

秋文静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玩闹的两人,唇边不由露出笑意,“年轻可真好。”

-

姜芮书来的时候带了两个行李箱,回去的时候多了两个行李箱,装的全是秦家人给的礼物。

秋文静特别简单粗暴,直接给了一张银行卡,姜芮书后来查了下金额,她又可以换新车了。

另外还有一大箱子女孩子的物件,项链、丝巾、手链什么都有,姜芮书都有点怀疑秋文静是不是去商场。听说姜芮书爸爸喜欢书法,秦润之另外送了一块上好的墨,秦舒给了一套自己设计的情侣首饰,说是全世界独一份,秦珃送了一副画像给她,画的是她和秦聿站在葡萄架下,意境很美。秦姑姑和梅姑父没过来,但让梅月文和梅雨彤带了礼物过来,秦小叔远在国外也托人代送了礼物。

可谓收获丰盛。

临别前,秋文静送他们到门口,微笑道:“得空再来京城,下次我们好好去逛逛。”

姜芮书轻轻点头,“嗯,我也很期待。”这两天接触不算深,秋文静和秦润之都是好相处的人,尤其是秋文静,既是大家闺秀,也是独立女性,她没有跟这样的女性长辈相处的经验,但相处很愉快,让她有了一些新的认知。

秋文静拍拍她的手背,“小聿就拜托你照看了。”

姜芮书看看秦聿,“您放心。”

秋文静含笑点头,目送他们离开。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