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七百九十九章 你节制点

第七百九十九章 你节制点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89  |  更新时间:

第七百九十九章 你节制点

一路白雪,车开得很慢,抵达机场时,广播已经在催促安检了。

抓着安检的空档,姜芮书给张雅婷发了条消息,但这女人也不知是不是喝多了没醒,一直等到登机都没回复。

起飞前,她又给张雅婷发消息:【要起飞了,年后再约。】年前肯定是没机会了。

【年后不约。】张雅婷突然回道。

真会掐时间,再晚一会儿她就断网了。

姜芮书发了问号过去,这女人过年要出国浪吗?

张雅婷却没再回复,也不知道干什么去了,广播里再次响起起飞提示,姜芮书发了句【回聊】,将手机调成飞行模式。

很快,飞机开始滑行,极速冲入云霄。

两个多小时后,飞机还没落地,姜芮书便感觉气温在上升,最明显的感觉是脚暖了,一下飞机,她便下意识遮住眼睛,阳光太明媚了。

她深吸了一口气,空气清冽又温暖,是S市冬季的味道。

司机早已在等候,两人取了行李,顺利坐上回家的车。

“前面好像出事故了。”司机突然说了声,“有人倒在地上。”

姜芮书一下子睁开眼睛看向外面,只见前面的路边的确躺着一个人,还有个人跪在旁边做急救,场面有点乱。

“救护车来了!”

有人大喊,围观的人群连忙散开。

很快,医生和护士冲过来,病人的情况似乎很紧急,他们没有多做停留,不到半分钟就将病人抬走,救护车鸣着笛飞快奔向医院。

没人注意到有个人悄无声息离开。

看着男生消失在街道上,姜芮书坐了回去,吩咐司机:“走吧。”

回到家,姜芮书受到了姜大橘热烈的欢迎,让姜芮书抱了很久,喵喵叫个不停,要多甜有多甜,猫咪冬季掉毛少,姜芮书吸猫吸得一本满足,一主一宠别提多黏糊。

秦聿留下来吃了晚饭才回去。

秦聿以为陆斯安第二天就会回来,这厮呆在家里不是被催婚就是被安排相亲,平时能不回家就不回,连过年都这样那样借口提前跑路,谁知他这次压根没回来,一直三天后才回来。

看着好几天没见的陆斯安,秦聿不由皱起眉头,“你节制点。”

“噗——”陆斯安一口咖啡喷出来,“你什么意思?”

“你黑眼圈都出来了。”

“有黑眼圈的不一定是时间管理大师,也可能是个工作努力的孩子,再说我这快一年没女朋友了,我找谁节制去——”陆斯安说着愣了下,“我居然空窗一年了,我这样的男人居然单身这么久,简直天道不公。”

“我还以为你回京城是为了谁。”

陆斯安端着咖啡杯喝了口,将心虚咽下去,口中幽幽道:“还能为了谁?我在京城就一双老父亲老母亲牵肠挂肚。”

秦聿抬头看着他。

陆斯安一看就知道他不信自己,嚷嚷道:“你有话就直说,别这么看着我。”

秦聿收回目光,翻开桌上的资料,轻描淡写道:“约饭那晚你没回家。”

语气这么笃定,是诈他还是真知道?陆斯安不动声色,“你怎么知道?”

“你没给我报平安。”

“我那不是怕大半夜的打扰你和芮书,搅人兴致要挨雷劈的。”陆斯安淡定道。

秦聿哦了声,“其实是你半夜不回家,你妈担心你,打电话问我你去哪儿了。”

陆斯安:“……”麻蛋,这厮套路他。

他干巴巴哈哈一笑:“那晚不是下雪吗?我送芮书朋友回家后雪下大了,路况不大好,我就在附近找了酒店过了一晚,第二天才回家的。”

“芮书朋友……”秦聿深深看着他。

陆斯安笑容一收,起身就走,“我还有点事,你加油干。”

“关门。”

陆斯安已经走出去了,听到这句没回头,原地后退几步,砰一声带上门。

赵思雨刚好过来找人,见到这架势连忙跑到一边,“陆老板又怎么了?”

“又吃瘪了呗。”陶霖淡定道。

“都说吃一堑长一智,陆老板怎么就老不长智呢?”她真心实意疑惑。

“赵思雨!”陆斯安吼道。

赵思雨连忙逃窜,脑子里想起萧然说过的一句话:精神不振、脾气暴躁,不是更年期就是发情期。

-

S大医学院。

操场上正在进行一场精彩的比赛,这两天突然降温,边上没几个观众,但这依旧浇灭不了男生们在操场上奔跑的热情。

就在这时,突然闯进来几个人打断了比赛,为首的男人喝道:“谁是王一洲?”

一个清秀的男生疑惑地站了起来,“我是,你们是……”

“杀人犯!”为首的男人冲上来,一拳砸在男生脸上,“你赔我爸的命!”

操场上乱成一团。

-

一个视频的话题悄悄爬上热搜。

视频里,几个彪形大汉气势汹汹闯进校园操场,随后一个男生站出来,谁知道对方二话不说就打人,学生们劝架不成,最后演变成打群架。对方之所以打人,是因为最开始被打的男生数天前曾经在路边抢救过一个昏迷的老人,救护车赶到后他就默默离开了,这本来是件好人好事,谁知老人没有抢救过来,在赶去医院的路上就死了。

而老人之所以死亡,是因为没有在黄金抢救时间获得有效的抢救,男生的抢救不但没有起到抢救作用,还压断了老人几根肋骨。目前,男生已被拘留,老人的家属要追究男生的责任。

这个话题直接炸了。

舆论几乎一边倒支持男生,男生救人完全是好心,他伸出援手还有一线希望,如果他不救,老人只能等死,没救回来怎么能怪他?别的不说,光是他敢站出来救人就值得敬佩,要是这样也要负责,那以后谁还敢救人?

姜芮书还奇怪怎么一直没看到救人的新闻,还以为这个事件不被关注或是自己错过了,没想到结果不是期待中老人被救后寻找救命恩人的佳话,而是一起夹杂着人命的纠纷。

更没想到的是,没多久,她在自己即将审理的案子中看到了王一洲的名字。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