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八百章 不利

第八百章 不利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68  |  更新时间:

第八百章 不利

王一洲是S大医学院大一新生,那天他回学校的路上看到老人突然倒地,发现老人心脏骤停后,对老人进行了心脏复苏术,在实施心脏复苏术的过程中,他压断了老人的十二根肋骨,老人最终没有抢救回来。

老人家属认为王一洲对老人的死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要求了一大笔赔偿,可以说直接将老人的死归结于王一洲。

与此同时,网上对这件事的关注仍然没有消退,人们自动带入王一洲的身份都特别义愤填膺,还有人说“以前扶不起,现在救不起”,这个社会越来越当不起好人了。

看到营销号下场搅混水带节奏,姜芮书忍不住皱眉头,这些唯恐天下不乱的营销号是想让这个案子变成典型,最好搞成当年扶不扶的案子。

既然如此,姜芮书索性安排尽快开庭。

开庭这天是个阴天,北风呼呼的吹,天空灰蒙蒙的。

眼看时间到点,姜芮书披上法袍,跟陪审员一共前去法庭。

刘一丹宣读完法庭纪律,看到门外扬起的黑色衣角,朗声道:“请审判长、陪审员入庭!”

姜芮书率先迈入法庭,走到审判长席位上,目光往法庭里扫了一眼,原告这边来了一男一女,应该是老人的儿子儿媳,律师坐在旁边,两人目光沉沉看着对面。

他们对面坐着一个十八九岁模样的男孩子,沉默地坐在椅子上,眼中带着郁气,时不时看向对面,旁边是一个四十来岁的男律师,其貌不扬,但气质沉稳。

姜芮书拿起法槌,“现在开庭。”

-

双方分别陈述后,原告律师先询问了被告王一洲,“被告,请你详细地陈述一下当天你是如何碰到张占木老人的?”

王一洲显然对这段回忆有些排斥,他深吸了口气,过了一会儿才尽量平静开口:“那天四点多差不多五点,我一个人看完电影后返回学校,路上还要买些东西,也不是很远,索性走回去,走到桂梅路的时候看到有个人躺在路上,有人在旁边喊老人晕倒了,但是没人敢上去扶,我走过去看发现老人双目紧闭,一动也不动,情况很不对,叫了两声也没回应,我上手一摸吓了一跳,他没有心跳了,心脏停跳非常危险也非常危急,最佳抢救时间只有四分钟,于是我对老人进行了心脏复苏。”

“你会心脏复苏术?”

“我是医学生,这是基本功。”

“你有AHA证书?”

王一洲顿了下,“没有。”

“CPR证书呢?”

“没有。”王一洲解释道,“但是我们学过。”

原告律师却没有再继续这个问题,“你发现老人心脏停跳后就进行了心脏复苏?”

“是的。”

“在对老人进行心脏复苏前,你心中有没有犹豫过?”

“反对!”被告律师意识到对方居心不良,王一洲受舆论支持最大根源就是勇敢站出来帮助陌生人,原告律师这是想给坏他的形象。

姜芮书品出点别的味道,决断道:“反对无效。”

原告律师再次问道:“你有没有犹豫过哪怕一秒钟?”

王一洲沉默了两秒,“没有。”

“真的没有?”原告律师目光灼灼。

王一洲低下头,“我有一点点害怕。”

“怕什么?”

“怕惹上麻烦。”

“所以你犹豫过。”

王一洲没说话。

“在此之前,你有没有实践经验?”

“反对!”被告律师再次打断,“每一个医生和护士都不是天生有经验的,经验是不断实践累积的,不是凭空就有。”

“反对有效。”这话说得没错,如此苛求医护人员,将无人能胜任救死扶伤的工作,姜芮书对原告律师道,“注意你的提问方式。”

“但是审判长,这直接关系被告在急救过程中是否存在过错。”原告律师争辩。

“你想证明主观错误还是客观错误?”姜芮书的反问很致命,主观错误就是刑事案,这案子得送刑庭审去,客观错误……他的提问还没到点上,还不能说太清楚。

原告律师无奈道:“审判长,你的态度很有偏向性。”

“我偏向公正。”姜芮书对他的意图很清楚,法庭允许质疑,但是秩序不能坏,她看着原告律师再次重申,“反对有效。”

“好的,审判长。”原告律师换了个问法,“你是否确定自己已经完全掌握了心脏复苏术?”

“是的,这并不难……”

“但是你并没有复苏张占木的心跳,反而压断了他十二根肋骨,最终导致他在去医院的路上不治身亡。”

“心脏复苏中压断肋骨是常有的事,尤其是老人,上了年纪更容易压断,但是在抢救中往往是以抢救生命为先,其他损伤是次要的。当时的情况很危急,如果我不抢救,老人也等不到救护车赶来。”王一洲说道。

“那么事发地点距离你们学校不远,你知不知道在距离事发地点不到五百米就有AED(心脏除颤器)?”

王一洲脸色一滞,渐渐意识到了对方的狠厉。

“你应该知道。”原告律师肯定道,“作为一个医学生,并且就在学校附近,你应当知道这样的常识,但是你为什么没有去拿AED,反而自己上手抢救?”

原告律师深深看着他,仿佛看穿了他,“你其实没有你说的那么自信,因为缺乏经验,所以你犹豫了,但这是一个很好的实践机会,成功了还能成名,所以你犹豫后直接对老人实施了心脏复苏术,最后你悄悄离开,不是想做无名英雄,而是——心虚。”

“反对!这是无端猜测!”被告律师拍案而起。

原告律师却扭头看着审判席,轻飘飘道:“完毕。”

王一洲脸色雪白。

姜芮书明显感觉到法庭里气氛有所变化,旁听席受到了原告律师的影响,虽然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但这种影响对被告是不利的。

刚才一番询问,原告律师点出的每一点都对王一洲有不良影响,他没有任何证书证明自己具备抢救资格,反倒是他压断了老人的十二根肋骨,最终也没有复苏老人心跳,最为致命的是他先说心脏复苏术是基本功,可是急救的时候却放弃了近在咫尺的AED,如果有AED,抢救成功的可能更大。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