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八百零一章 无声胜有声

第八百零一章 无声胜有声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42  |  更新时间:

第八百零一章 无声胜有声

王一洲受到了很大的影响,但他的律师十分镇定,在姜芮书询问他是否需要询问被告的时候点了点头,随后温和地看着自己的委托人,“事发当天,是你第一次对真人实施心肺复苏吗?”

王一洲迟疑,似乎不是很想回答。

被告律师给他鼓励的眼神,“如实告诉我就好。”

王一洲深吸了一口气,“是的。”

“对你而言,做这件事需要很大的勇气和决心吗?”

“是的,我鼓起了所有的勇气。”

“所以你才会犹豫?”

“是的。”王一洲再次说道,“那是一条人命,分量太重了。”

被告律师又问道:“心肺复苏有禁忌症吗?”

王一洲道:“没有,心肺复苏没有任何禁忌症。”

“能详细解释一下原因吗?”

“心跳呼吸停止意味着处在临床死亡状态,只要这个适应症存在就应该马上进行心脏复苏,如果不及时抢救,唯一的结果只能是死亡,所以心脏复苏没有任何禁忌症。”

“刚才你说心肺复苏中压断肋骨是常有的事,为什么?”

“对成人心肺复苏时按压要达到一定深度,如果按压深度不够,心肺复苏是没有效果的,所以压断肋骨无法避免。”

“胸肋骨骨折、胸肋骨断端刺入心肺导致心肺破裂这些情况需要考虑吗?”

“心肺复苏是第一位。”

“在救护车到来后,你为什么默默离开?”这个问题就是针对原告律师的了。

“救护车来了,他们有专业设备,抢救经验也比我丰富,能做的我都已经做了,再凑上去也帮不上忙,室友还等着我买吃的回去,所以我就走了。”

“你有没有想过自己会惹上麻烦?”

“想过,毕竟扶老人都可能被讹诈,这个情况更危险。”

“那你为什么还要救人?”

王一洲顿了顿,轻声道:“那是一条人命,我没看到就罢了,可是我看到了,我还学过怎么救人,不救人我良心过不去。”

“据说当时有很多围观的人,但没有一个上前抢救?”

“是的。”

“你现在后悔吗?”

王一洲低下头,沉默了。

被告律师没有追问,转头看向姜芮书,“提问完毕。”

姜芮书扫了眼法庭,这个律师这个提问让所有人都忍不住感同身受,由王一洲一个人的麻烦上升到了社会痛点,尤其是王一洲最后的沉默,无声胜有声。

这时,原告律师出具了新的证据,“审判长,原告的父亲张占木被压断的十二根肋骨,其中有一根刺破了心脏,这等于是直接断绝了老人的生机,要了他的命。”

被告律师不急不缓道:“前面因说过心脏复苏不存在禁忌症,压断肋骨是正常的。”

原告律师咄咄逼人,“被告在自己都没有把握的情况下贸然施救等于害人。”

“救护车在老人心脏停跳十分钟后才赶到,如果被告不伸出援手,老人只能等死。”

“但不可否认肋骨断裂刺穿心肺的致命伤存在。”

“心脏停跳才是夺走老人生命的原因。”

双方律师争吵起来。

姜芮书没有马上打断他们,现在的争议焦点很明确,那就是王一洲的急救对老人的死有没有直接影响,其实这个问题有明确法律依据,不过这个问题还是弄清楚比较好。姜芮书略作思考便做出了决定:“对于争议焦点,合议庭会申请组织医疗专家召开听证会,届时会通知双方当事人。”

“现在休庭。”

休庭后姜芮书便马上着手安排听证会,考虑到这个案子牵扯敏感,审判过程每一步都要谨慎透明,避免大众猜忌,法院很快邀请了几位本市医疗专家召开听证会。

听证会上,对于原告方质疑老人被压断十二根肋骨的情况,医疗专家给出了详细解释:“心跳呼吸停止需要立即进行心肺复苏,做心肺复苏时,按压深度要在5到6厘米之间,按压过浅起不到效果,按压频率为每分钟100到120次,肋骨相对比较细,在这样深度和频率的按压下被压断是极其可能的,在临床中也不少见。”

“但是断骨可能刺破心肺。”原告方提出质疑。

“新的指南中已经没有提出明确的心肺复苏禁忌症,患者处于临床死亡状态时,比起骨折,先抢救生命才是最要紧的。”

“如果断骨刺破心肺造成致命伤呢?”

“我们需要先明确一个事实,老人心脏骤停是否与王同学有必然因果联系,如果没有,不应当承担抢救过错。”

听到这里,王一洲整个人松了口气,他们的回答证明他做的没错。

“这下可以准备专心考试了。”被告律师笑着跟他,这场听证会对王一洲有利无害,结果已经可以预期。

王一洲有点想笑,但又觉得这个场合不合适,连忙压下上扬的嘴角,但眉宇间明显不再那么沉郁。他看向前面的几位专家,很想跟他们道个谢,但不知道合不合适,犹豫着不敢上前。

就在这时,他嘴角的笑意突然凝固。

专家席那边有一个头发花白的专家,刚才就是这位直言他不应当承担抢救过错,几位专家正说笑着,他脸上的表情突然变了,露出痛苦的神情。

“方医生,您……怎么了?”很快,他身边的人也发现了不对。

被叫做方医生的专家捂着胸口,扑通一声倒在地上。

“方医生!”

现场顿时乱成一团。

“怎么了?”

“随身有没有带药?”

“快找找!”

“不好!心跳停止了!”

“呼吸也没有了!”

心脏骤停!必须马上心肺复苏!王一洲整个人僵住,下意识要冲过去,但脚却仿佛生了根,丁点儿也挪不动,瞪着大大的眼睛站在旁边看着另外两个医疗专家跪在地上。

“打120!叫救护车!”

姜芮书冲过去发现两位专家在做心肺复苏,毫不犹豫打急救电话。

“快让开点!不要堵在这里!”

“其他人先出去,等下救护车来了别堵着了。”

原告律师被人流推着往外走,回头看了眼,发现王一洲还愣在原地,脸色苍白地看着倒在地上的专家,整个人仿佛失了魂。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