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八百零二章 是我

第八百零二章 是我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82  |  更新时间:

第八百零二章 是我

救护车呼啸着将病人带走,姜芮书这才松了口气,幸好在场还有两位医疗专家,第一时间给方医生做了心肺复苏,把方医生从死亡边缘抢救了回来。

很神奇,也很震撼。

救死扶伤,医生大约是这世上最接近神的职业。

长长的吐了口气,她平复了心情,准备回办公室继续工作,转头却看到王一洲白着一张脸,木愣愣望着救护车离开的方向,跟个雕塑似的。

“你……”

姜芮书刚开口他就惊醒过来,不知所措看着姜芮书,随后不知想到什么,突然又是一惊,拔腿就跑。

“哎?”姜芮书不明所以,这孩子咋回事?

傍晚,医院传来消息,方医生已经成功脱离生命危险,不过因为心肺复苏的时候肋骨被压断了六根,得住一阵子医院,大约是看惯了生死,那边打电话过来乐呵呵的,还说什么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姜芮书哭笑不得,问了探望时间,准备找个时间去看看方医生。

“姜法官,你要的资料。”刘一丹过来的时候姜芮书正好要出去,不由朝她喊道。

“放我桌上,我一会儿回来。”

她去了趟卫生间,回来时突然感觉办公室里有点不对劲,意识到这一点时她的脚已经踏进办公室,想退出去已经来不及。

只见这时,一只修长的手将她拽进办公室,她反应很快,顺着对手的手臂攀上去,转身就准备给对方一个过肩摔,谁知里面的人似乎觉察了她的意图,用另一只手搂住她的腰,将她整个人禁锢。

一声轻笑在耳边响起。

“是我。”

姜芮书的动作如按了暂停键,回头一看,只见秦聿西装革履,浑身精英气质,要多养眼有多养眼。

她很惊讶,“你怎么在这里?”

秦聿松开她,“过来立案,顺路过来看看——姜法官忙完了吗?”

姜芮书看了看办公桌上堆着的资料,遗憾道:“今天得加夜班。”

不加夜班就可以跟他一起下班回家了。

她轻轻叹了口气。

秦聿笑了笑,“我回家等你,夜宵想吃什么?”

“不吃,再吃要我长胖了。”最近加班多,晚上回去秦聿给她备了夜宵,连吃了半个月,她感觉自己腰围见长,马甲线快要消失了,“你先回去吧,我争取早点忙完,不叫你独守空房。”

“姜法官——”

吴佳声从外面大步走进来,没想到里面有个男人,一下子话都卡在了嘴边,等看清楚男人是谁,他刚踏进来还没落下的脚生生拐了个弯,转身就走,“打扰了。”

姜芮书:“……”

秦聿:“……”

“噗。”姜芮书笑了声,一边笑一边推他,“走吧走吧,再不走一会儿全法院都知道我在办公室私会男友了。”

秦聿想起吴佳声是谁,说道:“难怪不顺眼。”

姜芮书知道他想起了以前的恩怨,忍不住笑,“人吴法官看你也不顺眼。”

秦聿没再说什么,也没再逗留,虽然他来法院是顺道的,他们也没做什么,但到底影响不好。

送走秦聿,姜芮书去隔壁敲门,“吴法官,你找我什么事?”

吴佳声从电脑后抬起头,往她身后看了看,“你家那位走了?”

“他过来立案,顺便过来看我下班没有。”姜芮书解释了一句。

吴佳声了然,这阵子他们都要加夜班,下班是下不了的,“哦,没什么事,就是朱法官他奶奶又给他寄零食了,你要不要?”说着从桌上拎起一个塑料袋晃了晃。

姜芮书接过塑料袋,果然是熟悉的肉脯,“朱法官奶奶这投喂的劲儿,要是朱法官喜欢站法院的谁,现在他奶奶已经用零食帮他拿下了吧?”

吴佳声噗嗤笑出声,“可惜都便宜了我们这些有主儿的人。”他们民庭这边的年轻法官就朱玮霖一个单身了,高岭之花从姜芮书变成了朱玮霖,“其实刘一丹除了八卦点,话多了点,别的方面还可以的。”

姜芮书忍俊不禁,“就话多这一点朱法官就敬谢不敏。”

“他自己不爱说话,要是再找个不爱说话的媳妇,那下班回家,不跟住着两个幽灵似的?”

太有画面感了,姜芮书忍不住笑出声,“这话你可不能跟他说,不然下次肯定没你的份。”

“你不说我不说就没人——”吴佳声话说到一半突然闭上了嘴,愣愣地看着她身后。

姜芮书顺着他的目光回头一看,就见朱玮霖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门口,也不知道把他们的话听去了多少。

“朱法官,你走路怎么一点儿声也没有?”吴佳声有点心虚。

朱玮霖看看他,看看姜芮书,最后指着自己,“说我?”

“对啊,说你奶奶又寄零食来,味道一点都没变。”他睁眼说瞎话。

朱玮霖目露怀疑,就他刚才那眉飞色舞的样子不像说正经话的样子,于是他看着姜芮书,“多加一份肉脯,他刚才说什么?”

吴佳声不敢置信看着他,“你什么意思呀?不信我?”

“你肯定背地里编排我。”朱玮霖十分肯定。

“就算是,那也不是我一个人吧?这儿有两个人呢,朱法官你是不是不大公平?咱们做法官最重要的是什么?公平啊!”

“姜法官答应肯定说真话,你不一定。”所以就算是两个人一块编排他,但他跟姜芮书交易可以听到真话,跟吴佳声交易只会听到鬼话连篇。

“你是不是性别歧视?”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你不是男人?”

朱玮霖面无表情:“我还是男孩。”

“……哈?”

姜芮书实在憋不住,笑得肩膀直抖,“你们好好谈,我先走一步。”

“姜法官你别走啊!不要留我一个人在这里面对朱法官的严刑拷打。”吴佳声尔康手。“你走了我就告诉别人刚才你跟男朋友在办公室约会!”

“那我就告诉朱法官你刚才说他不爱说话,再找个不爱说话的媳妇,两人待家里就跟幽灵似的。”

“……啊啊啊相煎何太急!”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