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八百零四章 1001

第八百零四章 1001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72  |  更新时间:

第八百零四章 1001

走到假人面前,他看着假人却没有动,但是他脑子里不停地闪过那天抢救老人的画面,他慢慢抬起双手,看着自己的掌心,那天抢救老人时的触感仿佛犹在。

老人很瘦,松弛的肌肤下是根根清楚可见的肋骨,第一次按压下去的时候就感觉那肋骨细得可怕,细到好像稍微碰一下就会断掉。可他还是按了下去,因为老师说过心肺复苏没有禁忌症,断肋骨是正常的。他这么告诉自己,很快预感就实现了,他隐约感觉到断掉的肋骨好像正是心肺所在的位置,他那么按压下去……

原告律师见状催促道:“被告?”

王一洲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将脑海里那些纷杂的画面压下,睁开眼跪在假人旁边,正准备动作——

“虽然我不是专业人士,但是我记得急救前应该先确认环境,确认患者是否有意识。”原告律师突然出声。

王一洲整个人僵住。

“你给我闭嘴!”被告律师十分恼火,“你不要干扰我的委托人!”

姜芮书看过来,虽然目光平静,但是叫人不敢妄动。

原告律师连忙做了个给嘴拉上拉链的动作,老实坐了回去,冷眼旁观。

王一洲还是没动,一看就是状态不对,他的律师忍不住小声提醒,“王同学。”

王一洲扭头看他,他有些担心,“你做好准备了吗?”

王一洲知道今天无论如何都要做好这场演示,只能成功不能失败,但是越这么想他的心跳越慌乱,平时熟记于心的要点竟然有些想不起来。

他勉强自己进入状态,重新将目光投向假人,努力回想做心肺复苏的要点,刚才对方律师说什么了,环境,对,环境……

“环境安全。”他四下张望来一下,随后跪在地上,努力回忆,下一步应该是……确认患者意识,“先生,先生,你怎么了?”

他又深吸了一口气,“自主呼吸消失……”

说着他解开假人的衣服准备做心肺复苏,但下一刻他突然想到什么,手忙脚乱摸自己身上,但是什么都没摸到,连忙起身跑回被告席拿自己的手机,“下午三点一刻。”

被告律师连忙配合他,“我帮你打120,你赶紧救人。”

“好的,好的。”王一洲愣了下,才意识到自己又忘了一个步骤,连忙跑回去跪在假人旁边,看着假人喃喃念道:“仰卧位,头、颈、躯干一条直线,双手放于身体两侧,身体无扭曲……无扭曲……下一步是……”

他额头冒出冷汗,拉开假人的衣服,抬起手准备做心肺复苏,但随即他又顿住了,下一步真的是心肺复苏了吗?他对自己的记忆产生了怀疑,好像还有一步……应该还有一步……

谁都能看出他的勉强,完全就是个连基本要点都记不住的小白,这也不由让人想到他这样几乎不会的人去做抢救真的可以吗?理论上是黄金期四分钟,可并不绝对,十分钟、半小时也有不少抢救成功的病例,如果不是他压断了老人的肋骨,让肋骨刺穿心肺,老人还是有被抢救回来的希望的……

王一洲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想表现熟练,但越想越脑子越乱,动作也越磕绊,发现自己怎么都不敢下一步,他脑子一片空白。

完了。

他完了。

绝望如洪水涌出。

空气稀薄,他仿佛溺水的人,快要不能呼吸。

“1001。”一道清亮的声音突然在法庭响起。

王一洲循声看去,看到了高坐在审判席上的姜芮书。

“1002。”姜芮书对上他的视线,继续念道,“1003、1004、1005……”

王一洲瞪大了眼睛,刹那间电光石火,他想起来了!

顾不上想太多,他连忙按住假人的颈动脉,接着姜芮书的话数下去,“1006、1007,患者颈动脉搏动消失。”说完这句,他将一只手掌的掌根放在假人胸部中央,另一只手附上去,开始进行按压:“01、02、03、04……25、26、27、28、29、30。”

“颈部无损伤,检查口腔。”

“清理口腔异物,取出活动义齿。”

“颈部无损伤,取仰面举颏法。”

“二循环……”

他开始还有点抖,但是随着步骤一步步往下走,他慢慢进入了状态,声音越来越干脆,动作也越来越干净利落。

“三循环……”

“四循环……”

“五循环……”

“1001、1002、1003、1004、1005、1006、1007,患者无颈动脉搏,无自主呼吸,继续……”

法庭里一片安静,只有王一洲的数数声,每一声几乎没有任何变化,每一个动作如同粘贴复制。很快他的额头冒出了细密的汗珠,但这不是冷汗,而是高强度动作导致,汗珠滑落渗入眼中,他也没有任何停顿,不停重复动作。

饶是不懂急救的人看到这一系列的抢救循环也知道,如此高强度的胸外按压特别耗体力,像他这般不间断做了几十个循环,寻常人早已脱力。

可是他仍然在继续,也没有人叫停,法庭里所有人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不约而同放轻了呼吸,生怕吵到他。他一遍遍重复着按压,一遍遍数着数,直到声音沙哑,面红耳赤。

他已经到了强弩之末,却仿佛不知疲惫,还在努力压榨自己最后的力量,仿佛他眼前的不是假人,而是一个真正的生命。

所有人都震住了。

“1001、1002、1003、1004、1005、1006、1007,患者颈动脉搏没有恢复,自主呼吸也没有恢复,继续……”

可是他已经没有力气了,连手都抬不起来。

啪嗒,啪嗒。

他低着头,无力地跪坐在假人面前,眼泪滴落到地上。

“对不起!对不起,还是没有恢复,对不起,对不起……”他肩膀颤抖着,嚎啕大哭起来,整个人仿佛从水里捞出来的。

可是没有人敢说他做得不够好,连原告都一脸震撼,嘴唇动了动,却没说出一个字,抬手捂住了自己的脸。

-

姜芮书宣布休庭五分钟,五分钟后再次开庭,王一洲的眼睛还是红彤彤的,但情绪已经趋于平静。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