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八百零八章 鸿门宴

第八百零八章 鸿门宴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82  |  更新时间:

第八百零八章 鸿门宴

“滴滴滴滴……”

周六加了大半天班,姜芮书正处理手头上最后一点事情,手机突然响了,是张雅婷。

她接起就问:“啥事?”

“忙呢?”张雅婷那边也不知在什么地方,特别安静,姜芮书估摸着她应该也是在办公室忙。

“是啊,堆了好些案子还没结,不过快忙完了,你这无事不登三宝殿的,说吧,什么事?”这女人少有这时候打电话来,撩骚也是发信息和语音的多,直接电话肯定有事。

“你忙完就好,晚上有没有空?”

“有,你赶紧说,吞吞吐吐不像你的作风,干亏心事了?”

张雅婷电话那头笑了声,“晚上一起喝酒?”

-

一个小时后,姜芮书开车到酒店,在富丽堂皇的酒店大堂看到了一个黑裙丽人翘着腿,坐在落地窗旁的沙发上,面前摆着一杯已经冷掉的咖啡,悠闲地翻着时尚杂志。

姜芮书走过去,上下打量她,直到此刻才确定这女人不是耍自己,感觉很惊讶,“你怎么来S市了?”

张雅婷摘下墨镜,“来看你,不欢迎?”

“你摸着良心再说一遍。”姜芮书说着坐下。

张雅婷摸着胸口十分诚挚道:“我来S市看姜小书。”

姜芮书白眼,当她不会玩文字游戏?看她是真看,这不就在看,可不一定是为了她来S市。不过不是来度假,那应该有别的事,姜芮书没刨根问底,看了看四周,问道:“你来怎么不提前跟我说声?也好让人去接你,还有你怎么住酒店?多花钱啊。”

“这次不方便住你家。”

“你是不是担心秦聿介意?他不会介意的。”

“上次也不知道谁老是板着脸,一副防火防盗安防闺蜜的表情,还叫他朋友故意拖着我。”

“他一直都那样的,陆斯安完全是他自己想搞事,不是秦聿主动的。”姜芮书看着她,“你真介意呢?”

“那我真介意呢?”

“那我不叫他出现在你面前,你来S市不住我家我多没面子?”张雅婷听到这句哪怕知道她哄自己开心也不由浑身舒坦,谁知下一刻就听她说道,“你住我家,我住他家。”

张雅婷:“……”冷冷的狗粮在脸上胡乱地拍。

她没好气,“果然,有了男人的闺蜜靠不住。”

“闺蜜,我所欲也;男人,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我很为难也。”

“说得我好像容不下你男朋友似的。”张雅婷表示自己十分大度,“你男人有空的话,叫出来一起吃饭。”

“我问问,应该有空。”姜芮书准备打电话,张雅婷突然又说道:“还有陆斯安,一块叫过来,不过别说我在。”

姜芮书顿了下,“嗯?”

“京城吃饭那晚,我和他开房了。”张雅婷轻描淡写道。

姜芮书手一滑,手机差点掉地上,“你再说一遍。”

“可惜这个蠢男人临到头怂了,啥也没干。”语气颇为遗憾。

“不是……”姜芮书有点混乱,“你很遗憾?”

“孤男寡女开了一晚的房什么都没干,不值得遗憾。”张雅婷弹了弹指甲,“花了我八百块钱呢。”

这是八百块钱额的问题吗?“那我给你电话,你骗我的?”

“他怕你和秦聿知道。”

“合着还是陆斯安的问题?”姜芮书没好气,“你俩到底怎么回事?对了,我记得陆斯安好像我和秦聿回来好几天他才回来,不会跟你有关吧?”

“别提了。”张雅婷说起这事就无语,“他犹犹豫豫了三天没下决心,最后一句话没说跑回S市。”

姜芮书惊讶地张着嘴,这信息量怎么这么大?“不是,你的意思是陆斯安犹豫了三天没决定好对不对你下嘴,然后悄悄溜回S市?”

“嗯哼。”

姜芮书:“……”

姜芮书:“…………”

姜芮书:“………………”

没想到陆老板是这样的人。

惊讶过后,她问道:“你这是对他有意思?”

“有点意思吧,费这么大劲没睡到挺叫人惦记的。”

姜芮书无语,“你来真的还是随便玩玩?”

“看情况。”张雅婷道,“赶紧的,你叫秦聿约他出来,别说我在,就说你们一块吃个饭。”

姜芮书突然觉得自己是工具人,“你干嘛不自己叫?”

“他心虚呢,我叫他肯定叫不出来,说不定还躲我呢。”

姜芮书想想也是,陆斯安都从京城溜回S市,不用说肯定是躲张雅婷,真叫陆斯安知道张雅婷来了,估计也要躲起来,S市这么大,要躲个人还是很容易的。

虽然陆斯安是朋友,但张雅婷也是朋友,帮和不帮都不好,干脆让他们自己解决好啦,小聚一餐顺便吃个瓜也不错。

“我先问问陆老板有没有空,他们年底忙,不一定有时间。”

-

律所的确很忙,忙到007,996已经是福报了。

接到姜芮书的电话,陆斯安挺意外的,听她说聚餐,陆老板看看工作安排,正应了那句话:时间就像海绵,挤挤还是有的,他欣然答应了。

秦聿今天在外面办事,接到姜芮书说在外面吃饭的电话就直接过来了,到得比陆斯安要早,看到张雅婷也在,顿时在心中为陆斯安点蜡,这是顿鸿门宴。

“秦师兄,又见面了。”张雅婷笑眯眯打招呼。

秦聿在姜芮书身边坐下,应声道:“你什么时候来的?”

“今天中午到的。”

“公事私事?”

“都有。”

私事肯定就是特地来找陆斯安,看来陆斯安这次逃不掉。

秦聿嗯了声,没多问。

张雅婷已经习惯他这样,抬手看了看时间,笑笑起身说道:“我去洗手间补个妆。”

秦聿感觉陆斯安这次危险了。

他扭头看姜芮书,姜芮书正好抬头看她,见他看自己,眨眨眼,“我也是一个多小时前才知道她来了S市,说陆老板没道别溜回来。”

秦聿默了默,“不关我们的事。”

陆斯安自己惹出来的债还是自己还吧。

就在这时,门被人推开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