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八百一十一章 就这?

第八百一十一章 就这?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209  |  更新时间:

第八百一十一章 就这?

秦聿接委托的是另一方当事人,也就是被小雪撞到的孕妇苏筱,两人在商场里不慎碰撞进而发生矛盾,发展到肢体冲突,当时的情形被人拍下发到网上迅速发酵,但小雪始终拒绝道歉,于是苏筱直接把小雪告上了法庭。

“我们另一方当事人还没到吗?”张雅婷往办公室里扫了一眼,公事公办问道。

秦聿抬手看腕表,“还有大约十分钟后,两位稍等。”随后叫陶霖带他们去会面室。

张雅婷点点头,转头看了陆斯安一眼,转身跟陶霖离开。

陆斯安:“……”还真是干正事来的。

这时,他的助理跟过来,看着张雅婷的背影一眼就认了出来,低声询问道:“这张律师的情况还要不要汇报吗?”

陆斯安摆手,“不用了。”这会儿人都光明正大出现在他面前了,还有什么好了解的。但是话音刚落,他不知想到什么,突然改口,“发我邮箱。”

-

十分钟后,另一个当事人挺着大肚子来了。

苏筱是一个长相普通,化上妆也顶多能说是清秀的素人,个子娇小,也不知是怀孕辛苦还是受到惊吓,她脸色看起来不大好,眼底有明显的黑眼圈,五六个月的肚子饶是穿着厚重的棉服也十分明显。

秦聿推开会面室的一瞬,便感觉两道目光投来,气氛突然凝固了。

苏筱下意识护住了自己肚子,往后退了半步,似乎害怕里面的人伤害道自己,显然娄雪晗给她造成了很大的心理阴影。

娄雪晗见她这样扯了扯嘴角,虽然没说话,但讽刺的意思很明显。

苏筱顿时不高兴了,“你什么意思?”

“我说什么了?”娄雪晗反问。

苏筱眼眶马上红了,也不知是气的还是委屈,“既然你不想谈,那还是法庭见吧!”说着她转身要走。

张雅婷瞥了眼自己的委托人,这脾气可真够暴躁的,当着人的面说话这么难听,难怪网上都说她耍大牌,黑料满天飞,没一个帮她说话。

但作为代理律师自己必须帮她摆平这起纠纷,最好的办法是庭外和解,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既然对方愿意见面,说明也是有和解意愿的,可不能因为委托人置气错失了机会,于是她马上喊住苏筱,“苏女士请稍等,我和娄女士是带着诚意来解决你们之间的纠纷的,请你先冷静一下,坐下来我们好好谈谈。”

苏筱回头看着娄雪晗,“就她这态度,我一点诚意都看不出来。”

“你觉得怎样的态度才有诚意呢?”张雅婷语气温和。

苏筱张张嘴,但说不出个具体。

张雅婷微微一笑,“不如先坐下来?”

-

四人围着长桌相对而坐。

张雅婷身边是网名小雪的娄雪晗,或许是看不惯娄雪晗,苏筱坐在了张雅婷对面,秦聿坐旁边,跟娄雪晗面对面。

暖风无声从中央空调源源不断输送出来,会面室里温暖如春,良好的隔音效果几乎将外面的声音隔绝,但气氛却十分凝固,双方打量着彼此,无形中较劲。

“既然是我们提出的会面,那就我们先说吧。”张雅婷先开口了,“这件事情其实不复杂,就是娄女士无意间撞了苏女士一下,苏女士当时也是担心孩子所以情绪激动了些,但娄女士当时有急事,不是故意的,现在冷静下来,相信双方都能理解彼此的心情。”

这话听着不像要认错的意思,秦聿的手指轻轻敲了敲桌面,顺着她的话问道:“所以你们的诚意是?”

“娄女士跟苏女士道个歉。”张雅婷看向娄雪晗。

“怎么道歉?”

“苏女士同意的话,娄女士这就给苏女士道歉。”

私下道歉?这跟预期中差太多,秦聿没看苏筱的神情就知道她肯定不满意这个结果,但他没有马上否定对方,继续问道:“还有呢?”

张雅婷微笑道:“苏女士还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秦聿:“……”

张雅婷这意思,除了私下道歉,别的什么都没了。

饶是做好了讨价还价的准备,他也没想到张雅婷能吝啬到这种程度,这起纠纷不论娄雪晗出于什么原因撞到苏筱,苏筱都是占理的一方,娄雪晗先前拒绝道歉引起骂声一片,因为这事后来还在网上怼网友,死不认错,硬生生把口碑作到了全网黑的程度,想要翻身,公开道歉少不了,如果再主动给予一定精神赔偿,这件事就能翻篇。

一般来说,双方要谈的主要是赔偿金额,以及争取受害者的公开谅解,简单说就是花钱买平安。

张雅婷倒好,什么都没有。

这或许是她故意压低苏筱的心理预期,先提出一个很难接受的标准,再慢慢提高加码,让苏筱接受比预期更低的结果,说来也就是坐地起价就地还价。不过也有可能她还有底牌,先试探他们的底线。秦聿心中猜测着,面上不动分毫:“公开道歉以及赔偿损失,两者缺一不可。”

“赔偿多少呢?”张雅婷问。

“两万块。”

“上医院把所有检查项目做完也用不了两万块。”

“其中包含营养费和相关后续检查治疗的费用。”

“做了什么治疗?”

“娄女士造成的伤害有不确定性,后续将长期观察。”

“不确定的伤害就说明目前没有伤害,就算以后有伤害,但谁又能肯定这伤害是娄女士造成的,还是其他人造成的或者是苏女士造成的?”张雅婷态度坚决。

苏筱忍不住出声,“你的意思是不承认她伤害了我?”

张雅婷笑眯眯,“网上说你差点流产,但我看苏女士你现在状态挺好的,不像受到实质性伤害的样子。”

这不是说她夸大事实讹人吗?苏筱怒目而视,“难道一定要我流产才算伤害?”

“当然不是,我们都希望苏女士你好好的,只是我们现在谈的问题涉及名誉和金钱,需要明确事实才能做定论,如果是娄女士对你造成了伤害,娄女士负责是应当的,但如果是误会,反过来对娄女士也是伤害。”

“误会?她撞了我害我上医院是事实,我还好好的是我运气好,但不能否认她伤害过我。”

“那么具体伤害到了什么程度呢?这个事实我们需要明确,娄女士道歉还是赔偿总要知道自己是为了什么,造成了什么后果,需要做到什么程度,我这么说不过分吧?”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