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八百二十三章 报复

第八百二十三章 报复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386  |  更新时间:

第八百二十三章 报复

“你是白羊座?”秦聿突然问道。

娄雪晗一愣,对他这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有点反应不过来,下意识问道:“你怎么知道?”

“苏女士的生日是6月29日。”

“你想说什么?”娄雪晗仍然不解。

“所以她是巨蟹座。”秦聿的目光落到茶几的两个水杯上,这显然是一套陶瓷杯,不但造型一模一样,杯壁上图案画风也是一样的,画的是十二星相中的两个,一个是白羊,另一个则是巨蟹。

娄雪晗心头一颤,瞬间明白过来,下意识辩解:“这只是……”

“巧合?”秦聿帮她说了,“你家有一整套的十二星座,苏女士来你家做客,你只是顺手拿了这两个杯子,正巧是你们的星座?”

娄雪晗想这么说,但在他洞察一切的目光下,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算了。”苏筱突然出声,她握了握娄雪晗的手,低声道,“本来是我们不对,不该这样隐瞒。”

娄雪晗慢慢低下了头,肩膀也塌了下来,整个人卸掉了防备。

见她这般神态,苏筱有些不忍,开口道:“我来说……”

“不,我来说。”娄雪晗打断她的话,深深吸了口气,看着两人,“没错,这整个事件都是我和苏筱连说策划的,准确说是我拜托苏筱配合我这么做的。”她看向苏筱,歉意道:“我和苏筱确实认识很久了,因为我们是从小一块长大的——她是我妹妹,一母同胞的亲妹妹。”

张雅婷看看她,又看看苏筱,“你们长得不大像。”

“因为我整容了。”娄雪晗说得轻描淡写。

“……”

娄雪晗不以为意,“做这一行多多少少要整一点,我不小心整得有点多,好在没整残,就是跟爹妈不大像了。”

“……”

张雅婷提出第二个问题,“你们是一个跟爸爸姓,一个跟妈妈姓?”法院传票上面两人都是真名,两人的确不同姓,这个造不了假。

娄雪晗嗯了声,“我爸和我妈早些年离婚了,我们姐妹俩一人跟一个,我跟爸爸姓,苏筱跟妈妈姓。”

所以娄雪晗和苏筱就是一对父母离异的姐妹,姐妹俩一起离开家乡到S市发展,因为长得不像,姓氏不同,也没有家人朋友在这边,所以她们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一直没人怀疑她们的关系。

张雅婷看着她们,郑重地问了那个最关键的问题,“为什么要这么做?”

娄雪晗双手紧紧握在了一起,这个问题似乎对她情绪影响很大,青筋都凸出来了。

苏筱轻轻拍了拍她的手,无声安慰。

娄雪晗静默了一会儿,平复了心情,对苏筱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事,随后看了看秦聿和张雅婷,起身朝卧室走去。

过了一会儿,她拿着一个相框回到客厅。

她双手捧着相框,目光凝视着上面的照片,眉宇间流露出不易觉察的哀伤。

照片上是三个年轻的女孩子,娄雪晗在最中间对着镜头,笑得夏季的阳光都没有她明媚,旁边两个女孩笑着亲她的脸,把她的脸都要亲变形了。左边的女孩正是苏筱,而另一个很眼生,长得很漂亮,可以看出来她们三个的关系很好。

“这是……”张雅婷感觉照片中的陌生女孩就是关键。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印象,今年夏天有个网红被全网黑,这个网红撞倒了一个老人,老人受伤住院治疗,这个网红不但没有去医院探望老人,还态度强硬拒绝赔礼道歉,反咬老人碰瓷。”

张雅婷一下子想起来了,“网红圆圆?”她看着照片里的漂亮女孩,“她是圆圆?”

先前网上还有人将娄雪晗和圆圆联系在一起,给她造成了不小的影响,而娄雪晗也说过圆圆长得很漂亮。

“所有人都不相信,她肯定撒谎,老人都住院了,怎么可能是碰瓷?明显是她人品恶劣,本来网红的素质普遍很低,负面新闻一个接一个,没道德没底线,作为网红的她就是其中一份子。”

娄雪晗望着窗外,声音有些飘忽。

“于是人们疯狂辱骂她,要求她赔礼道歉,媒体也痛斥她道德败坏,呼吁整顿网红主播,更有一些人替天行道,给她寄死老鼠和带血的刀片,找不到她的人找到了她老家,朝她家泼油漆泼大粪,在她的家乡宣扬她多么卑劣。她从小跟爷爷相依为命,老家就只有爷爷一个亲人,爷爷从来没有走出过生活了一辈子的村庄,以为她真的在外面做了坏事伤了人,爷爷又悔又怕,怪自己没有教好孩子,可又心疼孙女怕她下半辈子毁了,所以爷爷在一个无人知晓的深夜上吊自杀了,期望能用自己的命去偿还孙女的罪责。”

娄雪晗收回目光看着他们,“可是这件事被恶意曲解,被说成她爷爷是被她气死的,她听说这件事的时候正在直播,想解释清楚,可是满屏幕都是恶意的辱骂,没有一个人相信她,然后她直接从楼顶跳了下来。”

客厅里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沉重。

秦聿有过一些猜测,但没有猜到是这么一回事,圆圆自杀这件事他也有点印象,当时因为圆圆撞倒老人的影响很恶劣,对圆圆自杀的报道并不多,比原先漫天批判圆圆的时候低调了很多,也不知不想给这么一个影响恶劣的人版面还是心虚。

而此时,他和张雅婷都捋清了所有的线索——

娄雪晗几乎完全复制了圆圆被网暴的每个步骤,从撞到孕妇到拒不道歉,再到直播质问,以及逼上楼顶,几乎跟圆圆的遭遇一模一样。

“你在报复。”秦聿沉声道。

她和苏筱制造了一个类似的事件,然后一次又一次反转,不是为了体会正义,而是为了愚弄所谓的正义之士。

“那些口吐恶言的人,他们每一个人都是凶手!”娄雪晗一字一句道,“他们的耳朵只听自己想听的,眼睛只看到自己想看的,既然如此,那耳朵和眼睛都别要了吧,反正替天行道不需要这些,只要一张嘴就够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