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八百二十六章 又撩拨他

第八百二十六章 又撩拨他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539  |  更新时间:

第八百二十六章 又撩拨他

大安律所。

陆斯安和助理从外面赶回来,路过秦聿的办公室看到他在里面,突然想一个事,连忙后退两步敲门,见秦聿抬头看过来,问道:“你那个孕妇的委托结束了?”

秦聿嗯了声。

“张雅婷呢?”

秦聿还以为他会问点具体情况或者叫他抓紧时间再接一个案子好过年,谁知是问女人,顿时收回目光,翻着资料淡淡道:“应该也是今天结束委托。”

结束了?陆斯安眯眯眼睛,道:“你问芮书晚上有没有空一块吃饭,我请客,让她把好朋友也叫上。”

好朋友?秦聿抬头看他,“还没从黑名单出来?”

陆斯安顿时扎心了,“……你给我问就是了,管那么多干什么?”

“我只能帮你问问。”秦聿没给他打包票。

陆斯安打手势催他赶紧。

秦聿看了看时间,不确定姜芮书现在忙不忙,便发消息过去。

【你怎么突然想请雅婷吃饭?不会是陆老板让你问的吧?】姜芮书回得很快,秦聿一看顿时无言,猜的也太准了。还没等他说什么,姜芮书又回了一条过来,【要吃饭得等下次了,雅婷今天回京城,刚给我电话已经在去机场的路上了,陆老板这鸿门宴是摆不起来咯。】

秦聿:“……”

“怎么?”见他神情不对,陆斯安连忙问道。

“吃不成了。”秦聿给姜芮书回了个消息,这才说道:“人在回京城的路上。”

“what?”陆斯安,“回京城了?”

“在去机场的路上。”

这女人肯定是故意躲他!陆斯安骂了句,当即想打电话骂人,但刚拿出手机就想起自己还在黑名单里,黑着脸回办公室,砰一声关上门,拿座机拨了张雅婷的号码。

“喂,你好?”张雅婷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正巧这时响起一段机场航班信息播报,陆斯安在电话里听得一清二楚,这女人在机场无疑了。

他张嘴就想喷死这个聊完就跑的死女人,但又觉得那样太不淡定,显得他多在意,于是端着强调故作冷淡道:“张大律师怎么不告而别?”

“陆老板?”张雅婷似乎有些惊讶。

“刚听说你结束委托,想请你吃饭来着,没想到你走得这么快。”

跑这么快,是怕他算账吧?

呵呵。

张雅婷却笑了,“真是遗憾,早知道我先不走了,等下次陆老板回京城再请吧。”说罢她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哎呀,忘记陆老板还在黑名单里了,你这是特地换电话联系我的?”

陆斯安:“……”他应该张嘴就骂!

“舍不得我?”张雅婷又补了句。

陆斯安一愣,感觉她这句话仿佛在他耳边轻语,热气都要扑到他肌肤上,甚至能想象到她此时的表情,嘴角含笑,眼里莹润有光……

呸!想这些做什么?陆斯安很快回神,冷声道:“人贵有自知之明。”

张雅婷笑了声。

却没说话了。

陆斯安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电话里一下子安静了。

陆斯安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比如揭穿她跑路的老底或者翻翻喝酒那晚的旧账,但是这样的沉默中突然没有开口的气氛,或许他应该直接挂断电话,不跟丫的浪费时间,顺便叫对方知道自己强硬的态度,但又觉得这么挂断不甘心。

张雅婷也不知是在等他说话还是怎么的,不言不语也不挂电话,于是两人在电话两端无言相对。

“你……”

“你……”

两人同时开口,听到对方说话,又同时闭上了嘴。

一时间电话里又沉默了。

“前往京城的旅客,您乘坐的CAXXXX次航班现在开始办理乘机手续,请您到17号柜台办理,谢谢!”

机场播报打破了沉默。

“我要登机了。”张雅婷先开了口。

“哦。”

听到他硬邦邦的语气,张雅婷不由笑了:“下次京城再见。”

谁跟你京城再见?陆斯安没把这话说出口,只冷淡道:“好走不送。”

张雅婷又笑了声,挂断前突然叫了声,“陆斯安。”

“还有什么事?”他皱眉,这女人还想作什么妖?

“没什么。”她笑着轻声说,“就是觉得你名字挺好听的。”

名字好听?陆斯安一愣,他不是情场小白,一听就懂了这话的话外之音,是因为名字好听还是因为他这个人想叫他的名字?

又想撩拨他……

陆斯安咬牙,正想说他名字好不好听关她什么事,那边已经传来急促的忙音,所有的情绪都卡在了喉咙里。

这女人!

看他下次回京城不收拾她!

-

陆斯安说请吃饭醉翁之意不在酒,现在醉翁之意所在的张雅婷回了京城,这饭自然没吃成,姜芮书今天也没时间小聚,加班到家的时候已经九点多。

“范阿姨又做了什么?”她现在大部分时间都在秦聿这边过夜,不过晚饭都是在家吃的,只要她回家,秦聿也基本跟她一道在家吃饭。不过范阿姨是个闲不住的人,知道她年底经常加夜班,时不时给她做宵夜吃,也亏得她不是易胖体质,工作压力也大,这么吃才没怎么长胖。

看到桌上有食盒,她就知道范阿姨又给她做宵夜了,掀开盖子一看,一股浓郁鲜香的味道扑鼻而来,“三鲜云吞?”

云吞冒着热气,显然刚送来的,想起自己两天没回家,她当即宣布:“我要跟范阿姨说明天早上回家吃早餐。”

秦聿嗯了声,给家里的阿姨消息明天不用过来。

姜芮书跑去厨房拿了两个碗出来,将云吞分成两份,给秦聿的那碗明显多一点,随后她看了看自己碗里的云吞,又分了几个出去。

见她碗里就孤零零飘着几个云吞,秦聿不由看她:“嗯?”

“今天胃口不大好。”姜芮书觉得有点腻歪,没什么食欲,“可能是外卖吃多了……”说到这里,她胃里突然一阵不舒服。

“怎么了?”秦聿注意到她表情不舒服。

她刚想说话,突然一阵恶心涌出喉咙,下意识捂住嘴,“呕——”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